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k6z人氣連載小說 墨唐 起點-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葡萄乾熱推-xwqf4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解决了墨家子这个‘内患’之后,整个整个中军大帐立即恢复一片和谐,现在他们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不,应该说,墨家子这支乌鸦更黑,要论实际价值,墨家子获取的利益甚至比侯君集贪的还多。
侯君集环视四周朗声道:“此次召集诸位只有一个议题,那就是西征之战已经结束,是时候向朝廷报捷了。”
“报捷!”
众将不由露出喜色,如今高昌已经全境陷落,西突厥更是远遁千里,唐军此行西征的战略全部达成,而且是大获全胜,这可是天大的捷报。
而且相信这份捷报定然会让朝堂满意,诸将皆可以论功行赏。
薛万钧率先点头支持道:“我等已经远离大唐数千里,来往通信不畅,恐怕朝堂早已经焦急如焚,我等的捷报传出,定然让陛下安心,朝堂诸公安心。”
“不错,如今高昌已定,至于如何处置高昌和麴智盛,还需朝堂诸公定夺,我等着写大老粗只管听令即可。”牛进达粗鲁道,其他诸将纷纷点头,他们只管行军打仗,接下来如何处置高昌那就要看朝堂的决议了。
侯君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本将军就向朝堂发送捷报。”
很快,在众将众目睽睽之下,一份详细的捷报就已经写成了,侯君集毫不吝啬的将诸位将领的功劳一一列出,当然最浓墨淡彩的则是墨家子率领的火器监,毕竟一击破城这等功绩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随着报捷文书快马发出,众将纷纷散去,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稳定高昌的局势,等待朝廷的下一步命令。
而墨家子更没有闲着,散会之后,直接带领张木前往高昌城的棉花作坊和葡萄酒作坊,进行全面接管。
得到这个消息的众将不由露出会心一笑,众所周知,张木乃是墨家子带入火器监的工匠,精通各种墨技,一旦张木出马,这两个高昌赖以成名的墨技,对墨家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秘密。
“这就是白叠子?果然不错!”高昌白叠子作坊之中,墨顿拿起一件精美的白叠子,赞不绝口道。
“回墨侯!此白叠子织造技术乃是高昌王从天竺引进,能够墨侯的一句不错评价小人的荣幸。”一旁的棉花作坊管事激动道。
按理说作为攻破高昌城的罪魁祸首,高昌百姓应该对墨家子咬牙切齿才对,然而高昌的工界却态度难明,墨家子可是他们口中的传奇人物,乃是工界的领袖,哪怕在高昌依旧是大名鼎鼎,种种事迹广为流传。
尤其是这一次,墨家子更是用火药展现了工匠的强大,一下子就征服了高昌的工界。
“此法和大唐纺织技术大有差异,引进大唐之后,相互印证定然有所精进。”墨顿点头道。
一旁的棉花作坊管事心中一动,眼中露出渴求道:“还请墨侯开恩,不知小人能否跟随墨侯前往大唐。”
“你也想去大唐?”墨顿不由讶然道。
这一次他主要带走的乃是铁匠木匠之类的,至于棉花作坊,墨家子主要是学习技术和采集优良的棉种,并未要求带走这些棉花作坊的人,而且大唐也根本不缺这类人,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主动要求去大唐。
作坊管事点头道:“那是自然,大唐可是中原之地,天下最富裕的地方,谁不想去。”、
周围一众棉纺工匠纷纷点头,不由露出向往的神色,虽然说高昌要比周围国度富裕的多,但是处于最底层的工匠依旧过得很苦。
墨顿这才恍然,现在的大唐要比后世美国的国际地位还要高的多,自然成为人人向往的地方,更别说,他们这一次跟随的可是赫赫有名的墨家子。
“可是如今墨家村已经不涉及棉纺生意。”墨顿为难道。
一众棉纺工匠不由露出失望的神色,这可是他们摆脱命运的最佳机会,西域战乱不断,哪有中原之地安定。
“不过,在西北之地却有一个马家村从事棉纺生意,如果尔等愿意墨某可以将尔等安置在那里,墨某可以保证尔等衣食无忧。”墨顿心中一动,想到了自己无意中布置的闲棋。
马家村刚刚兴起,恐怕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而高昌这些熟练技术的棉纺工匠恐怕正是马家村急需的人才。
“只要能够进驻大唐即可,我等也不敢奢望进驻长安之地。”棉花作坊的管事欣喜道,只要能够进入大唐,他们就已经满足了,更别说还有墨家子亲自安排的工作。
让人意外的是,本不应该带走的棉花作坊的工匠争相想要进入大唐,而墨家子指名带回大唐的葡萄酒工匠却极为抵抗去大唐,甚至破坏秘技,以至于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当墨顿赶到葡萄酒作坊的时候,看到了僵持的两方。
“少爷恕罪,张木让少爷失望了。”张木上前连连赔罪道。
“怎么回事?”墨顿皱眉道。
张木只得苦笑将原委讲了一遍,他一开始到葡萄酒作坊酿酒去秘方一众酿酒师极不配合,甚至破坏酿酒工艺。
他虽然墨技造诣颇深,也只将酿葡萄酒秘技掌握八成,还有一两道绝密的工艺被酿酒师私藏。
而且一众酿酒师更是不愿意前去大唐,懂得秘技是一回事,能不能酿出葡萄酒却是另外一回事,必须需要经验丰富的酿酒师方可有可能酿制成功葡萄美酒,再加上张木并非武职,心慈手软,这才造成如此大的风波。
“我等可以为墨侯酿制葡萄酒,然而酿酒作坊必须留在高昌,我等绝对不能去大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酿酒师坚定道,哪怕是面对赫赫有名的墨家子,他也依旧坚持。
墨顿盯着面前的老酿酒师,顿时明白此人就是葡萄酒作坊的主心骨,不由皱眉道:“墨某承认高昌葡萄酒有独到之处,然而从高昌运到大唐路途遥远,更是唯有长安洛阳这等富裕之地才有销路,其运输成本就是酿造成本的十倍有余,一旦将葡萄酒作坊迁往大唐,方可降低价格,打通大唐市场,那才是葡萄酒未来的辉煌之路。”
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成本就是运输成本,高昌距离大唐太远了,葡萄才多少钱,一下子七千里的路程才是葡萄酒的最大成本。
老酿酒师不由苦笑道:“墨侯不愧是有点石成金之名,一语点破高昌葡萄酒的弱点,老朽也相信葡萄酒在墨家子的手中定然发扬光大,如果不是老夫舍不得那些果农,定然会义无反顾的追随墨侯。”
“果农?”墨顿不由讶然,这才明白老酿酒师的拒绝去大唐的原因。
老酿酒师点头道:“不错,高昌气候独特,盛产葡萄,然而单单高昌又能消耗多少葡萄呢?再说葡萄也不能当饭吃。无奈之下,高昌这才将葡萄酿制成葡萄酒,换取钱财和粮食,一旦我等离去,葡萄酒坊关闭,那些果农将会损失惨重,再无生计,还请墨侯海涵,兼爱高昌百姓。”
老酿酒师显然有些学识,竟然连墨家的兼爱理念也搬了出来。
墨顿闻言不由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如果墨某再给葡萄果农找一份生计,挣得甚至要比酿制葡萄酒还要多,那老丈是不是可以放心前往大唐了。
“挣得比酿制葡萄酒还多。”老酿酒师不由一愣。
墨顿起身抹了把汗水,眼下不过是刚入夏季,高昌就已经酷热难耐,一阵阵热浪袭来,让墨顿不由想起后世一个著名的美食,一个只有全国只有这个盆地才能出产的特有美食——葡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