z7mnu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輪迴樂園》-第三十六章:水生之母推薦-3ythh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古老大殿内,随着天棚上的裂痕‘愈合’,深渊守卫者也不知所踪。
通往「夹缝」的裂口关闭,代表深渊守卫者无法再回这古老大殿,这里成为比较安全的地方。
对苏晓而言,这是个好消息,虽说击杀深渊守卫者能获得超高的击杀奖励,但也要量力而行,苏晓不会爆种,他遇到的敌人,打不过就是绝对打不过,没有狗屎运或其他。
能把深渊守卫者驱赶走,对苏晓而言就是胜了,况且他并非是一无所获,深渊守卫者留下一条右臂,对大部分的契约者而言,这条粗壮的手臂没什么作用,可对苏晓来讲,这是好东西,充分的知识量储备,在此时派上用场。
不过在这之前,苏晓先要处理下左臂,方才他用自己的晶体左臂直接触碰「死灵之书」,这导致他的晶体手臂上,出现一张张微小但生动的痛苦脸孔,保险起见,在抛出「死灵之书」后,他把这条晶体手臂解除。
苏晓来到破碎的晶体手臂前,碎片形态的放逐还分布在里面,他尝试操控放逐,和以往不同,一种晦涩感出现,这感觉就像顶着上千延迟玩游戏,精神指令下达后,要在2~3秒后才有反应。
方才与晶体手臂一体的放逐,因触碰到「死灵之书」受到了某种影响,对此,苏晓早有心理准备。
况且放逐不是他的「屠戮之影」能力本身,而是通过「屠戮之影」所构成的一种武器。
【屠戮之影,Lv.MAX+++++(被动能力)】
技能效果:提升傲歌状态强度320%,可将青钢影能量转化为实体状态进行外放,并在150米距离内加以操控。
……
从本质上来讲,屠戮之影是对「傲歌」也就是晶体层的强化,而放逐,苏晓可以构成新的,只不过因现在的放逐融合过血色武器【残响】,各方面特性都提升了一大截。
新构成放逐的话,除非能再弄到一件同样的血色武器,否则达不到放逐现在的程度。
苏晓仔细感知放逐的情况,发现操控放逐的‘延迟’越来越高,他用炭盒把放逐收起,之后有时间再想办法修复。
幕天溪迪
苏晓操控体内的青钢影能量,在左肩断臂处外放的同时晶体化,以及晶体内构建活性最高的灵影线。
咔咔咔~
一条晶体手臂逐渐构成,里面遍布蓝色丝线,宛如神经系统般,这些都是最高活性的灵影线,介于身体能量与实体化之间,从而连接他断臂处的神经。
苏晓活动晶体左手,每个骨节与关节都与原装的比例100%还原,他在这晶体手臂内,加入了临时构成的新放逐,从而提升操控性与手臂力量。
从义肢的角度看来,这已经很好了,经常断臂也不是没好处,义肢技能的开发进度蹭蹭提升,眼下已经能通过傲歌能力+特制灵影线,达到这种程度。
“伍德的情况怎么样?”
苏晓停步在伍德附近,没太靠前,以免伍德醒来突然出手。
“额~”
罪亚斯强忍笑意,虽说现在笑很不讲情义,但这种缘.妙不可言的场面,属实有些让人想笑。
“相比肉体上的损伤,他心灵层面受到的暴击更狠。”
罪亚斯笑着耸了耸肩,意思是你懂的。
“你们别说风凉话,考虑下伍德的心情。”
罪亚斯脖颈上戴的扭曲十字架内,传出奥娜的声音。
说来有趣,之前在画之世界,罪亚斯这家伙遇到妹子,从不主动搭讪,也不搞暧昧一类,但奥娜在他身边后,他看到妹子就猛瞅,搞得苏晓和伍德都隐约感觉到,奥娜那逐渐狂暴的气息。
“老子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伍德从地上起身,他看起来还有些不清醒,他说道:
“白夜。”
“……”
“你对死灵之书了解多少?”
伍德的瞳焰逐渐恢复,他虽深受打击,却处变不惊,他第一时间做的,不是埋怨或甩锅,再或是追究责任等,而是想办法解决问题。
刚才的情况,伍德当然看的透彻,不拿出「死灵之书」这‘爹级物品’,根本没办法击退深渊守卫者,最终导致团灭在这。
况且,伍德现在的想法是,他既然能送走「深渊之罐」,为何就不能送走「死灵之书」?这是命运,迈过这个坎,人生会更精彩,遇事不要抱怨,而是先动脑思考,之后解决问题,这是他身在恶阵营所磨炼出的品格。
在伍德看来,遭遇剧变动不动就大吼大叫,嚷着一定要报仇,或是性格直接黑化等,那都是极其幼稚的表现。
女神的特種兵王 磨劍少爺
遭遇剧变,首先要保持冷静,愤怒会让智商变低,之后根据具体情况,选择隐忍或出击,以及寻找到可能的盟友,不要因一时的愤怒,把可能联合的盟友赶走,那是非常不智的做法。
所以此时在伍德的认知中,苏晓是强力盟友,他心中虽恨不得给苏晓一老拳,但他之前清楚的看到,苏晓是把「死灵之书」抛向深渊守卫者,之后因深渊守卫者挥手格挡,那东西才飞到他这。
冤有头债有主,伍德很清楚一点,导致他喜迎新爹的,是那个身高五米,全身肌肉虬扎,但没有老二的人形生物。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晓开口,关于「死灵之书」的情况,的确是一言难尽。
“你猜。”
伍德的瞳焰凝起,他要是有脸色,此时肯定得脸色发黑。
“我之前除掉神父的事,你和罪亚斯都知道?”
“知道。”
“那我就简单说明,神父来树生世界,不是要帮灰绅士对付我,而是想借助我轮回乐园猎杀者和灭法者的身份,摆脱「死灵之书」,在画之世界你应该发现,那些危险物对轮回乐园的猎杀者很不待见,外加我还是灭法者。”
说到这,苏晓拿出支烟点燃,继续说道:
“死灵之书的上一任持有者是神父,他以假死的方式,让死灵之书到我手中……”
“等等,你说,死灵之书能死亡继承?”
伍德的脸上逐渐浮现笑意。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神父是孤身一人,而你有众多族亲,我估测,如果你死了,死灵之书大概率会继承给你的族人。”
苏晓说话间神色淡定,见此,伍德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他略带抱怨的说道:“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这是事实。”
“知道了,也没指望你们两个能说出好听的,不过……我还是更乐意听这种实话,虽然我经常撒谎。”
说到最后,伍德自己都笑了。
“狗贼。”
站在几米外,不想吸二手烟的罪亚斯调侃着开口。
苏晓一扯界断线,深渊守卫者的断臂飞来,啪嗒一声摔在地上,以深渊守卫者的身体防御力,哪怕这条手臂已脱离主体,依旧难以分割,外加强行分割的话,会破坏里面最宝贵的东西。
苏晓取出一罐喷雾,先用晶体构成一个棺材模样的盒子,把深渊守卫者的手臂放进去,之后向里面喷雾,最后密封等待。
片刻后,苏晓解除晶体,拿出把造型朴素的短刀,宛如用烧红的刀子切黄油般,很轻松把深渊守卫者的手臂切成三段。
“这刀不错,白夜,你怎么不用它战斗?”
罪亚斯开口。
“……”
苏晓以看文盲的目光看向罪亚斯,他感觉,如果解释「解离式脱活反应」,罪亚斯大概率是听不懂的。
深渊守卫者的手臂被分得不均匀,考虑到伍德这次损失巨大,理应多分,罪亚斯全程摸鱼,最多给他一小段,剩余的一段大臂,苏晓则笑纳。
分完赃,苏晓等人准备继续行进,不过在这之前,苏晓要先在后方的长廊内布设些机关,刚才深渊守卫者退走,导致这长廊又自行打开。
布设好一系列的陷阱,苏晓等人继续行进,古老大殿最里侧的墙壁上,就是精灵王·克伦威死前提及的「地门」。
「地门」的打开方式很坑,千万不能把「地门」的钥匙插进锁孔,那样的话,会瞬间触发古老大殿内的所有机关。
苏晓停步在「地门」前,身上带着「地门」钥匙的情况下,在门前站几分钟,这门就开了。
五分钟后,前方的地门颤了下,渐渐没入到地面内。
一条几米宽的长廊映入眼帘,有风从里面吹出,这代表距离大遗迹很近了,可能过了这长廊就是大遗迹。
关于大遗迹的情况,苏晓有些了解,那里是封闭环境,上方有黑雾顶,唯有眼下的这条通路,能进入到大遗迹。
源源不断的气流从长廊内吹出,苏晓单手按上刀柄,他闻到了血腥味,这血腥味有点特殊,是鲜活的,但不似是人族或精灵族。
顺着长廊行进,走出百米有余,一道身影靠坐在墙边,他身下有一大滩血迹。
这道身影穿着全身盔甲,它的盔甲很奇怪,头盔特别大,整体呈椭圆形,它身上的盔甲宛如铁桶般,它的双腿略显短粗,对比躯干后,双臂长得不成比例。
苏晓尝试侦测对方的资料,得知这是蘑菇人中的骑士,也就是蘑菇骑士,对方的实力很强。
不死傳說 石三
“咳~咳咳!”
蘑菇骑士的头甲下传出咳声,浅红色血迹顺着气孔淌出,它有些费力的抬头,环视苏晓等人。
“离开这里吧,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资源和财宝,只有灾祸而已,珍惜生命,离开吧。”
蘑菇骑士已是必死,它的生命力完全枯竭,若非作为本世界最强的几位之一,它此时已死。
不要小看蘑菇骑士,蘑菇村虽不大,却在村长·蘑菇先知的荫庇下人才辈出。
女王、精灵王、蘑菇骑士,这都是本世界内金字塔尖的强者,只是相比前两者,蘑菇骑士要更低调,以及略弱一筹。
此时插在蘑菇骑士身旁的双手大剑上,遍布崩口与荧蓝色血迹,它显然是遭遇了一场恶战。
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的宿命之子·尤尔上前,单膝跪地在蘑菇骑士身前,低头说道:“您辛苦了。”
“你是……”
蘑菇骑士勉力坐直些,见此,苏晓对巴哈做了个眼色,巴哈飞上前,取出支针剂给蘑菇骑士注射,这不是救命的药剂,而是让蘑菇骑士能在死前,回光返照得更久。
蘑菇骑士的气息恢复了些,它改为盘坐在地,道:“精灵王的儿子都长这么高了,可惜,我没能达成约定。”
蘑菇骑士的出现,苏晓并不意外,或者说,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反而不正常。
精灵王·克伦威在很久之前,就预料到精灵族会有现在的结局,所以他以自己的子嗣,养蛊般培养最强容器。
容器,也就是宿命之子·尤尔的战力的确不弱,可他想自己打通前往大遗迹的路,显然是不现实的。
除非精灵王·克伦威能未卜先知,早就知道苏晓等人会来树生世界,事实显然不是如此,精灵王·克伦威不能未卜先知。
所以精灵王·克伦威安排了帮尤尔开路的人,也就是蘑菇骑士,为了避免蘑菇骑士开路失败,精灵王特意没让尤尔跟着蘑菇骑士行动,以免团灭。
现在看来,这决策很正确,苏晓等人的到来,让精灵王·克伦威有了第二手计划,他在死后,先是通知蘑菇骑士,火速打通前往大遗迹的路,清理掉大遗迹内的一切强敌。
为了以防万一,精灵王·克伦威又以残魂状态写了封信,这封信看似是给村长·蘑菇先知的,实际上是给苏晓看的。
精灵王知道苏晓一定会前往大遗迹,所以他隐晦的提出,让苏晓带上战力不俗的宿命之子·尤尔,毕竟双方的目的没冲突。
眼下的情况是,计划中本应扫平大遗迹内威胁的蘑菇骑士惨遭滑铁卢,勉强撤出大遗迹。
不过苏晓有个疑问,就是蘑菇骑士是怎么通过深渊守卫者那一关的。
“那个存在对我没敌意,它只是感觉这里的深渊之力特殊,才在古老大殿里酣睡。”
听闻此言,苏晓与罪亚斯都看向伍德。
苏晓没猜错的话,深渊守卫者主要是针对伍德,或者说,是针对曾是深渊之罐持有者的伍德。
现在想想,深渊守卫者也挺郁闷,常年在「夹缝」中呼呼大睡的它,某一天被吵醒,顺着通道来到一处新地方后,它选择继续呼呼大睡。
它睡得正香,突然就有人闯进它的‘卧室’,那些人中还有它的敌人,这还不算完,这些闯入者的战斗方式格外卑鄙,一直向它丢「危险物」,导致它只能自断一臂,匆忙退走。
如此看来,这位深渊守卫者的遭遇,和某位宅在自家地宫内的古神,多少有些相似。
“贝城与这里的畸变,成为了水生之母的力量源泉。”
蘑菇骑士开口,他了解苏晓等人的来意后,决定将他用生命探索出的情报,共享给苏晓等人,无关其他,只因双方的目的相似。
蘑菇骑士的目的是除掉水生之母,苏晓的目的是找到「天赋唤醒装置」,这两点不冲突,因为水生之母已把「天赋唤醒装置」视为私有物。
据蘑菇骑士所言,现在的水生之母,比之前强出很多,也弱了很多,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水生之母在正面战斗方面变弱了,但它却得到了其他能力。
贝城畸变到这种程度,既是因为深渊之力,也是因为这力量与水生之母的水特性相融,换句话来讲,水生之母也是灾祸的根源之一,它随着贝城的畸变,一同畸变了。
蘑菇骑士多次杀死水生之母,却发现,这没意义,只要贝城的畸变还在,水生之母就不会真正死亡。
蘑菇骑士曾跟着蘑菇先知到其他世界游历过,眼力方面当然不差,它发现一点,水生之母与整个贝城的联系之间,必定有「节点」。
没多久,蘑菇骑士找到了「节点」,并发现,「节点」总计有五个,每一个节点都不是死物,而是贝城内承受畸变的强者。
唯有先消灭这五个「力量节点」,才能彻底杀死水生之母,这五个「力量节点」的代表人物分别是:
1.王后·西格莉安。
2.四生恶鬼(渔村四人)。
3.五王裔(原精灵王族内,精灵王之下的五位掌权者。)
4.圣战士·焚薇(精灵族最强女战士)。
5.死亡之影·迪尤克(原本精灵王身边的最强暗杀者)。
……
蘑菇骑士落得眼下的田地,就是挑战了这五方「力量节点」,唯有清除掉这些「力量节点」,才能暂时断绝水生之母与贝城的联系,从而彻底杀死水生之母。
一次次的挑战中,蘑菇骑士很快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五方「力量节点」也是彼此相连,它们也能凭贝城的畸变力量复生,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把这五方节点全部清除,他们才会死透,之后立即去除掉水生之母。
据蘑菇骑士估测,五方「力量节点」的死亡时间,彼此不能超过20~25分钟。
也就是说,与王后·西格莉安、四生恶鬼、五王裔、圣战士·焚薇、死亡之影·迪尤克开战后,只要其中一方死亡,必须让剩余的四方在25分钟内,全部死绝。
否则的话,最先死的那方,会凭其他「力量节点」摄取畸变后的深渊之力,重新复生。
“更多的情报,我没能探明,没想到我会死在这,原来认为,我死时一定会轰动一方……”
说完这最后一句,蘑菇骑士的头慢慢垂下,气息消散。
其实蘑菇骑士的遭遇,和火影世界的自来也很像,蘑菇骑士是死于试探敌人的能力,五方「力量节点」中,王后·西格莉安与四生恶鬼最为强悍,也是导致蘑菇骑士身死的主要原因。
四生恶鬼就是渔村四人,之前苏晓与这四人在贝城附近分别,渔村四人看贝城与周边的林城都出事,他们四个担心渔村的情况,所以赶回去看看那边是否安好,如果渔村安好,他们就回来继续给苏晓效力。
渔村是什么情况不得而知,但从渔村四人畸变成四生恶果,且在大遗迹现身,就可以猜出,渔村十之八九是惨遭厄难,痛失亲人,最后一根弦也崩断的渔村四人,彻底沦为恶鬼。
苏晓看着地上蘑菇骑士用血划出的地图,整个大遗迹的地形呈圆形,五方「力量节点」,位于大遗迹内环的五个角,把水生之母环绕在中心地。
一旁的伍德观察地图片刻后,说道:“我们各对付一个「力量节点」,开战后,让巴哈潜入到中心,以免水生之母增援它周围的五个「力量节点」。”
闻言,罪亚斯皱起质疑道:“巴哈去盯着水生之母的话,你、我、白夜,尤尔,我们四人一人负责一处「力量节点」,最后一个节点怎么办?让艾朵儿去?艾朵儿,这五个之中,你自己选一个。”
罪亚斯点了点地上的五个称呼,艾朵儿的目光在王后·西格莉安、四生恶鬼、五王裔、圣战士·焚薇、死亡之影·迪尤克这五个称呼间徘徊,她感觉,这里面就没有好惹的。
五方「力量节点」中,王后·西格莉安必须由罪亚斯去对付,其他人都不行。
王后·西格莉安的能力太难缠,她是精灵王·克伦威的大老婆,人生中的首位妻子,她的能力在以前并不强,她能通过伤害自己的方式,让敌人感受到与她形同的痛楚。
这能力可以说废物至极,比如她给了自己一刀,她自己会流血不止,敌人却只是疼,没实质性的伤势。
但在畸变后,王后·西格莉安的能力出现了质变,她只要看到敌人,就可以和敌人「同命相连」,之后她所承受的伤势,会100%同步给敌人。
王后·西格莉安在畸变后有了超强的恢复力,无解的是,她只会把损伤同步给敌人,自愈是不会同步的,也就是说,她割开自己的喉咙后,下一秒就恢复,敌人则是在那双手捂着喉咙喷血。
更无解的是,因她是五方「力量节点」之一,只要其他「力量节点」没死光,她就算死了,也能从大遗迹的血淤内再生身体,达成死而复生。
王后·西格莉安交给罪亚斯去安排,苏晓则对付正面战力最强的四生恶鬼。
渔村四人在生前连神父都能应对,在他们彻底不当人,化身恶鬼后,战力必定再提一截,因此由最擅正面硬撼的苏晓对付。
伍德去对付五王裔,五王裔的能力是分裂,他们不是五个人,而是一群人,由小队中最擅群战的伍德对付再好不过。
尤尔去对付圣战士·焚薇,这无需讨论,能力克制得很明显。
最后的死亡之影·迪尤克没人应对,按理说应该巴哈上,可巴哈有很重要的任务,它要最先闯过王后、四生恶鬼、五王裔、圣战士、死亡之影的感知,潜入到中心的水生之母附近,以免周边开战后,水生之母增援某方。
“罪亚斯,让奥娜出来?她对付死亡之影·迪尤克一定没问题。”
伍德出言提议,闻言,罪亚斯说道:“要是能上夫妻档,我们早就一起行动。”
“那现在怎么办?让凯撒对付死亡之影?”
伍德说话间向苏晓看来,在场众人中,苏晓与凯撒最熟。
“……”
苏晓没说话,这不太可能,凯撒把小命看得特别重要,指望他去对付死亡之影·迪尤克,还不如期盼迪尤克自尽更靠谱。
蘑菇骑士给的情报中,死亡之影·迪尤克的信息最少,稳妥起见,最好能安排个狠人,以防万一。
————
“我这有个人选。”
苏晓取出通讯器查看,只有半格信号,他拨通一串波频,持续有干扰声传来。
“嘶嘶~在……贝,嘶~”
听到这模糊的声音,苏晓猜测,对方表达的意思是身在贝城内。
我本倾城之绝色神妃 呆呆星
“王宫后庭区、王国会议厅,王宫后庭区、王国会议厅……”
苏晓一直重复这两段话,尽量避免信号差带来的影响,哪怕对方听得断断续续,也能大致猜出。
重复十几次后,苏晓挂断通讯,让布布汪去把之前布设的陷阱暂解除。
等待近一小时,后方的长廊内传来脚步声,身穿黑色法袍的所罗门走来,他这法袍看着就不凡,领口边缘等位置纹有金丝,一定是不朽级品质。
所罗门这宛如黑曼巴王蛇的气息,让人很难忘记,随着他到来,气温都下降几度,他身后,跟着他的三名最强召唤物,地狱骑士、死亡领主、渴血死神。
所罗门刚到,苏晓就接到一条提示。
北明不南渡 那日十月十
【提示:小队成员艾朵儿·帕帕已支付300枚灵魂钱币。】
【小队成员数量上限临时+1(持续2个自然日)。】
艾朵儿很机灵,破晓队正常状态只有5个空位,眼下已满,所罗门到此,肯定是要加入小队的,既方便联系,也能通过小队技能得到增益。
艾朵儿之所以选择宁愿掏灵魂钱币也不退队,是她感觉这宛如boss队的队伍,极有可能打穿大遗迹,她没想要战利品,但只是称号方面的奖励,就足够她做梦都笑醒。
关闭提示,苏晓没说其他,他通过烙印为媒介把所罗门拉近队伍。
所罗门刚进队伍,眼中就浮现狐疑之色,想来,他是没见过运势为E-~S+的小队。
boss队成功组建,目标,大遗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