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ptt-第560章 做生意(下)分享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张汉卿惬意地一阵好歇。这是一间临东通透的大厅,一边用香茶润着嗓子,一边清风拂面,看着夕阳的余辉洒在江面上,别有一番滋味。
经过一番冥想,盛恩颐终于得出结论:“兹事体大,我需与董事会商量后决定。”
盛恩颐所担心的问题确实存在:根据宣统元年第一届公司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着手兴建大冶铁厂,扩大公司生产规模。为解决基建资金,于同年12月2日,盛宣怀与日本制铁所、横滨正金银行签订5个合同。
他以汉冶萍公司全部财产作抵押,借款1500万日元,其中900万日元用于兴建大冶铁厂,600万日元偿还日本旧债;订明用头等矿产1500万吨、生铁800万吨供给日本,作为偿还之用,以40年为期;并聘请日本人担任最高工程顾问和最高会计顾问。
这些合同使日本制铁所将汉冶萍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完全控制在手中,使汉冶萍公司逐步走向没落。
汉冶萍是一家大型股份制企业,汉口铁厂的最大股东是日本人而不是盛家,虽然他是汉冶萍的董事长,说这话也符合道理。
只是你做不了主,浪费那么多时间做什么!
张汉卿说话了:“盛总经理,若是为难的话可以换个思路:目前日本国内经济萧条,他们大量从武汉进口钢铁的概率极小,所以汉阳铁厂出产的成品可以优先供应给我们。
我们可以另外再合资建一个新炉,你出技术人员我们购置设备,尽快上马,赶在需求紧凑之前补上或缺,这个总可行吧?
至于萍乡煤矿夏省长也可以先帮你解决私挖问题,关于合营我们也可以退一步,但其焦炭的优先收购权应该给我们。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尽快把铁厂建起来并有稳定产出,几条大动脉都需要大量的钢材。”
根据盛恩颐掌握的消息,少帅的话是真的。日本近两年遇到一战后最大的不景气,不但国内需求下跌,许多中小银行纷纷破产,工业企业倒闭盛行,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日本人要钢铁了。
如果日本人不急着要铁坯就好多了。如果不用挤占汉口铁厂的成品,对日方就有交待了。技术人员嘛,这个可以谈。至于焦炭,当初可是没签订什么优先供应日本人的协议,只要价钱合适,卖给谁不是给!
不过毕竟是商业家族,对于契约的遵守还是必要的,盛恩颐点头说:“焦炭产出按照行情可以优先出售新铁厂,不地我们需要现银!”
汉冶萍之所以被日本人控制,就是因为资金上受阻。从盛宣怀起两代盛家家主都吃过这个亏,是以强调用现银。
张汉卿有的是钱,他在兰州还存了三百吨的黄金呢,除极小一部分用去做教育、建铁路公路,还剩了很多,只是西北偏僻,有金子也使不出去啊。
他点点头:“这个当然现银交易,钱货两清。”
盛恩颐长吁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来打秋风的。
解决了煤炭问题,或者说用解决煤炭问题的思路来看铁厂,根本就不是问题:“汉阳铁厂出人,所花费用都要由新铁厂承担,而且汉阳铁厂还要占一定比例的股份。”
张汉卿表示同意:“这个可以谈,就交给夏省长了,不过添置设备,需要盛总的门面了。”毕竟人家是百年家族,在人家的专场,也要尊重盛家的人脉不是?
盛恩颐说明:“在新铁厂投产之前,如果日本人需要钢铁,势必仍然是要优先的。”
张汉卿点头。只要新铁厂能够如期抽产,他不在乎汉阳铁厂继续把铁卖给日本人,这种事在东北已经够多了。既然不能把他们赶走,那就各凭本事各自发展吧,总有一个临界点是后起之秀的自己超越的那一天,现在,是低调发展的时候。
想到自己既安定了奉系少帅,又能让自己在未来的董事会上有所交行,盛恩颐显得很高兴,他对张汉卿一行说:“难得少帅和夏省长亲临鄙地,粗茶无以为报,就请稍后屈尊吃一顿便餐,我在德明饭店摆下场子,恭请各位!请务必赏脸!”
张汉卿虽然对德明饭店闻所未闻,但想到盛恩颐这位纨绔的气派,一定是好饭店无疑了。
他所料不差,德明饭店位于法租界,毗邻京汉铁路火车站的终点站汉口大智门火车站,1919年完工后以“终点”的英语TERMINUS的汉译“德明”为店名,解放后才改名为“江汉饭店”,曾被视为大武汉高星级饭店的代表。
盛恩颐工作效率不高,安排吃饭还是很快的,在这件事上展现出他良好家世的底蕴。怀着深入旧社会、挖掘其落后配制的想法,张汉卿审慎地加入这一行列。在盛恩颐的招呼下,一行人前拥后簇向江边进发。
时间还早了些,在等待的时间里,张汉卿兴致勃勃地和盛恩颐玩了一会纨绔子弟才会玩的游戏,感觉即将融入这个时代时,梦醒了。更确切地说,开饭了。
张汉卿这一桌,夏大省长、王以哲、侍卫长姜化南、武汉保卫部的部长黄显声都在坐;陪客的是盛恩熙、不知关系的漂亮女秘书、一位年纪稍大的据说是汉冶萍公司的高层—-张汉卿估计也就是办公室主任之类的角色,安排活动总不至于让盛四爷亲自出马吧?
除了这几人,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别乱想,小姐这个词本来是很纯的,都被后来人给弄脏了—-这个时代的小姐可都非大家闺秀所不能称呼呢,社交场上也是一种尊重。
主位已经确定,主客是盛恩颐,座位在主位一侧,连夏省长的位置都给调开一位,可见这位小姐定是大有来头,绝非酒场女子—-她是先坐下的。
对于漂亮女孩,张汉卿是不啻以极优雅的绅士风度来表现的,这已是深融入骨的传统。他含笑问盛恩颐:“盛总,这位小姐是?”
盛恩颐笑着说:“这是舍妹,刚从沪上过来游玩,她对少帅仰慕已久,少帅,这样安排不会怪我冒昧吧?”
西貝 貓
没有冒昧。
对于美女,求之不得咧,不然谁愿意跟你一个爷们吃饭?张汉卿当然抱之以笑容:“哪里,能陪同盛小姐吃饭,是学良前生的修来的福份呢。不知道盛家佳丽中,小姐排行第几?”
在华东地区,不知道盛家姐妹的人都不好意思说来过上海滩。
在沪上数一数二的“盛家花园”里,一共有五位小姐,她们个个出落得如花似玉,又有良好的家教修养,不但学识不凡,在交际场上也都是一流的,再冲着盛家的气势,与风光的世族联姻,不扬名不行啊。
盛恩颐赶紧介绍说:“这是七妹爱颐。”
盛爱颐此时也莞然一笑,一室生春:“少帅这边请。家兄请客,我一向不愿作陪,不过得知是前几天游江作诗的少帅,我就冒昧地不请自来。未见尊容前,却又心怀惴惴,担心被少帅赶出啊!”
同为五姐妹,盛爱颐在盛府的地位很不同:她是当家的庄夫人的独女,又是现当家的独梁盛恩颐的胞妹,从小也颇得盛宣怀的宠爱,打小起聪明伶俐,见多识广。
长大后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这是民国七校之一,后由华东师范大学继承人、物等教学资源,华东政法大学继承校址。
她精通英文,能画善绣,写得一手好字。
大凡美女,美而惠、美而贤,若占其一便是一流,二者俱全那是绝品,而盛爱颐还有第三项优点:遗传了盛宣怀具有才能和胆魄的优良基因,外表上柔美秀丽,内心则坚韬刚烈。
刚见面时她应该心情很不愉快,但是张汉卿一寒喧,她立刻换上一幅笑脸,其落落大方的作态,熟稔利索的交际动作,立刻让张汉卿觉得这是一个极有教养的大家族所能调|教的最高境界了。
伏法
有美在旁,张汉卿饭也吃得香;事情办得很利索,心情也很愉悦。他一面和盛恩颐不咸不淡的闲聊,得空时也向盛爱颐大献殷勤:这是男人的本色,与贱拉不上边儿。
对于少帅想使用汉阳铁厂的成品,盛爱颐刚有所闻,她只是奇怪,军阀不是在意抢地盘护军队吗、什么时候关心起民生建设来了?印象中两任淞沪护军使郑汝成、何丰林俱都如此啊。
可这位少帅要修一横一纵两条大动脉,还要在长江上修什么大桥,那要用掉多少铁轨、钢梁?花去多少大洋?不过若真能在武汉江面上建一座大桥,京汉铁路可以直达株洲,经株萍铁路到萍乡,交通方便多了!
也许是美人在侧,张汉卿恢复其高大上的为国为民情怀。他向盛家兄妹娓娓说起民国以来试图在武汉建桥连通京粤的尝试,并表示在人民党主导的各省政|府联合下,在武汉建桥很有可能。
盛爱颐难得“参与”了这项利国利民利己的大讨论,她很怀疑张汉卿他们是否能建成:“少帅,据我所知,政|府在去年聘请英国桥梁专家约翰-华德尔设计武汉长江大桥,预算费用为970万元,因为这个庞大的费用最后不了了之,您能保证筹集这么多的资金?”
盛宣怀死后,盛氏遗嘱执行监督人、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经过两年半的整理,得出的结论是总额为银元1348万元,就这个钱已经让盛氏家族在上海呼风唤雨。少帅能够凑到这么多的钱?还要考虑到他另要建铁厂、兵工厂、船厂…有这么多钱吗?
盛恩颐也在等待着张汉卿的回复。
这话他不敢说,但是盛爱颐能说,大不了是女人的异想天开而已,不至于影响到少帅的情绪—-老实说,他对于少帅的种种举措也是抱着“不反抗、不当先”的心态:你有钱,我就帮,没有钱,不是我不帮,是你自己扶不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