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259、江南書院謀殺案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蝎子大有来头?”卢薇薇一脸疑惑的看向赵国志。
可能是从警时间短的缘故,在卢薇薇的印象中,根本没听说过有叫“蝎子”的人物。
但是老王不一样,老王是老同志。
更何况赵国志这种资深老警察,想必了解的也会更多一些。
赵国志干咳两声,也是不由分说道:“关于这个蝎子,我应该是有印象的。”
“当初我还是一名小警员,跟着秦局办案的时候,曾经遇到过这个叫‘蝎子’的家伙。”
“只不过那时候的蝎子,还只不过是一名跟我同龄的年轻人,而这一晃眼,我也不再是少年咯。”
“赵局,您所说的这个‘蝎子’,到底跟你有什么渊源?”顾晨看得出,能让赵国志亲自跑一趟。
可见这个所谓“蝎子”的人物,对赵国志有着特殊的意义。
赵国志接过袁莎莎泡好的茶水,这才娓娓道来:“要说起这个蝎子,那还得将时光倒回到我刚从警的时候。”
“那时候,我们江南市有个重要的民间文化节,而组织者叫胡彩霞,她是江南工程大学教务处主任。”
“而她也因为每年夏天在江南市组织民间文化节而出名,她在学术界也很有知名度,当时就住在古老的江南书院里。”
“江南书院?”听闻赵国志说辞,顾晨有些疑惑道:“那地方我知道,可是那地方是景区啊,怎么会让人住在里面?”
“那是现在。”见顾晨虽然知道江南书院,但却不清楚江南书院之前的情况,于是赶紧解释道:
“我们那个年代,哪有什么景区的概念?江南书院,在当时的古老江南市来说,那就是一座古建筑。”
“而且邻近市民公园,所以能住在那里,可以说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而这个书院的主人,曾经是江南市名人,后来在他死后,将书院作为文物,捐给公园管理处。”
“而当时的胡海霞,就租住在这个书院的上房里。”
“原来江南书院还可以对外出租啊?”王警官若有所思,也是啧啧称奇道:“这倒是没想过。”
卢薇薇也是默默点头,继续追问:“可是这跟蝎子有什么关系呢?”
“别急,听我慢慢说。”见卢薇薇迫切想知道蝎子的情况,赵国志没有马上道出,而是娓娓道来。
“我记得那是在20年前,那时候,在江南书院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而被杀的人物,就是胡海霞。”
“胡海霞被杀?”听闻赵国志说辞,不少新老警员都面面相觑。
对于这个年代来说,不少警员都未经历,也就更谈不上了解。
尤其是赵国志当年还只是个新入职的小警员。
赵国志默默点头,继续说道:“当时我记得,江南书院刚修复不久,又处在公园深处,是一座漂亮的江南庭院。”
“而胡海霞之所以租下这里的房子,很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能够跟别人说,自己住在江南书院是一件非常光彩的事情。”
“而且当年我们调查这起案件,发现胡海霞赤身果体地躺在床上。”
“而她的头颅,几乎被割了下来,在她的胸部也有很多伤口,而这些伤口都不是致命伤,只是一些小的刀刺伤,像是实施酷刑留下的痕迹。”
“这么残忍?”听闻赵国志一说,卢薇薇顿时黛眉微蹙,感觉凶手作案手段过于残忍。
赵国志抿上一口茶水,也是幽幽的叹口气道:“当年我跟着秦局办案,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的尸体,差点没让我吐了出来。”
哭泣的青春
“而且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我们还注意到,胡海霞的手腕,被用某种塑料电话线绑着。”
“而在床头板,及其上方的墙面上,还残留着血迹。”
“凶手残忍的切断了她的一根动脉,床上被血液浸透,但是在她的旁边,放着她那天晚上穿的衣服,没有被翻动过,而在床脚下的杂志也没有被移动过。”
听闻赵国志的现场说辞,还原当初的案发现场,顾晨也是根据仅有线索,提出自己的看法道: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这个胡海霞当时没有挣扎,而凶手却完全控制住了她,并把她捆绑起来,但胡海霞根本就无法反抗?”
“没错。”赵国志微微点头,也是同意着说道:“当时我们调查的结果,也是这样。”
“我们当时认为,凶手没有从房间里拿走任何东西,而胡海霞又是独自生活,因此很难确定,她是否有什么物品丢失。”
“但是她的钱包却躺在外头的餐桌上,而她的钥匙仍然在那里。”
顿了顿,赵国志又道:“我们当时对案件调查工作进行了分工。”
“我们现在的秦局,当年是整个案件的负责人,我只是他的副手,担任现场记录,对现场情况作书面记录,描述各个证据所在的部位,并对证据进行收集工作。”
“而当时我还记得,我被指派,专门为整个房子画了一份比例图。”
“接着由专门负责讯间的同行,开展对相关人员的讯问、走访和核查汽车牌照等工作。”
“因为当时江南市警局的条件有限,所以秦局给省厅犯罪实验室打了电话,然后就立即撤出了那座房子,以免破坏任何证据。”
“之后,我和省厅犯罪实验室的人一起工作,而我所做的工作,也跟现在的准备现场书面记录时一样,主要是描述现场的所有情况。”
“并且我们在搜查这座房子的时候,发现了凶手在行凶后清洗血迹的地方,也就是被害人胡海霞卧室旁边卫生间的一个陶瓷洗手盆。”
“因为在那里有一些没有洗掉的血迹,而这些血迹非常淡,因为很明显,凶手曾努力清洗掉这些,但并没有成功。”
“而这些蛛丝马迹,也被我一一记录下来,并且当时我们还发现,在冷水龙头上,可能有一个指纹。”
“当然这是一个不完整的印迹,但是我们不想在现场提取指纹,而是将水龙头带回犯罪实验室。”
“那回来呢?指纹有被提取吗?”顾晨问。
赵国志默默点头:“有的,后来我们果然在这个水龙头上提取到了一枚指纹。”
“到那时为止,一切的调查工作还算是进展顺利,于是我们大家都离开了现场。”
“可后来因为报纸上登出了《江南书院谋杀案》的头条新闻,我们部门的每个人都受到了媒体的骚扰。”
“加上当时凶手迟迟没有找到,因此在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倍感压力。”
“也是哦。”王警官理解赵国志的苦衷,也是附和着说道:“当年新闻报纸的杀伤力,那也是非常巨大的。”
“能上报的谋杀案,关注度应该很高,我也记得当年曾经好像是听长辈们说起过,但后来如何,我不是很清楚。”
“这件事情很敏感,死者又是一名教育工作者,还是当地名人,所以调查起来压力很大。”赵国志说。
卢薇薇则又问:“那当时你们的调查方向是怎样的?从熟人入手吗?”
“对啊,就是从熟人入手。”赵国志并不否认卢薇薇的看法,也是非常赞同的道:
“我们当时的调查员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胡海霞的一个熟人身上。”
“因为当时,也就是案发前,他曾经去拜访过受害人胡海霞,然后就去了京城。”
“那时候,我们的案件调查,受制于一些刑侦技术的制约,进展很慢。”
“我们当时许多警员都认为,那个胡海霞的熟人,他就是凶手。”
“但是很可惜,我们在现场发现的那枚指纹,却与他的并不匹配。”
“后来迫于无奈,我们只能将那枚指纹样本,送省厅的指纹鉴别系统进行比对。”
“但是我们当时都以为,能够依靠这个数据库,与全国的数据库连在一起,但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因此,多年来,这枚指纹就一直被存储在省厅的系统中,等待与之匹配的指纹出现,但是其查寻范围也仅限于省内。”
“太可惜了。”听闻赵国志说辞,顾晨也是连连摇头。
当年的数据库不完善,的确是事实。
但顾晨也太想知道后边的进展,于是继续追问赵国志。
“赵局,那后来呢?”
“后来?”赵国志表情停滞了一下,这才又道:“后来因为没有匹配的线索,晃很多年过去了,这也就成了一宗悬案。”
“难道就一点线索都没有吗?”卢薇薇问,感觉这起案件的确困难。
毕竟在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烙印。
就像当年的大街上,监控摄像头也是少之又少。
各种刑侦技术水平还非常落后,因此想要快速破案,又没有线索做支撑,案件调查会显得非常被动。
赵国志摇头叹息:“那时候我也很年轻,也很想快点破案,当时我也能感受到秦局的压力。”
“但是后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有关这一案件的线索,然后我们就会去查询一下相关的信息。”
“后来我的搭档,也就是负责整个案件调查的秦局,被外调去了京城行政学院学习,这起案件的很多工作,因此就陷入到停滞状态。”
“而最初参与这一案件调查的人员中,我算是唯一仍然在调查此案的警察了,但所有的线索都没有导致任何结果。”
“但是几年之后,我记得是一个春天,市局的案件调查组,打电话让我和他们一起再调查这起案件。”
“因为我对这种案件非常熟悉,我回去重新做了一遍他们已经做过的那些工作。”
“也就是走访被害人胡海霞的朋友,和在谋杀发生的那天晚上,与她在一起的人,以及她在被害前参加过的一个晚会上的人。”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已经去世,也有些已经搬家去了别的省份。”
“但是现在的DNA技术已经非常先进了,是因为过去我们一直认为,我们在犯罪现场所发现的DNA样本不够好。”
“因为在当时,凶手在行凶之后,接通了被害人胡海霞床上的电热毯。”
“而当时胡海霞的尸体,就躺在那张床上,大家当时都认为,在现场发现的精ye中的DNA,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它很可能已经被电热毯破坏。”
顿了顿,赵国志又道:“但是后来我们才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我们将这份样本拿回去,重新送到实验室,而省厅的实验室,当时又将其送到了合并后的DNA数据库,也就是全国性的DNA数据库。”
“那时候,我们无比兴奋,因为我们找到了匹配的DNA,而这个DNA来自海东市,也就是海东机场所在地。”
听闻赵国志说辞,顾晨眉头一蹙,赶紧追问:“赵局,既然找到了匹配的DNA,是不是意味着,在海东市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
“你说对了。”赵国志甩了甩手指,用肯定的口吻诉说道:“当时在海东市,有一名空姐被人杀害。”
“而其被害的方式,几平与胡海霞一样。”
“但是我们调查后发现,由于这位空姐比较年轻,所以凶手并没有能够像制服胡海霞那样快速制服她。”
“这名空姐进行了反抗,因此在她右手上,刀子留下了防卫伤,但是她的头也几乎被割了下来。”
“咦!”听到赵国志说辞,卢薇薇不由黛眉微蹙:“这也太残忍了,这凶手是有多变态啊?”
“都成凶手了,你能指望凶手能有多正常?”王警官也是打趣的调侃,随后又问:“对了赵局,这个案件是怎么回事?”
赵国志努力回想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一起案件,是发生在机场旁边的酒店里,被害人那天晚上刚刚完成空勤任务。”
“而根据当时的调查情况发现,她是临时替补另一位空姐,去飞那一个航班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她住在那家出事的酒店。”
“但是她第二天,并没有出现在她的航班上,最终因为有人查看了她所住的房间,并在那里发现了她的体,这件事情才被捅破。”
“但是在我们调查过程中发现,也就是那名空姐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有住在那家酒店宾馆中的一名男性空乘人员,从他的房间窗户中看到。”
“在停车场,有一个男子正拿着一个航空公司的专用旅行箱,走向他的橙黄色汽车,他当时以为那男子也是空乘人员。”
“但是在这起案件发生之后,胡海霞的儿子从报纸上看到了有关的报道,所以果断与海东市那边的警察局取得了联系。”
“他当时跟海东市警方这样说,说这个案件看上去,与早几年发生在江南市,也就是他母亲的谋杀案非常相似。”
“但是因此他跟海东市那名警察电话联系,没有说得很清楚,而当时那名警察也并不是负责这起案件,又处在下班时间,因此疏忽大意,最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也太客气了。”顾晨摇摇脑袋,也是一声叹息:“但凡如果他们海东市警方,比对一下两个案件的现场照片的话,那么他们就会知道,凶手或许就是同一个人。”
“对呀。”卢薇薇也是赞同道:“这很明显,作案手法非常相似。”
“没办法。”赵国志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道:“总有一些人对工作没那么上心,他们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因此错过了这条重要线索。”
“但是后来他们也没在跟胡海霞的儿子取得联系,而我们也是最终在数据库中,找到了匹配的记录。”
“我们当时就知道,这是同一个家伙,用几乎同样的方式,杀害了两名女子。”
所以从那之后,我们又对我们讯问过的所有人,包括被害人的好朋友、仇人,甚至有关的女性都提取了口腔拭子样本。”
“因为当时成立的这个专案组,有成员来自省厅的犯罪实验室,所以我们的样本得到了优先处理。”
“后来在几天之内,我们就得到了所需要的信息。”
“虽然这两个案件都成了悬案,但是当我们在数据库中找到匹配记录之后,两个案件的调査人员都坐在了一起。”
“我当时在犯罪实验室再一次查看了这个指纹记录,意识到这个记录只被输入了省厅的自动指纹鉴别系统,而从来没有被送到全国数据库。”
“所以我当时立即把这个指纹提交给了实验室负责人,然后我们在指纹库中,也找到了匹配的记录。”
“那个在现场提取的那枚指纹,与ー个叫何西洲的男子,于几年前在江北市被逮捕时留下的指纹相匹配。”
“这个叫何西洲的男子,在江北市,曾多次进入别人的房间,盗窃妇女的内裤和wen胸。”
“不仅如此,他还曾经在其他地方被逮捕过,后来他回到了江南市,开始在他父亲所在的喷水系统公司工作。”
“而这家公司,也正好也为江南书院提供过服务。”
“因为在谋杀发生前四天,这个叫何西洲的男子,和公司的另外几个人来到江南书院。”
“由于当时天气越来越冷,他们去关闭了那里的喷水系统,以防止其被冻坏。”
大神戒 兔子来了
“而这个系统的控制设施,就位于胡海霞房间的地下。”
见众人目不转睛的盯住自己时,赵国志也是实话实说道:“当时我们很确定,他应该就是凶手了。”
“所以在现场有他的指纹,他有可能进入现场的机会,他可能还见过胡海霞。”
嫡女不淑 浅浅若素
“因为胡海霞在她卧室的窗户上没有窗帘,而在江南书院对面有座停车场。”
“经常有人说,他们看见胡海霞赤身果体地躺在那里,而且她对外头的游人也毫不避讳。”
见众人为胡海霞的“开放”而羞耻时,赵国志又道:“就这么跟你们说吧,在我的理解当中,这个胡海霞,她并不害怕自的身体被曝光。”
“而我们也真的确信,何西洲就是凶手,但是我们还必须将他的DNA,与现场发现的DNA进行对比。”
顾晨默默点头,追问赵国志:“那你们是怎么做到的?直接把河西洲找来提取吗?”
“不不,那样容易打草惊蛇。”赵国志否认了这种说法,又道:
“当时我们也想过,但是后来大家一合计,决定秘密提取。”
“秘密提取?”卢薇薇有些不太明白。
赵国志淡淡一笑,继续解释:“因为当时有个调查组搭档说,要去蹲点河西洲,问我要不要一起?”
“当时我没多想,就答应下来,于是我们就坐在他家附近,等着获得河西洲的DNA。”
“所以在第二天晚上,我们化装成便衣,尾随他来到了一个溜冰场。”
“而他现在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他和他的孩子一起进入了溜冰场。”
“我们几个人很有耐心,在那里等着他购买饮料,而他在饮用饮料的时候,使用了一个泡沫塑料杯子。”
“而他一离开桌子,我们这些便衣,便立即拿起他留下的泡沫塑料杯子,并把它直接送到了省厅的犯罪实验室。”
“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就得到了与他的DNA匹配的记录。”
“因此还获得了搜查他家的搜查令,而我们在搜查他家的同时,顺便逮捕了他。”
“并且在他家的外面,找到了一辆用油布盖住的汽车,而车身的颜色正是橙黄色,这与那位航空公司空乘人员描述的相符合。”
“天呐,总算是找到凶手了。”卢薇薇闻言,也是重重的舒上一口气。
赵国志默默点头:“是啊,为了这一天,我们花费了几年时间。”
“而且当时这辆车,也已经不能发动了,它被用油布遮盖着。”
“而最让我们震惊的是,我们在他的家里,发现了几百件妇女的内裤、wen胸,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几百件,全部藏在他的床垫下。”
“我们当时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瞒过他的妻子的?”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