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笔趣-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一座山!展示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萧如是的评价,是正确的。
李北牧所拥有的权力,的确是亘古永存的。
他并没有任何竞争压力。
他在古堡内,是拥有绝对权威的。
而任何人,也不可能从他手中掠夺走他的黑暗势力。
更甚至,李牧北是一个就连老妈萧如是,都很难打败的强者。
这也正符合了萧如是李北牧的评价:他的权力,是亘古永恒的。
“当年为什么要建立古堡新势力?”楚云看了一眼残垣断壁。颇有些唏嘘地说道。“明明都是一群含金量十足的大少。就连我爸,也拥有难以想象的前途。为什么会在海外建立这么一个存在?”
以楚云对古堡众多核心成员的了解。
他们即便不创建所谓的古堡,在华夏,乃至于在京城脚下。都有着极其光明的未来。
为什么呢?
创建古堡,真的只是一腔热血吗?
楚云不太明白。
“年轻人,总是朝气蓬勃的。总想打破常规,做一些让人刮目相看的事儿。”萧如是说道。“创建古堡,就是这个目的。”
八十年代中期的华夏,不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国际地位,都不高。
民众的生活水平,也远不是现在所能比拟的。
一群有志之士,想通过在海外打造势力。来为祖国做贡献。而他们,似乎也有这样的能力。
可人心总是自私的。
也没人可以从一而终地坚守自己的理念。
时间一长,内斗就出现了。
实力越大,矛盾也就会越大。
直至到后期,古堡俨然成了争权夺利的场所。
简直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到最后。”萧如是眯眼说道。“就连红墙,连长老会,都主动切断了与古堡的一切联系。”
“为什么?”楚云问道。
“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怕古堡成为一个黑暗的存在。从而影响了红墙的声誉。当时的红墙,做任何事儿都是极其谨慎的。并不像现在,经得起一定的风浪。”萧如是抿唇说道。
“人心不古。”楚云言简意赅地评价道。“人似乎只有在贫穷,在没有太多攀比的时候,才能坚持真我。”
“贪得无厌。”萧如是用更锋利的点评总结道。“得到了,就想拥有更多。哪怕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也未必会满足。”
“这么一看,我和那些老家伙比,心态反而更好。也更容易知足。”楚云微笑道。
“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曾拥有。”萧如是反问道。“你能告诉你,你拥有了什么吗?你是拥有了全世界,还是拥有了无上的权力?”
“你不曾拥有,就没有资格去点评已经拥有的人。”萧如是说道。“真等到那一天,你未必会比李北牧他们做的更好。”
面对老妈的严厉反击。
楚云没有反驳什么。
他相信老妈说的是人性的真谛。
也从来不敢高估自己的人性。
“当年在古堡领袖的人选上。李北牧和你父亲,是呼声最高的。”萧如是说道。
“为什么父亲没有成为领袖?”楚云问道。
“他自己不愿意。”萧如是说道。“他说李北牧的年龄更大。也更适合成为领袖。”
因为年龄?
楚云忍俊不禁。
父亲的理由,找的还真是不太恰当,也充满了羞耻感。
至少对李北牧来说,是有羞耻感的。
摇摇头。楚云继而说道:“所以李北牧对父亲一直以来,都是报以成见的?”
尤其是在成为领袖之后,对父亲的意见应该不小吧?
“也谈不上成见。”萧如是微微摇头。“但自此之后,你父亲就在古堡内被边缘化了。并逐渐失去了在古堡内的地位。”
茅山之捉鬼高手
“看来这一切,都是李北牧刻意为之。”楚云皱眉道。
“那段时间,我陪你父亲环游世界。过的也还算轻松。”萧如是说道。“直至有一天我们重回古堡,便发生了至今都成谜的杀局。”
楚云闻言,神情凝重地说道:“看来,李北牧布局已久?”
“或许吧。”萧如是说道。“我对古堡的事儿,远没有你父亲那么关心。只是因为他在,所以我才会多少了解一些。”
“那您呢?”楚云问道。“为什么在父亲发生那件事之后,您也跟着消失了?这是您自己的决定?”
“一半算是我自己的授意。另一半,是你爷爷的意思。”萧如是说道。
“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安排?”楚云皱眉问道。“我已经没老爸了。为什么还让我失去老妈?”
“他要把你打造成能成大器的楚家后代。”萧如是说道。“我在。他说不合适。甚至会影响你的成长。”
在这个论点上,萧如是是认可的。
至少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一直陪伴在楚云的身边。如今的楚云,不太可能是现如今这样的性情。他或许会更疯狂,也更狂妄。
母子二人站在古堡前聊了许久。
聊的东西也很多,很杂。
聊到最后。楚云忽然开口问道:“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这或许是您给我的信号,或许是我自己的理解。”
“什么预感?”萧如是问道。
“父亲变了。”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吗?”
萧如是闻言,神色凝重地说道:“该回去了。”
楚云愣了愣,也没有反驳。
母子二人乘船离开海岛。
只是在离开前。楚云忍不住再一次目睹了古堡的全貌。
这里,是老爸老妈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
但现在,这一切秘密,都将会由自己来开启。
他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最大的不幸。
吐出口浊气。
楚云默不作声地回到庄园。
当夜。一家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萧如是没有尊重楚云勤俭的吃饭习惯。安排了满满一大桌的美食。
就连英雄,也吃了些本不是她年龄应该吃的东西。
这顿晚餐,是丰盛的,一家人也吃的十分开心。
明天一早,他们将离开这与世隔绝的庄园,回到自己的家。
下次再来,就不知是猴年马月了。
离开庄园的时候,英雄很贴心地和萧如是拥抱了一下。小嘴儿十分甜:“奶奶,爱你。”
萧如是很淡定,只是摸了摸英雄的小脑袋:“有空来玩。”
“好的。”英雄点头。
“您照顾好自己。”楚云很客气地说道。
“我比任何人都会照顾自己。”萧如是口吻平淡地说道。“去吧。”
一家人乘船离开。
情绪颇有些低沉。
豪华游艇,是萧如是安排的。
坐在船内,简直如履平地,没有丝毫的颠簸感。
“婆婆和你聊了些什么?”在安抚了英雄之后,苏明月来到了楚云的身边。
爱妻入瓮
她看出楚云的情绪有些异样。
第一女魔修 酒白色
作为妻子,她应该询问一下,关心一下。
“你真想知道吗?”楚云吐出口浊气,神情十分的复杂。
苏明月点头说道:“除非你不想说。”
“我爸也许还活着。”楚云抿唇说道。“老妈对此,并没有反驳。”
苏明月闻言,神情之中略显宽慰地说道:“这对你而言,必然是极大的好事。”
“但你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楚云好奇问道。
“我一直都觉得,像你父亲那样的传奇人物。不会轻易的离开。”苏明月说道。“但我没有任何证据。也不敢胡乱开口。”
楚云深深看了苏明月一眼:“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嗯。”苏明月点头。
“看来你比我更了解我的父母。”楚云叹了口气。“在上次开棺验尸之后,其实我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
“如果你父亲真的还活着。”苏明月忽然话锋一转。“那你就连开棺验尸,都没能证明他还活着。我唯一能想到的哇答案,就是他不想让你知道他还活着。”
这番话。更是凌厉而残酷。
却是不可逃避的现实。
“你说的对。”楚云点头,神情凝重道。“棺材里的东西作假。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做到。一个,是我爷爷。另外一个。就是我父亲。”
“不管如何,公公还活着,比什么都好。”苏明月宽慰道。“不论他是否愿意见你,愿意让你知道他还活着。”
“我妈说。父亲或许是我这辈子都跨不过去的一座山。”楚云抿唇说道。“而且,他应该不再是当年的父亲,他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对你来说。重要吗?”苏明月反问道。“你并不知道当年的父亲,是什么样子。”
楚云闻言,忍不住笑道:“的确。”
说罢。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不管如何。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活着,比什么都好。”
苏明月帮楚云续水。表情却是说不出的平静。
但眉宇间,却不着痕迹地闪过了一抹忧虑之色。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公公还活着,甚至有可能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儿。
隐藏自己的死亡那么久。
会是为了什么呢?
又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呢?
仅仅是为了隐藏而隐藏?
而且,或许就连婆婆,也是多少年后才知道公公还在世。
连婆婆都瞒着。
连婆婆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这背后,又隐藏了什么?
苏明月深呼吸,轻轻握住楚云粗糙的大手。
他的未来。或许会极其的艰难险阻。
会出现难以想象的灾难。
而苏明月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陪伴他。不论是荣华富贵,又或者浪迹天涯,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也不会因此而出现任何的内心不平。
“在你的想象中。我父亲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楚云忽然问道。
“一座山。”苏明月言简意赅道。“一座需要仰视的,巍峨的大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