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三十六章 瑟諾斯提亞人的說話藝術 (w字大章!)相伴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投降。
听上去,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即便是之前颇为狼狈,又是喊求援,又是喊救命的支点,却也在愣了一会后,回绝了苏昼的这个提议。
【我不会投降的】
他如此说道,语气比起之前的‘杀了我!’这种话,更加坚决:【不知名的尊主,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我不会投降】
如此说着,苏昼能感应到,支点将自己的视线转移至一旁的瑟诺斯提亚尊主上。
熵影此刻,严肃地传达着清晰的信息:【我不介意被杀死——尤其是不介意被瑟诺斯提亚人杀死】
听见这句话,诸位尊主并无什么表态,但能看出,有几位尊主作出了近乎于微微点头的动作。
而支点的信息仍在继续:【虽然,我又狼狈又求援,直到现在也在挣扎。确实,我非常不想死,但是我不会投降】
【你们可以杀了我,吃了我,同化我,得到我的一切】
【唯独投降,绝无可能】
支点的话语斩钉截铁。
苏昼眉头微抬,若有所思。
就在刚才,他忽然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熵影天尊,本质上是一种有着思想的‘神通’。
熵影之间的互相争斗,本来就是互相吞噬,他们的死亡,也并非像是人类那样,有一个切实的标准,譬如说肉体被毁灭,灵魂被摧毁。
他们的死,就是自己的思想被篡改成别的。
对于熵影而言,没有表面投降这种事情,他们没办法伪装的那么像,就像是‘五色神光’没办法伪装成‘两仪微尘’。
而真心的投降,大概可以类比成自杀吧。
毕竟思维的斗争,就和网络上的论战那样,投降了就全输了,败者会被胜利者完全支配,死撑着不认输被人打脸或许会比较丢人,但只要精神阿Q却能保持些许自我。
虽然例子可能有点离谱,但苏昼能看出来这点。
那就是熵影的‘决心’。
所以,此刻,青年收起了轻松开玩笑的心态。
像科比一样打篮球
灭度之刃上的灵光,更加清晰明亮。
“所以你能接受死,对吗。”
他如此问:“不仅仅如此,哪怕你们的帷幕界再也得不到其他世界的灵力,最终热寂也是如此?”
【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一定会反抗】
支点被苏昼用灭度之刃抵住,只要苏昼用力,蕴含着大神通的道兵就会将其神智暂时打散,然后一点点磨灭。
但他还是与苏昼对视,认真回答:【输了,死了,都不能接受——但是这不以我的意志转移,我打不过你,所以现在要被杀,我真的很不想死】
【但是,我不想死,又能怎么样?你比我强,你要杀我,我就一定会死,我不想这件事毫无意义】
【但是投降就不一样】
熵影的身躯,宛如结晶的雪花一样,析出一条条纹路,仿佛是在笑。
【只要我不想投降,我可以不投降】
苏昼认真地端详着现在的支点。
诚恳的说,支点的实力并不差,一对一的话,苏昼自己要打肯定会先吃瘪一阵。
虽然大几率最后是他赢,但是支点背后也有队友,未必能真的那么顺利的打到结束,很大可能是不了了之,被围攻的苏昼战略性转移。
而背后那些瑟诺斯提亚尊主的反应,也证明支点是个老熟人,足以和祂们这些老牌尊主相提并论。
如果没有祂们的相助,苏昼也不可能速胜对方。
每一位尊主,都有着自己的实力和坚持,而每一个种族和文明,都有他们所坚信的正确。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求同存异】
所以在沉默了一会后,苏昼淡淡道:“真的不投降?”
“即便是毫无意义的死?”
【怎么会毫无意义……能够存在,就是最大的奇迹,能够思考,就是最好的意义】
支点感应到了危机,那是死亡的可能。
如此一来,他反而轻松了不少:【是瑟诺斯提亚人打破了我们宇宙的隔阂,摧毁了我们的家园,当然,我们的反击也摧毁了他们的母星,而最后虚空魔物肆虐,以及银河之星的封印都是结果,我们和瑟诺斯提亚人人谁也不欠谁】
【所以不仅仅是我】
【我们绝对不会投降】
如此说着,支点收缩了自己的熵影之躯。
他等待‘死亡’的到来。
“很好。”
反叛 的 大 魔王
但是,支点却没想到,苏昼收回了刀:“原本还在想你们是不是被扭曲的黄昏眷属——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们大几率只是被虚无教团骗了。”
将灭度之刃送回个人空间,青年双手负在身后,他微笑着注视着眼前茫然的异族尊主,轻声重复道:“能够存在,就是最大的奇迹,能够思考,就是最好的意义……”
“说的好啊,熵影!你们真的非常有趣,我不想杀你了。”
——啥玩意啊?
顿时,他有些懵,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这么硬气以求速死了,结果对方还不一刀痛快杀了自己。
不杀了他,他就不能尝试重生回自己有着备份的帷幕界了啊!
至于倘若苏昼有后手,他无法重生的话……那反正他也死了,不知道了,有啥好害怕的!
然后,接下来,熵影便听见了苏昼的声音。
“我不需要你的投降了。”苏昼甚至转过身,背对熵影,即便对于天尊而言,这种动作不影响任何战斗节奏,但能做出这种行动本身,就意味着极大的善意。
他淡淡道:“现在。你有另外一个选择。”
“支点,你是否同意,在符合两界基本利益的情况下,让我们中止双边敌对行为,和谐共存,并以我方为主,帮助我方针对虚无教团的行为进行全面打击,且尝试进行一部分非单方倾销贸易,形成两界利益交互循环,构筑最基础的建设形伙伴关系?”
【……?】
听了这么一段话,支点愣住了。
不是因为内容,而是没有听懂。
苏昼察觉到这点后,便微微摇头:“我的意思是说,你是否愿意在以我为首的情况下,打爆虚无教团,并且中止双方的敌对行为,尝试和平交涉,互通有无,展开最基础的公平贸易,最后在这种谨慎的互利互惠中,构筑起全新的文明关系?”
【这……】
这次听懂了的支点,顿时浑身躯体一荡漾。
虽然听上去,结果和之前要求他投降时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完全可以接受了呢?!
支点瞬间陷入了苦恼。
而且,打爆虚无教团……
这听起来好爽啊!
甚至就连瑟诺斯提亚尊主团都感应到了支点的动摇,祂们纷纷奇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明明完全一样的内容,一样的要求,支点这家伙就想要同意了?】
【当初我们在战争末期,也是这么和他们说的啊,为什么那个时候黯影就完全不同意?】
“咦?”
此刻,等待支点回答的苏昼也在灵魂空间奇道:“你们当初说什么了啊?原话怎么说的?”
而一位由永凝之冰组成的尊主酝酿了一会,这位看上去像是一个超级大号雪花结晶的Ω级强者在灵魂空间中摆出了一个威严的表情,然后道:【呔!】
这一声‘呔’就直接让苏昼皱紧眉头,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够了,已经不用继续了!我已经知道你们接下来要说什么惹!
虽然心中如此想到,有了些许猜测,但是瑟诺斯提亚尊主接下来的话,还是让青年感到更加痛苦。
因为那位尊主一身正气道:【彼界异端!现在给你们一个和平的选择!】
【奉我等瑟诺斯提亚文明为尊主,随我等一同诛杀虚无教团,并开放边界贸易!】
【只要尔等原地奉上贡金,我等会给予尔等更胜一筹的回赐与恩慈,令我等二族间太平永固!】
【圣哉!赞颂银河之星!】而其他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齐声和声道:【生命之源,创造之始!】
“……哇。”
吐出一口气,苏昼真心实意地感慨了一波,他长叹一声道:“你们这个提议和说话方式……真的很难让人不拒绝。”
“原来意思差不多的事情,真的可以因为一个人的《情商》而发生惊天动地的逆转啊……”
“正常,正常。”
雅拉啧啧了两声,晃了晃脑袋,祂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万军之主和超越的眷属基本都这个模样,向你问个好都觉得祂们在向你发起挑战,问候你的同时还会顺便问候你的家人有没有吃饱,简直爹味十足。”
“这些瑟诺斯提亚人毕竟原生态了一些,只是银河之星衍生的眷族,味道还不够纯。”
苏昼很难想象怎么才能更纯正。
总之,当年瑟诺斯提亚人为什么一直到最后还在和熵影打的原因,大家都明白了。
苏昼很庆幸这些老一代的尊主全部都死了,一部分进了银河之星,活下来的也都去了异世界。
不然的话,现在的新生代瑟诺斯提亚文明,恐怕就不是如今这幅好说话的模样。
当然,除此之外,苏昼其实还是有点奇怪。
“帷幕界……居然会热寂吗?”
他有些古怪地低语:“不应该啊?”
抬起头,苏昼看向不远处宇宙裂隙的方向,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灵气是无尽的负熵,也是一种无限力——除却灵气断绝时期有着热寂的可能,但凡是有着灵气的世界,都绝无可能走向自然的大寂灭。”
“别的不说,就算是现在,我也能观察到,在银河系的‘闪耀区域’中,极端浓郁的灵气,正在进行一轮全新的‘造星运动’——众多恒星凝聚的超高灵力区段,由灵力凝聚而成的全新灵态恒星正在显形,实质化。”
“哪怕是宇宙边缘死寂,被时光磨灭了,在群星的中央,还会有无限的群星诞生。”
这也是为何闪耀区域是昔日众多银河上国的主要势力范围的原因……因为,在这闪耀的星区,能源是几近于无限的。
不依靠闪耀区段的能源,祂们也很难大刀阔斧地在亚空间塑造那么多宇宙奇观。
正因为如此,苏昼才感到困惑。
“为什么帷幕界这么例外,听上去基本没有自然的灵气涌入现象,完全就只是看时不时有几个世界亦或是强大的存在尸骸坠入其中?”
“能够热寂,就证明那个宇宙和外宇宙隔绝,除却灵源不存在其他灵力源头,而灵源本身又是外界而来,倘若将这视作一场意外,那么帷幕界,岂不是从最初就是一片‘空无’?”
这很显然是互相矛盾的。
所以苏昼认为,帷幕界本身,就有着奇异之处。
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宇宙?
苏昼决定打算亲自去看看。
“起来吧,支点,这一次虽然是你们挑起了战争,但是我仍然愿意带来你们和平。”
支点困惑地注视着苏昼朝着宇宙裂隙走去的背影。
他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苏昼的名字,也不知道苏昼的种族。
但是对方的实力,对方气势,对方的一言一行,都全部超乎他的预料,根本无法预测。
和平……瑟诺斯提亚人愿意和平?
虽然熵影因为没有遭遇灵气断绝,所以还有几位活跃的尊主。
但是有着一位尊主镇守的情况下,薄暮星域的确固若金汤,再加上那二十位瑟诺斯提亚尊主烙印随时可以附体自己的同发挥实力,真要比起硬实力,熵影未必能赢。
支点看向那几位Ω级尊主烙印,那些老熟人。
而老熟人们也都看向祂。
【别看我们】祂们说:【现在,掌握银河之星的是苏昼】
【他虽然不是瑟诺斯提亚人,但是做的事情却很符合我们的想法——在恢复真身前,我们相信他的决策,对这个宇宙会更好】
【支点,我族和你族的仇恨,倾尽万年的血也无法洗净……但如若是为了对抗虚无教团的话,即便是这样的仇恨,我们也愿意忍耐】
如此说道,尊主之音在支点耳畔响彻:【不要忘记了,熵影】
【不要忘记,昔日造成我等最大损失的‘虚空魔物袭击’……背后的真相,仍未明了!】
支点沉默了。
虚无教团……他咀嚼着这个词汇。
昔年宇宙裂隙开辟后,熵影和瑟诺斯提亚人的矛盾还未最大化,但是狂暴的虚空魔物袭来,令两族受创极重,而熵影中有一部族和瑟诺斯提亚人中的一支在共同对抗虚空魔物后,居然互相袭击。
双方都指责是对方先动手,而这在危难之时还想着敌对的行为,更进一步地催生了更大的仇恨。
如果说,这一切的背后……
【……反正我也阻止不了,就跟过去看看,看看这个‘苏昼’,究竟能分析出什么!】
沉下心,支点的身躯重凝,他化作一道影流飞驰,跟上了苏昼的步伐。
然后,步入了宇宙裂隙之中,‘帷幕界’内。
……
嗡——
传讯之灵震荡,凄厉破空,在灵力和思想决定一切的亚空间中,更是荡开无尽尘雾,将尘封已久的古老星系都唤醒。
在掀起的灵风席卷下,一缕虹色的星尘飘荡着升起,扩散,它横跨天地星桥,宛如一颗缓缓睁开的眼眸。
灵讯破空,固然迅捷,几乎可以无延迟地在亚空间中传讯,但是耗费的灵能之甚,登仙霸主倾尽全力都未必能用的出,更不用说这等震荡星系的异象,不是尊主,不可能用出。
而且,倘若是真正的强者,甚至可以从这一道传讯之灵中,感应到一丝‘不灭’的韵味,
诸天世界,无垠宇宙,以灵能修行,起点有千百无数种,终点亦是如此,但倘若交给智慧生命来分类,却也终归能总结出那么几大类。
有着强横肉体的,终究会走上永恒不移之路;有着天生聪慧的,大多都会选择性灵永存之道;而天生灵体的,自然也会踏上心神不灭之途。
虽然归类的很简单,原始,但是宇宙本就是这么简单和原始。
但是,能在‘不灭’之道上走的这么远,即便是在整个封印宇宙中找,恐怕也找不到多少——在这个经历了先古和寂静两次灵气断绝的宇宙,已经没有那么强大的纯灵生命了。
所以,或许还有其他可能。
譬如说,异宇宙的文明。
虚无教首感应着这一道传讯之灵中蕴含的信息,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怔。
【地球文明尊主苏昼,携圣物天神刻度抵达薄暮星域,并借瑟诺斯提亚人圣物银河之星为引,唤醒了其中长眠的二十位尊主烙印……】
祂低声重复道,语气除却震撼外,还有一种见到假新闻一般的匪夷所思:【借尊主烙印之力,新晋尊主苏昼力克熵影尊主支点,如今已经说服对方,正在朝着宇宙裂隙背后的‘帷幕界’前进】
每说一段,虚无教首的语气就凝重一分。
而复述到最后,祂就已经完全凝肃然起来。
【瑟诺斯提亚人的尊主烙印?那是怎么被唤醒的?!祂们要是能唤醒,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放任自己的同胞长眠?!】
【祂们又怎么会把银河之星交给苏昼?这不可思议啊!那群死硬的星球之子怎么会把自己的始源之物交给其他种族的人,哪怕那个人拿着天神刻度也不可能啊!】
【最重要的是尊主烙印附体,那个苏昼……那个苏昼都不是瑟诺斯提亚人,他是怎么被附体的?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啊!】
岂止是不解,简直是莫名其妙!
别的不说,那二十位尊主烙印复苏,瑟诺斯提亚人凭空实力暴增一大截,完全超出计划的许可误差范围一百万光年了!
半空中的虹色星尘凝聚成一只巨手,点入那一道传讯之灵中,开始‘翻阅’其中的内容细节。
但越是翻阅,虚无教首越是感觉不可思议。
传讯之灵中的讯息,非常完全,简直就像是旁观了整场支点和苏昼的战斗,但无论是苏昼的实力,还是对方展现出的种种特异之处,都令这位星尘生命感觉到出乎预料。
先不谈一位新晋尊主才没有几个月的家伙,为什么实力就一跃到了可以和老牌Ω级对阵的地步——这点姑且可以算是天赋异灵,毕竟是整个宇宙中第一个突破尊主的新生代生命,有特异之处不奇怪。
但是,但是……
为什么,支点会同意合作?
熵影和瑟诺斯提亚人,不都是死脑筋到了极致,几乎不可能被说服的种族吗?
要祂们投降,比要祂们的命更加难啊!
对于这点,传讯之灵中的发出者也不是很清楚,虚无教首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地猜测。
自然,他们都想不到,苏昼根本没让支点投降。
求同存异嘛……他苏昼又不是瑟诺斯提亚人,和熵影没有生死之仇,而且还确定了‘虚无教团’作为共同靶子,刚刚被虚无教团假消息坑过的支点自然会犹豫。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苏昼很强。
不然的话,也无法唤醒尊主烙印,也无法速胜支点,更没办法令瑟诺斯提亚人也默认他的选择。
【苏昼……】
虚无教首,也注意到了这个真正的关键点,祂重复着这个名字,心中登时升起了怪异混杂着期待的心情。
祂知晓,终焉十面……已经黄昏之茧化了。
那是真正的黄昏眷属所能展现的形态,是可悲,可怜,可恨者,最后拒绝一切,只是选择安眠,选择‘虚无’的形态。
太虚无了。
太可悲了。
实在是……无法接受啊。
虚无教首,否认这虚无。
就算知道,深信,甚至是‘坚信’虚无就是真理,比整个封印多元的所有生物,都更加相信‘虚无的正确’。
但是,虚无教首,却想要否定它。
坚信和赞同……原本就不是一种东西。
就像是相信战争必然到来的人,并不一定是战争的信徒,也可以是抗争一切‘纷争’的‘以武止戈’之人那样。
而苏昼,显然不是黄昏的眷属眷族。
虽然他的确展现出了显而易见的虚无气息,但是虚无教首却知晓——这地球尊主,就算是可以‘理解’虚无,深知虚无的正确,甚至比虚无的眷属更加贴近虚无的正确。
但是,他却从不相信‘虚无’就是绝对的真理。
一定有更好的,更好的选择。
虚无终将到来,且是诸天万界的本质……在过去的无穷时光中,这都是正确。
但是……
一直如此,就是对的吗?
【我……赞同。】
【但我,也必改正!】
冥冥之间,祂就是能感应到对方的想法。
【革新】
虚无教首,从宇宙的灵气中,感应到了‘苏昼’铭刻下的道。
所以,此刻。
明明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的太古尊主,突兀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居然还有如此古怪的人,如此古怪的道!】
祂笑着,狂笑着,时空就像是水一般在周围的天地间流淌,不可思议的灵能扭曲了亚空间,一个又一个庞大的时空泡在其周边生成,衍生出万物,然后又终归最末的虚无。
然后,自星球之中,有无尽闪耀虹光冲天而起,它撕裂星尘与光,涌入黑暗的亚空间深邃之处,然后凝结为一条庞大巍峨,雄壮威严的身影。
无数水流汇聚,最终凝成了宽广江河。
【相信却不认同,想要反抗,认同却不相信,想要革新……这世间究竟有多少路,是殊途同归?】
狂放的长吟,穿透整个星系,回荡于群星与深邃的黑暗之间:【伟大的存在,汝等的指引有何意义?众生摇摆之间,岂能行得正道?】
【究竟哪条路,才是真正的正确?】
【这答案,又有谁能回答!】
群星沉默,只有祂的声音回荡。
能够看见,一条由无数种色彩组成,由无尽光辉凝聚,呈现出至高之白的璀璨巨兽盘亘于亚空间,祂看上去像是龙,但却又像是一条河流,更像是一条巍澜壮阔,由无尽钢铁群星构成的庞然巨蟒。
非要说的话,与祂最相似的居然是银河的悬臂,甚至是宇宙中那漫长的宇宙结构。
这修长的星尘世界之龙每一次摆动,都会有无尽闪耀的时空泡沫泛起,宛如世界的尘埃般,随之而动。
整个贸易联盟母星系中,所有的虚无教团成员都感应到了自己教首自祂的闭关之地一跃而出,释放出了强横无比的气息,星之龙摆动自己的躯体,便震荡星系轨迹,在躁动的时空风暴中,整个周边的亚空间都泛起了如浪潮汐。
可怖的威压四溢,令无数在亚空间中衍生而出的‘灵’与‘魔’都为之沉寂,不敢动弹分毫。
【加速】
呈现出自己Ω级尊主本体的虚无教首,肃穆下令:【全部力量转移,我们将前往薄暮星域!】
【不能让瑟诺斯提亚人这么轻松的取回祂们的力量,也不能让熵影和祂们之间的战争停止,天神刻度和银河之星,绝不能这么早联合!】
【这个封印一切的宇宙中……不允许和平!】
祂飞驰,化作一条逸散着无数星光的洪流,朝着遥远地时空彼端飞驰。
而后,寂静无声间,便有更多光芒涌起。
虚无的光辉追逐着弥漫的星尘而起,宛如乌云一般遮蔽群星。
……
宇宙裂隙之后。
帷幕界。
一个漆黑无比,甚至看不见半点光芒的宇宙。
两方大宇宙中,以一连串模糊不定的虚空为间隔。
虚空中,没有距离的概念,能级越高,能一瞬间浏览的节点越多,就能越快的越过更多的世界,抵达自己想要的坐标。
而银河之星,便是可以直接锁定目标,直接打破一切阻隔,链接两个宇宙的圣物。
作为伟大封印的一部分,它所具备的权柄,某种意义上超越了宇宙之上。
不过很显然,当年瑟诺斯提亚人操控银河之星,联通帷幕界时,出了些意外。
两界的宇宙裂隙,不仅没有完全咬合联通,中途被虚空阻隔了一段距离,更是撕扯的意外的大,最后因为两个宇宙的震荡引发了可怖的时空震,摧毁了瑟诺斯提亚人的母星和熵影们的一处灵源定居点。
对于双方而言,这都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损失,但这意外本身也非常离奇。
但之后的战争开启,令两个文明都无暇去研究这意外的本质,等到后面有时间研究了,却也没有在两界周边收集讯息的条件。
当苏昼进入此界的刹那,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对。
不是不同的宇宙规则——带着银河之星和天神刻度的他去任何宇宙都不会有危险,这都是小事。
洪荒旧时 书到用时方恨少01
不谈位于远方,隐隐将这入口处堵住的诸多‘熵影要塞’,青年感应到的不是这些可以挡住天仙,但绝对挡不住他的熵影一族防线。
他在意的是更加本质的东西。
苏昼喃喃道:“这方宇宙,居然是‘绝对封闭’的?!”
很难不震惊。
自从成就天尊后,苏昼的力量便与周边的宇宙灵气相合,只要天尊想,所有游离灵力都会被祂们统括掌控。
但是,天尊不可能控制所有的灵气,因为灵气会源源不断地涌现,正如同昔年灵气断绝时所有灵气骤然消失那样,它们的涌现也是如此不讲道理。
这就是宇宙和外界联通的证明——冰凝虚空分钟的无尽灵力会渗透所有世界,整个封印多元宇宙分钟,理论上都不会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绝灵世界。
除非是意外,有些世界的结构天生就不支持灵力……但意外是意外,就意味着它不是常态。
可,帷幕界却不一样。
苏昼能感应到,帷幕界除却没有物质,只是纯粹的‘灵’外,绝大部分和灵力相关的定律都是没什么差别的,和那些从宇宙基础常数开始就排斥的宇宙不一样,这个世界,完全能支撑灵气的发展。
熵影的存在们就是证明,他们的生命,正是在说明帷幕界在这方面的正常。
但是,不一般的是,这个宇宙……完全地与外界隔绝。
它甚至封闭了和虚空灵气的交互,自己孤独地在虚空中徘徊。
内在支持灵气结构,外壳却封闭灵气,自然诞生的宇宙,不可能这么奇葩,因为自然诞生,完全和灵力绝缘的宇宙是存在的,哪怕是全随即,也不可能随机出一个内在和其他宇宙差不多的灵气常数。
这是很明显的‘人工结构’。
帷幕界,是人造的世界!这是苏昼游历诸天后,以自己丰富无比的经验得出的结论!
但问题来了——
帷幕界并不小。
甚至可以说,宽广到不可思议。
苏昼感应了一下,除却周围正在逐渐靠近,隐约之间,还有尊主亦或是α级显主气息靠近的熵影集团防线外,通过和这个世界的诸多灵气共鸣,青年感知到了更多的东西。
譬如说,他已察觉,这世界的宽广程度甚至不下于封印宇宙,恐怕也是一个仍在不断扩大的真宇宙。
而熵影们生活的,不过是这无穷黑暗中,以灵源为中心亮起的点点星火罢了。
相对于宇宙本身而言,这星火渺小的不可思议,但实际上却非常庞大,简直就像是一个个小河系,催化出了熵影们颇为兴盛的文明。
究竟是什么存在,什么级别的强者,可以创造这么一个怪异的宇宙?
苏昼心中,有了一个答案。
但是他还有一些问题,需要确定。
所以,青年转过头,他看向追着自己步伐而来的支点,认真地询问道:“支点尊主,我想问一个问题。”
——我不是俘虏吗?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虽然心中如此想到,但是支点表面上还是客气了一番:【请问吧,如果不涉及机密,我会认真回答】
“嗯。”
而苏昼点了点头,他思虑了一会,然后道:“支点……我想知道,你们熵影一族,有史以来,最早的那一段历史,能够追溯到多久之前?”
“或者说,你们的群族诞生之初,大概是在多少年前?”
【历史?多久?】
这个问题,委实有些超过支点的想象,他原本还以为对方想问黯影如今的文明情况,有几名尊主什么的,却没想到对方问的是这种琐碎小事。
不过,的确无关机密,那他就认真回答:【最初的熵影并没有明显的智慧和智力,只是原始的灵气流,所以无法确定时间】
【可根据我们后续的考古,能够推断出,第一枚太初灵源应当是五亿年前左右的时间出现的】
五亿年。
苏昼点了点头,他侧过头,询问另一侧的瑟诺斯提亚人尊主:“诸位Ω尊主,我想问问,根据你们的考证,银河之星是多久之前出现,降临在你们的母星域……也就是薄暮星域的?”
尊主都不会愚蠢
苏昼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自然瞬间就明白了他心中是什么意思。
【苏尊主,我所言非虚……】
所以,磐晶尊主谨慎肃然地说道:【虽然我等瑟诺斯提亚人,是一百四十五万年前才拥有智慧,发展出文明……但是生命古星,也即是你们口中的活星球,我们的祖地,蒙受银河之星的眷顾恩赐……】
【的确,也是在距今四点五亿至五亿二千万年这段区间】
支点一开始还有点茫然,因为他并不知晓银河之星的本质,也不清楚封印宇宙中的诸多事宜。
他只知道,银河之星,就是瑟诺斯提亚人持有的无限之源,可以打通宇宙隔阂的圣物!
【等等……】
但是,因为苏昼的言语,支点却也敏锐地察觉到,熵影一族,和瑟诺斯提亚人的起源,不仅仅非常一致,而且两者之间,似乎的确有着些许关联!
银河之星,是因为先祖文明争夺‘终寰镇印’,可怖的战争动摇封印宇宙,故而导致伟大封印崩落的碎片。
它破碎,带着无尽的能量跌入瑟诺斯提亚人母星,然后自封,可即便如此,也有无尽的灵活化了星球,导致了瑟诺斯提亚人的诞生。
而帷幕界,一开始是空无一片。
是一场莫名其妙的震荡,带来了无数庞大存在的尸体,还有‘世界的碎片’,这才在空无一片的宇宙中,因宇宙的规则转换,凝聚成了灵源!
再加上,瑟诺斯提亚人意图寻找异宇宙,结果却直接找到了帷幕界这件事……很难说是纯粹的巧合。
甚至可以说,考虑到银河之星并非天生神物,而是其他伟大存在制造的封印碎片,一种‘受造物’,所以它的行动,大概可以视作系统默认的,‘重复上一次操作’……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宇宙裂隙会超乎两族预料之外,打的那么大,还迎来了众多虚空魔物。
因为,这条裂隙……恐怕并非是第一次被打开!
而就在诸多瑟诺斯提亚尊主陷入沉思,而支点也沉默不言时,苏昼想的东西却更多一些。
“帷幕界是人造的,封印宇宙可以直接联通,银河之星和这个宇宙有关,至少它从封印上跌落这件事,的确造成了帷幕界的剧变——这意味着,帷幕界很可能就是伟大封印中比较特殊的一部分。”
“帷幕界可以分解所有的物质为纯粹灵力,这是熵影诞生的源头,但它却是绝对封闭,会热寂的一个宇宙……可是很显然,创造封印多元宇宙的那些伟大存在就没想过热寂这回事,无限的灵力充盈,这就是祂们目的。”
“既然一个宇宙与外界绝对封闭,初始也是空无,那就代表这宇宙中理论上,不应该孕育出任何生命。”
“熵影的出现,是一个意外……因为封印破碎,而造成的意外……同时,银河之星是伟大封印的‘物质传递模块’,它能够随意地传输任何东西,其中自然也包括世界碎片,过于强大的虚空魔物尸体,而这些东西想要处理很难,可是帷幕界的宇宙本质,却能将绝大部分这些麻烦的东西纯粹灵气化,方便处理和传输……”
虽然只是猜测,但是苏昼凭借自己长时间对天神刻度的琢磨,对伟大封印的了解,却几乎可以确定。
“帷幕界整个宇宙,很可能是伟大封印中的‘分解模块’!专门用来处理多元宇宙虚空中那些麻烦的碎屑!”
“而银河之星,就是联通帷幕界和诸界的‘唯一出入口’,在帷幕界处理完所有世界碎片后,将那些灵力传输给其他需要用更多区域,保证这几乎不适宜任何生命生存的世界中绝对空无,不会诞生出生命!”
“但是,银河之星跌落封印,帷幕界的出入口破碎了,而那时封印宇宙恰好正是诸多先祖文明大章,太多世界破碎,又有强者死去,顺着银河之星的缺口进入了薄暮界,化作灵源,孕育出了熵影一族……一群挣扎在本来就不应该诞生出生命,绝对空无,注定终结之界中的生命!”
想到此处,苏昼不禁严肃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瑟诺斯提亚人和熵影之间,这同样因银河之星诞生的因果关联,也不仅仅是熵影挣扎着的文明信念。
他想到了一件事。
“从帷幕界……我很有可能,找到‘银河之星’原本所在的位置。”
“也即是,封印宇宙,伟大封印‘破损’的位置!”
想到,就开口。
苏昼转过头,打算和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和支点交流这个问题。
但是,他却看见,诸位尊主烙印虚影,正在和支点大眼瞪小眼地对视。
【我懂了!】
而其中,领头的磐晶尊主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祂伸出如同山岳一般的庞大‘手指’,指向熵影:【你们!】
【你们熵影,也是瑟诺斯提亚人!】
支点:【……(感觉到被侮辱很愤怒但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驳导致的沉默)】
苏昼:“……你们够了啊!”
这群瑟诺斯提亚人,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