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ks6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線上看-第1132章 防備看書-nma25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殊完全没有想到自家儿子也会有节节败退的时候。她此刻在小世界里忙得很,将药圃统统整理了一遍,又将果蔬也收了,并且重新种了不少,完事了便陪两个小的玩。
“你们两个小家伙,妈妈我可是做牛做马,你们长大之后可要听话啊,一定要乖,可不能像你们大哥一样让为娘担心。”
说完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很久没有用“为娘”这个词了,一时之间居然不适应。
“看来妈妈我真的很融入这边的生活了是不是?换作从前真的是不敢想象,原来我也有成为母亲的一天啊。我以为我永远都不会有机会成为谁的妈妈了,也以为永远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我还是挺有福气的是不是?你们说是不是?”
两个孩子都咿咿呀呀地笑。
“话说回来,你们在这里怎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快速成长?我还以为有这个时间作弊器,你们会飞快长大呢。
这里的世界是不是很奇怪?特别奇怪对不对?妈妈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模样,可现在看来,在这里生活也很好是不是?妈妈可以随时带着你们,也不怕你们会遇到危险,遇到危险也可以第一时间处理。
还有啊,我们人缘都很好,所以会有一些伙伴也跟着你们在一起长期生活在这里。现在是因为你们还小,所以妈妈轻易不带你们出去冒险。回去内域的话,只要安全性可以保证,妈妈时不时就会放你们出来玩,好不好?
这事情还得和你们爸爸商量商量,当然,不能不告诉他。他一直要跟着,为的就是要陪你们两个,好好看着你们长大。说到这个,也不知道你们大哥将来会怎么样,我真的很希望你们会好好相处。
我小时候就没有能够多一点和姐姐们相处,结果最后就变成这样了,永远也没有办法再见,即便很想她们,可也不知道要才能够回到过去。
你们长大之后一定要和大哥好好相处,好吧?爸爸妈妈没有陪着他成长,尽管有太爷爷他们一直在身边庇护他,可他还是吃了不少苦头。我们以后都对他好一点好不好?妈妈保证,将来会尽可能地多地陪在你们兄弟身边的,直到你们长大成人,可以独立自主为止。”
两个小家伙都手舞足蹈,笑得十分开心。
“这是怎么了?妈妈说的很对是不是?你们这是认同我说的话了是不是?等你们将来长大了就知道了,妈妈真的没有说错。你们大哥啊,虽然脾气拧巴,但是心地善良,他以后啊,可能也会假装凶巴巴地吼你们,可千万不要上当,千万不要被他的表象给欺骗了,知不知道?
那个姐姐你们觉得怎么样?老实说,为娘觉得她也太小了一些,是不是?
虽然青梅竹马,相处出来的感情会比萍水相逢之类的一见钟情要来得更加可靠,但现在这个年纪懂什么呢?
这个时代不像从前,人的平均寿命也就是短短五六十年,二三十岁就已经是中年人了,现在按照最低的平均寿命来看,都要到二百五十岁才算是中年人。像世家子弟,从小就有得天独厚的财力物力支撑,世世代代肯定有不少人突破实力瓶颈,然后提升预期寿命,最低都有一千岁吧?
对于一千岁的人来说,五百岁才是人生的一半。当中少有的再次突破的人,说不定真的可以活到两千岁。好吧,为娘其实也不相信有人活过了两千岁。我们是人类,科技再发达,医学再进步,人类的身体就是人类的身体,桎梏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打破?
你们大哥不像你们舅舅,他虽然也吃了一些苦头,可没有小昀这么担惊受怕地长大。
小昀从小就失去长辈庇护,后来和我相依为命没两年,就被动地成为了凤家的家长,带着你们大哥长大。你们大哥除了没有得到父母的亲自照顾,别的都得到了。
你们舅舅才是真正的从小就经受了人生的风浪,亲人的相继离去,失踪,使得他很早就丢掉了孩子的稚气,快速长大成人。我总是心疼他,时不时就会想他遇到了什么事,会怎么解决。
可现在一切都太迟了。他早就长成了男子汉,甚至都不需要亲眼看他现在是怎么生活的,我就知道他已经可以独立生活了。你们大哥却还会像个小孩似的闹别扭,不管是在舅舅面前,还是在朋友面前,甚至是在父母面前,他想要发脾气就发脾气,这是孩子才会有的习惯啊。”
凤殊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两个孩子却很快失去了兴趣,昏昏入睡。
“瞌睡虫这么快就来找你们了?为娘都没说几句话,你们怎么就受不了了?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你们大哥好好说话,你们要给为娘这个机会才行啊。
我看你们大哥短时间内都不会真的愿意和为娘好好说话的了,他啊,脾气像你们老爸,拗得很。认定了什么,就难以改变。所以我们还需要等待改变的时机,也许哪一天他突然就解开心结了,也愿意像对小昀或者那个女孩子一样表现出毫无防备的亲近来。
啊,是的,为娘说了‘防备’。与其说你们大哥在防备我,不如说我们真的变得陌生了,就算有众人之口,或者影像记录,但也太少了。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很小,小到根本不可能会记得住我们曾经相处过。没有记忆的话,就难以变得亲近起来。
这也是为娘现在开始就要好好注意的地方。我不能再重蹈覆辙了。你们老爸起码照顾他到上学,所以他有父子相处的记忆。那几年又是培养感情最为关键的时间点,所以后来失踪了,他也不会怨恨你们老爸。
为娘就不同了,为娘真的吃大亏了。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跟着去月岚星的,谁能知道去了就回不来,结果现在和你们大哥变成了陌路人。哪怕有你们老爸从中调和,我还是有小小的嫉妒啊,真是太嫉妒了,怎么失踪的时间不能对调一下呢?
我陪他多一点时间的话,他会不会就不会这么拘束了呢?他会不会和我一看到我就立刻变得和最初这么亲近?”
“你真的,孩子都被你给唠叨睡了。你就不觉得烦吗?我听都听烦了。”
梦梦姗姗来迟。
“我以为你走了。你原来一直都在小世界?”
“我只是不想要被你抓壮丁。你进来这么久,不是在逗小孩,就是在弄药,弄果蔬,我可不想要弄脏我的爪子。”
“弄脏爪子?听起来不像是好话。”
凤殊哭笑不得。
“明明就是这样。要是被你抓住了,我怎么可能不干活?你肯定会使唤我做这做那的。”
“你难道会这么听我的话?又不是第一次不服从我了。”
“喂,我难道要服从你吗?要是服从你,我有什么好处?你实力这么低,我要是服从你,我们俩搞不好哪天就没命了。”
“梦梦啊,我不可能一直都这么没用的啊。你要是害怕因为我而死掉,大可以和我解契,然后逃之夭夭,我绝对不会笑话你当个逃兵的。”
说归说,凤殊却一直看着它笑。
“笑个屁笑!我要是可以和你解契早就解了,还等到现在?我首先就要让鸿蒙跟你解契,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后悔。”
“绝对不会后悔。可以一起解契的,完全没关系。你们两个陪在我身边的时间也足够长了,对于兽族来说,很难受吧?我放你们离开,现在就放。”
凤殊知道它拿她没办法,所以很放松。
“你明知道我没办法,你是故意气我的是不是,凤殊?”
“哦,你觉得是就是。”
“什么叫我觉得是就是?那我觉得不是就不是了?”
“哦,对。你说的都有道理。”
她一副尊敬长辈的模样,毕恭毕敬的。
“反正你别唠唠叨叨的,孩子都睡着了,再唠叨他们都要醒过来了。你觉得他们很好哄是吧?告诉你,我真的受不了他们的哭声。他们虽然大部分时候都笑着,但饿了或者拉屎拉尿还是会哭的,而且是唱双簧,一个哭另外一个也跟着哭。”
“是我儿子,又不是你儿子。你怕什么?不听不就行了?这里这么大,你走远一些,保管就听不见。”
“怎么走远?只要在这里,我不想要听都得听。不听的话怎么知道他们有没有危险?只有知道他们有危险,才能够及时救他们。”
“这里能有多大危险?在外面的话,遇到当然很难。但我们现在在这里,应该很好防范才对。”
“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还有个莫名其妙的人闯进来,然后我们谁都没有抓住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是老是少也不清楚,要是再无缘无故地闯进来怎么办?”
“也许会像凤山一样,和我有缘分的人才这么做?”
“你说凤山,对,他也是不用打招呼就可以自由进出,不觉得更加奇怪吗?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我如果被你下了禁令,也是没有办法按照心愿自由进出的。”
“不知道。我猜是魂石的原因。”
梦梦闻言也苦恼起来。
“那个稀奇古怪的魂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你见到了吗?我到现在都不清楚魂石是怎么样的。”
“你问我我问谁?我比你年纪可小多了。”
“你被选为了继承人啊,要不是那魂石作怪,怎么会有这种烦心事?”
梦梦一想到这个就头痛。如果不是继承人,可能它心里会好受得多。
“梦梦,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曾经的主人叫凤初一,然后他也是被魂石选中才成为凤家继承人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梦梦哼了哼,“你就这么不会察言观色吗?我看起来很想要谈凤初一?他以前可是抛下我就跑了,我想要算账都没有办法。你就不能不往人的伤口上撒盐?”
它跟着凤初一学了很多古老的表达用法,所以和凤殊聊天时可以做到信手拈来。
凤殊也很喜欢和它对话,因为和它对话往往会有一种熟悉感,尽管不完全像她原来时代的那种对话方式,但内容上却大体上还是差不远的。和星际时代的人聊天却总是隔了一层,哪怕她现在已经算是融入了这个时代,可终究还是会想念从前,尤其是这些都是刻入了骨子里的习惯。
“你又在想从前了?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神游天外。能不能学一下表情管理?总是这么放松,将来你回到内域,别人单是看你的表情就能够猜测到很多东西。”
梦梦很是嫌弃。凤初一一开始也是很难做好表情管理,还是经过了好几年的特训,才总算是做到毫无纰漏。但即便如此,训练的时候也很是吃了一番苦头。
“将来能够见到我的人不会没有丝毫过滤的,能够单靠表情就猜到我心里所思所想的人,肯定有着很深的城府,我轻易不会是对手。哪怕现在快马加鞭地训练,没有经过实战演练的话,终究是差了一层。
崇舒哥都很容易看出我的表情真正含义来,你觉得比崇舒哥更加老成狡猾的那些长辈会不知道?只要坐上了某个位子,很多事情上都必须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一点你作为兽族可能不清楚,但我是人类,可是看多了这些戏码。
放心,哪怕现在不是拿手好戏,用不了几年,也可以运用娴熟的,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
“我有后腿让你拖?我才不管你这个。反正我也管不了。”
梦梦心想从前在凤初一身边时,它只要一露面,那些家伙基本上都会揣摩它的表情和话语,来直接获取情报,因为它不擅长应对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头大如斗。如果不是后来实力高了,轻易没有人看得到它,也没有人是它的对手,它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放心,不会让你去面对这些烦心事的。我们两个都不怎么会应对这种事情,但君四应该还不错的。他脾气臭,让他出面去得罪人很简单。大不了,就让凤山这个狡猾的家伙去撑场面,我看他嘴皮子工夫也很利索。”
“谢谢夸奖。少主真是有识人之明。”
一说曹操曹操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