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墨桑討論-第175章 小報很要緊閲讀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隔天的朝报和晚报,还没到午时就卖光了。
刘婆子脚底生风,一路小跑找到李桑柔,问是不是再多送点儿小报过来,统共才一千份,现在连半天都不够卖了。
李桑柔让她别着急,先这么卖一阵子再说,这会儿,少比多好。
刘婆子没怎么想通少怎么会比多好,不过,大当家的既然说了,那肯定是少比多好,她刚做这个掌柜,要学的东西,多得很呢。
不过刘婆子很快就顾不上多想小报太少了这件事,从这一天起,往外寄信的开始有了,还不少。
寄信的小厮长随,一个个躲躲闪闪的进来,要是铺子里有人,指定转身就走,原本在铺子里的,也要吓一跳。
进来的,把信交给她,钱都是准备的正正好的,一把递过来,几乎都要点着信嘱咐一句:收好,别露在外面。
这些信,绝大部分是寄往建乐城的。
刘婆子也是个明白人,她这顺风速递,可是大齐国的邮驿,只通大齐,可不通南梁。这会儿来寄信,这信,那可寄不到南梁去。
毕竟,半个月前还是南梁子民,是南梁的士子,这会儿往大齐国寄信……
这事儿,不能细想不是。
这样的事儿,要谨慎更要仔细了再仔细,不宜让人知道,也是人之常情么。
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卖小报收寄信,偶尔收寄几件货物,帮着选盒子包好扎好。
斗战苍天 梦里寒烟
晚上回到家里,关着门盘帐点钱。
卖一份小报,拿到刘婆子手里,也就一个大钱,可架不住卖得多,一个半天,一千钱到手,卖了两天,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一遍遍数着钱,笑的合不拢嘴。
……………………
能看到朝报晚报的时候,每天朝报晚报一送到,李桑柔都要细细翻看一遍。
刚进了十一月,朝报上最显眼的地方,印了杜相的一份折子。
折子朴实简单,是建议朝廷将明年整个荆州的秋闱,放到建乐城考试,“以免荆州诸士子受战事连累”。
至于验明身份的联保,那都是小事,由地方代为查验,或是等考中后再行查验也不晚,若有虚报,加重处罚就是了。
李桑柔仔细看过一遍,哈哈笑起来。
“啥好事儿?”黑马急忙丢下手里的活,几步窜过来,伸头去看。
大常也伸头过来。
最强客卿
“那个皇上,准备把整个荆州的士子,哄到建乐城去了。”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将朝报递给大常。
“哈哈哈哈!”黑马立刻放声大笑,“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黑马哈哈笑着,凑到大常身边,伸头看了看,实在忍不住,看着李桑柔问道:“老大,怎么哄?这啥意思?”
“把荆州明年的秋闱,挪到建乐城去考。”李桑柔笑个不停。
“啊?哈哈哈!”黑马再跟着笑过一阵,接着问,“挪到建乐城怎么了?秋闱不都在建乐城?咱们在江都城的时候,可没听说过什么闱,从来没有过。”
“秋闱都在地方,一路集中在一个地方,比如这荆州,原本年年秋闱,都是在鄂州考试。
明年挪到建乐城,”李桑柔再笑起来,“以往在鄂州,这秋闱谁来考了,谁没来考,大家可都看着呢。
要是挪到建乐城,那谁去考了,谁没去,可就只有去考的人,或是在建乐城的人才能知道了,这里头的文章。”李桑柔啧啧有声。
“要是考过,落了榜,他自己不说,差不多就是没人知道他考过了。秋闱可不好考,十有八九是要落榜的。”李桑柔解释的很仔细。
这种鸡贼事儿,那位皇帝做起来简直太得心应手了。
“哈哈哈哈哈!”黑马放声大笑。
“得挺多人去考?”大常看着李桑柔,问了句。
“不知道。”李桑柔摇头,“瞎子说过,文人风骨这东西,是玄学。
齐梁之间,是兄弟之争,不是非我族类,这是肯定的,那些文人怎么看这场争斗,每个人要拿出什么风骨,会有个什么风气,很难说。
文人之间,又最爱互相瞧不起。
咱们不管这个。
大常替我写封信给王壮,让他去找花边晚报的林掌柜,找个文笔清楚,条理清楚的写文先生,把从鄂州,经平靖关到建乐城,总共行程多少里,一路骑马快走,要多少天,慢慢走要多少天,一路上怎么走,哪一段子能过车,哪些不能过,哪一段不好走比较险,一路上经过什么镇什么村,哪儿能住宿,哪儿能吃饭,哪家小店公道实在,饭菜好吃。
总之,就是从鄂州到建乐城这一路上的事儿,越详细越好,越仔细越好,写一份路书,附在晚报后面,这份路书,只发卖鄂州城,还有建乐城两处。让他们越快越好。”
大常应了,进屋拿了笔砚出来写信。
“老大这是,给他们指路?”黑马这回总算是真明白了。
“嗯,从前他们都是顺江而下。
现在沿江肯定不行了,只能走平靖关。
平靖关这条路很不好走,又很远,认路的人又极少,给他们行点儿方便。”李桑柔笑眯眯道。
“还有,”李桑柔看向大常,“再写一封信,给林掌柜,让他去找一趟朝报的董掌柜,把从今年元旦起,朝报和晚报每一天的要紧文章,特别是跟秋闱春闱相关的,文章题目,谁写的,列个目录,按月区分,印上两千份,发到鄂州来。”
大常看向李桑柔。
“顺便赚点儿钱。”李桑柔迎着大常的目光,笑眯眯道。
……………………
这份印着伍相折子的朝报,卖的飞快。
略晚一晚,没能买到朝报的小厮长随,拧着眉问刘婆子:怎么就不能多印几份?以及,明天的朝报晚报,能不能今天就订下,先给钱也行!
刘婆子照李桑柔的吩咐,赶紧搬出小报订阅业务。
不过,这个订,只能订从明天到今年底,以及明年一整年的,不零订,也不今天卖明天。
明天要买,请早来!
一群小厮长随回去禀告了,九成五没再回来。
这一订一年,是得谨慎再谨慎的事儿。
倒不是因为贵,也没几个钱,要谨慎的,是这会儿两国交兵。
今天是北齐占了鄂州,谁知道明天南梁会不会打回来。
要是南梁打回来,万一知道他们订了北齐全年的朝报晚报,这事儿说起来,论个通敌什么的,可不是不能论。
就是不论上通敌的罪名,也是个大污点,一两辈子都抹不掉。
三无神医 二十四桥明月夜
还是早点儿去买吧,这个时候,越谨慎越好。
到隔天,鄂州派送铺这五百份朝报,五百份晚报一个时辰不到,就抢空了,再过一天,派送铺还没开门,门口已经挤了一堆的人了。
刘婆子有点儿明白她家大当家的意思了,不管外头排多少人,都笃笃定定的卖她那一千份小报。问起来,只说有年订,也不怎么推,一幅就是紧俏没办法的模样。
没两天,连着两天买不到的人家,就有管事儿偷偷摸摸顺脚儿拐了进来,和刘婆子再三确认了,一订一年这事儿,就是你知我知,真要是南梁再什么什么,刘婆子保证先把订单一把火烧干净。
得了保证,管事们放下钱,订下了今年和明年的朝报和晚报。
伍相那份折子之后,也就三四天,朝报上最显眼的地方,印了一份告身:探花潘定江,出任鄂州府知府,兼荆州学政。
接着是一份潘定江的履历,祖父是谁,父亲是谁,两兄一弟如何,妻子如何,哪一年的探花,领过哪些差使,如何如何,极其详细。
当天的晚报上,整整两面一页,都是关于新任鄂州知府潘定江,以及潘家的八卦,特别是他媳妇儿钱氏,那可是个厉害人儿。
一幅花边晚报惯有的八卦腔调,这样那样,如何如何,文后,不厌其烦的罗列了哪一天的晚报上有关于潘定江,那位不得了的钱三奶奶,以及潘家的什么文章。
这一天的小报,也就两刻钟不到,一抢而空。
当天下午,陆陆续续上门订从明天起,到明年全年的朝报晚报的,一下子多了起来。
到傍晚,关了铺门,刘婆子和周姐儿回到家,顺路让邻街的食店送一钵炖羊肉,两份炒菜,一份浓粥,两个人回到家,先盘今天订了多少份朝报,多少份晚报。
“婶儿,这年订的小报,按月派钱的?”周姐儿数好钱,拿笔记好,再算一遍,有点儿不敢相信的看着刘婆子。
“按月!月底结钱。现卖的报,一份一个大钱,年订的报,一份两个大钱,不过这两个大钱里头,有派送上门的钱。
可这会儿,各家都不让送上门,都说来取,这钱可就省下了。”
刘婆子顿了顿,想了想道:“这事儿,明天我得去跟大当家的说一声,这会儿不用派送,这派送的钱,咱们不好不声不响就拿着了。”
“嗯嗯!”周姐儿连连点头,“我跟婶儿想的一样。
婶儿,咱先不算这派送钱,就还是一份报一个大钱,到现在,咱们已经订了二百零七份了,一份儿一个月三十个大钱,光这订报,咱一个月就有六千多钱了!月月拿!”
“明天吃了中午饭,你看着铺子,我去寺里上柱香,佛菩萨保佑,让咱们遇到了大当家。”刘婆子爱怜无比的摸了摸那本订小报的小册子。
周姐儿抱着小石头,撩起衣服给他喂着奶,看着刘婆子,犹豫道:“婶儿,有个事儿。”
“啥事儿?”刘婆子刚问了句,院门外,食店的伙计扬声叫道,她们要的饭菜到了。
刘婆子小跑出去,接了饭菜进来,先盛了碗浓白的羊肉汤,递给周姐儿。
“累了一天了,先喝碗汤,别把奶水累没了。”
“哪有重活,不累。”周姐儿接过汤。
“啥事儿啊?”刘婆子盛了粥,吃了块羊肉,看着周姐儿问道。
“今天午后,你往城外对帐的时候,他来了。”周姐儿垂着眼。
“谁?噢!”刘婆子脱口问了句,随即醒悟,立刻关切道:“来干啥?说了啥?”
“说要抱小石头出去玩玩,还说他娘还没见过小石头什么的,我没让他抱,小石头姓王。”周姐儿看着拱在她怀里吃奶的儿子。
万事如意
“他是你的儿子,你一个人的,别的,你都别管!”刘婆子抬手拍了拍小石头。
“嗯,他说想娶我。”周姐儿一句话说出来,浑身轻松。
“那天,大当家的不是说了,你想嫁就嫁,你咋想的?”刘婆子看着周姐儿。
“从他走,我就想,”周姐儿顿了顿,“不是从他走,是自从那天,大当家的跟我说了那些话,回来我就想,要是我能嫁给他了……
婶儿,一想到我能痛痛快快的嫁给他了,我就觉得特别委屈,就觉得他对不住我。
邪临天下
当初,娘把我卖了,二百两银子,他家砸锅卖钱也拿不出,我不怪他。
后头我怀上了,递话给他,他隔天就出远门儿,我也不怪他。
王家咱惹不起,他也惹不起。
再说,那事儿,是我的错,是他的错,让王家知道,肯定打死他。
再后来,王家把我赶出来,在王家后巷里,我刚生了石头,抱着石头,坐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一圈儿看热闹的,我看到他了,他看到我看到他,就往后躲。
后来,要不是婶子听说,找个车把我拉回来,我和石头早就死在那条后巷里了。
从前好些年,我一心一意,就想着嫁给他。
可现在,一想到嫁给他,我就觉得委屈,特别委屈。”
“大当家的不是说了,你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
妮儿啊,这话,你说到这里了,我就多说一句。
宋家那孩子,我就没瞧上过,生的好是好,可是没肩膀没担当,撑不了家。
就算成了家,真有什么事儿,他指定拍拍屁股自己一溜烟跑的没影儿,留下媳妇孩子,生死由命,要是能熬过去,日子好过了,他就回来了。
这种男人,有事的时候指不上,享福的时候他坐最上头。”刘婆子说着,啐了一口。
“婶儿,我有你,还有石头,一时半会的,我不想嫁人了。”周姐儿低低嗯了一声,看着刘婆子道。
“不嫁就不嫁,婶儿大半辈子都是一个人,过得挺好!”刘婆子拍了拍周姐儿,“以后真要是遇到好的,真心疼你,人品好有担当,是个男人,看准了是个好的,也别拘着一定不嫁。”
“嗯。”周姐儿低头看着吃饱了,开始哼哼叽叽咬手的小石头,低头亲了一口,将儿子放到床上,坐回去吃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