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 txt-第九百六十八章 明天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现在,七十年的酝酿和耕耘,终于迎来了收获。
并不只是黄金黎明的惨败。
——而是这一份日积月累,早已完美无缺的‘伪装’!
此刻,哪怕伍德曼站出来向全世界宣布:‘罗素手中的命运之书是假的!’,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所有人都会认为,是密米尔通过智慧和谋略,令黄金黎明迎来了惨重的损失,吹响了天国谱系重组的号角。
深谋远虑,料敌机先!
我的人生启示录 就我
实在是厉害!
刚刚槐诗不是把命运之书拿出来了么!
这一波啊,是罗素提前转移了重要资产,竟然把命运之书藏在自己的学生身上,实在是气魄惊人!
什么?罗素是洛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要开玩笑啊朋友,这老头儿虽然贱了点,损了点,偶尔太不是人了一点,心黑了点,王八了许多……但他怎么可能是个坏逼呢?
对吧!
就这样,通过演技和诡计,成功的塑造出了无可撼动的人设和形象。
从七十年前开始,他就在准备着这一天。
依靠着谎言,依靠着诡计,依靠着满腔的愤恨与怒火,工于心计的准备,夜以继日的筹谋。
顶替了既定的主角,终于,成为了力挽狂澜的‘英雄’!
这一刻,是属于他的时间。
哪怕仅仅只有此处,哪怕所知晓的只有伍德曼一人!
“你知道么,我喜欢舞台。”
罗素微笑:“当聚光灯照过来的时候,一切就都会变得光鲜亮丽,所有人都会沉醉在美好的幻象里。
只要你带着面具,没人会在乎戏服之下的人究竟是什么——当号角声吹响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角色。“
他嘲弄的摇头:“谁是主角,谁是配角,谁是反派,谁是炮灰……早在戏剧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
别想着抢戏了,朋友,拿了便当乖乖退场吧。”
他说,“你要学会,顺应时代。”
“没有命运之书,无法继承理想国的修正值,你想要重建天国谱系?”
伍德曼冷冷的看着罗素,嗤笑:“你在痴心妄想!”
“有梦就要做,醒了之后的事情,醒了再说。”
罗素倚靠在长椅上,再一次露出了神秘的神情:“况且,你又怎么知道——这七十年里,我有没有找到命运之书呢?”
伍德曼的神情一滞。
而罗素再度大笑。
“哇,你怎么又信了?”这个老男人恶毒的咧嘴:“不会吧?都知道我是洛基了,你还相信我会跟你说实话?
伍德曼,你好温柔!”
“对了,你可以再猜一下……”他停顿了一下,神秘的发问:“我真的是洛基吗?还是说,这是密米尔的另一重伪装呢?亦或者,真正的密米尔,其实是大神宙斯的另一重模样?”
“你赢了这一局,罗素。”
伍德曼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冷声说:“希望你能够一直赢下去,记住,我们之间的游戏会很长……”
只要输一次,便足以让你所拥有的一切,在地狱里摔的粉身碎骨!
他说,“我很期待,一个用谎言维系的梦,究竟能持续多久。”
“说实话,我这个人很怕麻烦,兴趣多变,从不持久,尤其不适合‘顶梁柱’这种会过劳死的工作。”
罗素摇头,“相反,我比较喜欢过把瘾就闪人,最擅长的就是甩锅,心安理得的把自己的烂摊子丢给其他人处理,看着他们抱怨的样子取乐。
所以,你想得太多……伍德曼,就算是没了我,天国谱系也能够在其他人手中重组——从更胜于我的人手中。”
“况且,你是不是忘了?”他说,“存世神明这种东西,天国谱系也有啊。”
“得了吧,罗素。”
伍德曼不屑摇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对一个聊胜于无的摆设抱有太多期待。”
“不,不,不。”
罗素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抬起两根手指,宛如庆祝胜利一样:“我的意思是——现在,有两个了!”
“……你可以随意瞎扯,罗素。”伍德曼毫无动容,“但不要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信或者不信在在于你,可说或者不说在于我啊。”
罗素摊手,恶劣一笑:“况且,我这么说了,你心里起步就会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你是不是就会开始疑神疑鬼了?是不是就会感觉投鼠忌器?就会不自觉的忌惮起来了?这就是我的目的呀,伍德曼!
我可以说我刚才说的都是假话,可你真的会相信么?
你真以为我没有命运之书么?你真以为我所对你说的是全部的真相?还是说,你以为我所为你们准备的只有这一些?”
“思考,伍德曼,你要思考,不断的思考!”
罗素咧嘴,恶意的低语:“但你要记住,你一旦思考,我就会发笑。”
伍德曼没有说话。
只是脸色越发的难看。
而罗素,则细嗅着愤怒的味道,神清气爽。
种下怀疑的种子,洒下谎言的雨水,长出彷徨和不安的果实,最后收获灭亡的结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愉快的么?
“别忘了,罗素,这一套不止是你一个人擅长。”
伍德曼漠然:“对于我这样的‘流毒’而言,可不存在什么界限,你杀不死我,我无处不在——我会找好最佳的观赏角度,来欣赏你的一举一动。
就比方说……你最钟爱的学生,如何?”
他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向远方,雪原之上的大司命。
“从今天开始起,我们将恒久相伴……他自己,他的所爱,他身边的人,乃至,他的学生?没有人的完美无瑕,罗素,只要找到准确的突破口,任何人都会感受到地狱的呼唤。”
来自地狱的幻影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很期待,当那样的灵魂堕入深渊时,究竟会焕发出什么样的光彩!”
“不,你不会。”
罗素摇头轻叹。
就好像看着一个屡教不改的死小孩儿摸电门一样,忧心忡忡,充满无奈的规劝:“如果,我是你——我会离他越远越好。”
“很快,你就再也不会想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说,“因为他会给你留下一片无法抹除的心里阴影。
他会让你收获痛苦。”
罗素郑重的警告:
“——前所未有的,痛苦。“
“我会拭目以待。”
伍德曼戏谑回应,眼瞳中洋溢着来自地狱的邪彩,大笑:“我们的第二局游戏开始了,罗素。”
“不。”
罗素摇头,向后靠在椅子上,双手抱怀,做好了看戏的准备:“我觉得,已经结束了。”
那一瞬间,伍德曼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而漫天的风雪之中。
地狱的大门前——
那个同伍德曼相对的年轻人露出了微笑。
那么阳光。
温柔到足以驱散这永恒的寒霜与风雪。
在他展开的右手中,变魔术一样,出现了一枚奇异的结晶——宛如来自某一扇镜子的碎片,晶莹剔透,折射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可是如此璀璨的光芒,却令伍德曼的表情为之抽搐,难掩震惊和恐惧,双眸在瞬间猩红,表情狰狞。
被早已经遗忘在脑后的寒意所吞没。
几乎快要惊声尖叫。
他想要将自己的投影撤离,可是早已经悄然渗入槐诗灵魂中的模因却无法拔除!
有太多的纠缠了。
太多的回忆。
当他看着槐诗的时候,槐诗也在看着他。
将这一份存在于概念中的流毒深入了槐诗的骨髓之后,他存在,也被槐诗的圈禁之手紧握,不容许他此刻从这里走脱。
仿佛热情的主人在挽留着道别的宾客。
依依不舍。
大过年的,来都来了……
“伍德曼,你要明白——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陆白砚,而是为了你。”
槐诗的话语轻柔,却令伍德曼开始颤抖。
在槐诗的手中,炼金之火重燃,那一枚晶莹剔透的碎片在锻造之下迅速收缩,到最后,化为了一颗精致的水晶子弹,填入了蝇王的弹仓。
弹仓合拢,响声清脆。
槐诗说:“因为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它的名字,叫做‘报应’。”
“属于你的,【报应】!”
就这样,郑重抬起了手枪,左手扶着右手的手腕,闭上一只眼睛,就好像初学者那样,端正的瞄准,向着不断闪烁的幻影。
对准他的面孔。
扣动扳机。
如此,转达着这一份来自地狱最深处的问候。
告诉他:
“——维塔利先生向你问好。”
在那一瞬间,火光一闪而逝。
巨响撕裂了雪原之上的寂静,无数风雪在轰鸣中飞扬而起,簌簌落下,在冷酷的夜色之下,无数屏幕前方,不知道多少人惊愕的起身探看,瞪大眼睛。
地狱的大门后,伍德曼呆滞的歪过头。
在那一张男女莫辨的面孔上,他的眉心,一个大洞缓缓浮现。虚无的幻影竟然被这一枪所击中!
精致五官的抽搐。
有崩裂的细碎响起。
幻影骤然一阵闪烁,痉挛,数之不尽裂隙从伍德曼的身体上浮现——紧接着,所响起的,却仿佛是遍布了整个世界的惨痛悲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地狱,在边境,在现境。
在这一瞬间,几乎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不知道多少人,耳边响起了那一道遥远又绝望的惨烈尖叫。
太阳下,月光中,荒原上,城市里,牛马的面前,电视机的屏幕中,更多的是,更多被寄生了人的眼中,骤然踉跄的浮现出了一个痛苦翻滚的身影。
或是苍老,或是年轻,或男或女。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各有不同,可每个人都能够断定,那是一个黑发黑眼的罗马人,而且,他的表情……好像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绝望和痛苦!
而就在无何有之乡的最深处,一座覆盖着层层矩阵的石棺内,一具连接着无数线缆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的痉挛。
睁开空洞眼睛。
纵声咆哮。
粘稠的血丝从他的口鼻之间涌动流出,活化,在防腐的液体中如蛇一般游走。
激荡的源质泄露,将整个石棺的存放之处也化为扭曲的魔境。
那是来自变化之路的蹂躏,以善与恶为矛,绝望和幸福为毒,针对人性、人知本身所施加的诅咒和惩罚!
来自至恶之神的诅咒!
一旦在接触的瞬间,便透过幻影,迅速的扩散,蔓延到了每一个寄主的身上,汲取着寄主的源质,反向对伍德曼施加干涉。
瞬息间,上千,上万,上十万,亦或者百万……
无数细小的痛楚重叠在一起时,就会化作令人崩溃的绝望洪流。
最后,在槐诗的面前,那一道惨叫的幻影忽然僵硬住了。
抗日之绝世兵王 纸落星辉
从额头上的弹孔中,裂缝已经彻底蔓延到了全身。
刺耳的玻璃破碎声响起。
迎来溃散。
从缝隙之下亮起的,是无数镜面所折射出的冷酷光芒,每一个破碎的镜面之中,都映照出一个伍德曼的投影。
而当那些无数的镜面汇聚在一处,光芒交织,就隐隐映照出了一个枯瘦的身影。
长发斑白,杀意狰狞。
修真邪少
苍老又冷酷。
漆黑的眼瞳中除了令人颤栗的黑暗之外,再无一物!
不同于留给后辈的温柔与和蔼,那才是变化之路的真正本质之一,一切人性的恶念的真正汇集。
——黑神·维塔利!
“看来有人来接你了啊。”
槐诗微笑,挥手道别:“一路走好,祝你们……唔,相处愉快?”
“槐诗!!!!!”
那个少年的嘶吼声刺耳。
不顾一切,从地狱中冲出,伸手抓向了槐诗的脸。
可紧接着,动作又迅速凝固。
只差一线。
重生之都市狂仙
冻结。
槐诗的笑容不改,抬起右手,向着那一张狰狞的面孔……
竖起中指!
“再见。”
瞬间,无数镜面在空气中浮现,折射着伍德曼的样子,彼此重叠收缩,迅速的向内坍塌,归于小小的一点。
最终,落入了黑神的手中。
紧握。
再没有多说什么,残缺的黑神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消失在镜中的世界里。很快,诡异的巨镜再度扩大,直接将地狱之门吞没之后,化为幻光散离。
雪原之上,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漫长又漫长的寂静里。
全世界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转瞬间突兀发生的巨变。
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切。
伍德曼,死了?
结束了?
还是说,这又是黄金黎明的幻觉?
对手的阴谋之一?
还是说,这竟然是真的?
现境、边境、地狱,理想国的众多残党,统辖局,存续院,乃至五大谱系,以及地狱中的黄金黎明,乃至更多数之不尽的窥探者们,都呆滞在原地。
无法理解。
大脑,一片空白。
所感受到的,便只有灵魂深处所传来的惊愕与震撼!
而槐诗站在飞雪中,沉默的眺望着夜空,那无数闪耀的群星,还有从天边延伸而来的绚烂极光。
就好像能够窥见曾经的辉煌和荣光一样,专注又平静。
无声微笑。
“明天是个好天气啊。”
他期待的轻叹,转身离去。
只留下无数沉默的探镜,见证着这尘埃落定之后的结局。
这便是属于天国谱系的胜利。
属于他的胜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