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故人相見分享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玄武门外。
玄武门乃是太极宫门户,自此入城可直入太极宫,由宫内的甬道直抵太极殿,紧扼禁宫大内之门户,位置十分险要。门外的左右屯卫与“百骑司”负责宿卫门禁,历来皆是皇帝最为信重之将领驻守,确保万无一失。
然而“世事无绝对”,当年高祖李渊非常信任常何,而常何与太子李建成亦是关系匪浅,故而使其镇守玄武门。结果常何被李二陛下策反,“玄武门之变”当天策应李二陛下,一举逆而篡取、定鼎江山……
……
左屯卫大营之内,顶盔贯甲的柴哲威外出巡视营房刚刚返回,与游文芝相对而坐,沏了一杯茶,却有些相对无言。
柴哲威最近比较烦……
他亦是知兵之人,绝非单纯依靠父祖余荫才攀上今时今日之高位,当初吐谷浑起兵犯境,七八万精骑欲横穿大斗拔谷入寇河西,朝野上下一片哗然,朝廷让他率军出镇河西,抵御吐谷浑铁骑,他称病不出。
吐谷浑虽然夹在大唐与吐蕃之间两头受气,但是其势力却绝对不容小觑。尤其是自大唐立国以后,吐谷浑便鲜有征战,一直温驯安分,休养生息二十年,自然实力愈发强大,柴哲威左算右算,也不认为区区左屯卫可以抵挡吐谷浑铁骑之锋芒。
必败之战,去之何用?
一旦战败不仅自身实力受损,更会沦为帝国罪臣,完全没好处嘛……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这般气势汹汹倾巢而来的吐谷浑铁骑,却在大斗拔谷都房俊的半支右屯卫打得丢盔弃甲、狼狈溃逃?
兵书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简直不可思议……
若是早知如此,他岂能装病不出?
如今倒好,不仅仅是大斗拔谷一战而胜,房俊又连续在阿拉沟、弓月城打破强敌,威名响彻天下。而房俊的名声有多了响亮,多么受到朝野上下的拥戴,他柴哲威就要遭受多少咒骂、鄙夷、嘲讽……
这令心高气傲的柴哲威不堪忍受。
他如今都不敢出去赴宴,相熟之人但凡瞅着自己的目光深邃一些,或是在一侧窃窃私语,他就认为是不是在暗中嘲笑他。
精神压力太大了……
游文芝是柴哲威的心腹,自然明白自家大帅为何这般满面忧愁,引起别的话题道:“今日晌午起,长安各处城门便增派了兵卒,且严密盘查出入城的人等,略有可疑,便即刻解送京兆府严加审讯。大帅可知这是何故?”
柴哲威面容阴沉,缓缓道:“这般命令只能是东宫所下,本帅如何得知?”
他以往一直不大看得上李承乾,总觉得这个太子心慈面软,非是成就大事之相,心中轻视。但是无论他再是如何轻视,李承乾也还是大唐太子,身为太子对他这个镇守玄武门的统兵大将却一直不冷不热,岂不是显得他这个人毫无分量?
自然多有不满。
就比如这般增派兵卒严防各处城门,一旦发生此等情况,必然是有大事发生,通知他这个左屯卫大将军详情,要求左屯卫予以配合乃是题中应由之义,结果却根本不曾通知……
由此可见,太子对他戒心之重。
游文芝抬手给柴哲威斟茶,叹息一声,道:“看起来,太子殿下对大帅成见甚深……倒也难怪,太子殿下心中唯有房俊才算是忠臣,与之相比,大帅实在是隔得太远。由此可见,太子宽厚是当真宽厚,却也无容人之量,更无陛下胸怀四海之气魄。这方面,倒是荆王殿下与陛下颇多相似,到底是手足兄弟,性格相近。”
柴哲威哼了一声,面色难看,郁闷之极。
惊世妖后
他以往看不上李承乾,觉得无论是魏王李泰亦或是晋王李治都更有可能登上大宝、御极天下,故而对李承乾甚为疏远。后来李承乾渐渐坐稳储君之位,却将房俊视为肱骨,这使得柴哲威就算想接近也碍于情面,毕竟他自视为年轻一辈当中独掌军权的佼佼者,这般便利之条件使得他无论支持谁,都必然作为将来新朝第一武勋,如何肯居于房俊之下?
末世病毒原型 叹息的歼灭者
甚至于就算他肯权力襄助晋王李治争储,成功之后他难道就能排在长孙家前边?
左右都只能做一个附庸之位,这令他极为焦虑。
而且眼下自己的名声又一落千丈,朝野上下极尽嘲讽,被人嘲笑“软弱胆怯,畏敌不前”,将来的前程可怎么办呢?
柴哲威坐在营房之内长吁短叹之际,门外亲兵入内,通秉道:“启禀大帅,长孙温营门处求见。”
柴哲威一愣:“他来作甚?”
亲兵道:“未曾说明来意,只说前来拜访,有要事相商,而且还说事关重大,请大帅屏退左右。”
柴哲威想了想,道:“让他进来吧!”
“喏!”
我的艳遇生涯
亲兵转身出去,游文芝道:“末将暂且告退。”
“唉!”
柴哲威摆摆手,道:“你乃吾之肱骨,何事曾隐瞒于你?无论如何重要之事,吾既然知晓,你便也知晓了,毋须回避。况且长孙温此子好高骛远、眼高手低,没甚大出息,不过是念在赵国公的面子见上一见。”
如今不仅是他看不上长孙温,恐怕长安城内所有世家门阀都对此人不以为然。世家门阀争权夺利乃是寻常,可是如他这般给自己的兄弟背后捅刀子,就令人不齿了。
最重要是你捅就捅吧,偏偏还未将长孙淹捅死,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这就是既无耻又无能了……
游文芝颔首,安稳的坐在一旁,心中却极速转动,思忖着长孙温的来意。
未几,营门打开,长孙温大步入内,躬身见礼:“在下见过谯国公!”
柴哲威微微一笑,颔首道:“都是知交好友,何必这般客套?来来来,坐坐坐,文芝啊,看茶!”
“喏!”
游文芝起身,拿起茶壶,正好这时候长孙温身后一人随之入内,令他微微一愣,长孙家的人这般失礼的么?
柴哲威也有些不悦,蹙眉道:“这是何人?”
未曾通秉,便擅自入内,这是对主人极其不尊重,更何况柴哲威的身份地位权势尽皆高处长孙温不止一个等级,此举便愈发显得唐突。
长孙温不说话,微微侧身,站在一旁。
身后那人上前两步,抬头看着柴哲威,微笑道:“一别经年,谯国公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柴哲威瞪大眼睛,吃惊道:“你你你……你怎地回来了?”
他着实想不到,本应在平穰城内“认贼作父”充当唐军“细作”“密谍”的长孙冲,居然潜返长安,且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旋即他想到一种可能:“平穰城已破,陛下回京了?”
虽然自己并无一丝一毫的消息,可是见到长孙冲出现在自己面前,且长安城今日增派城防、严密盘查,似乎也唯有这个可能。
长孙冲笑了笑,看向一旁的游文芝,含笑道:“吾与谯国公经年未见,亟待畅抒心臆,这位将军可否暂且退避?”
游文芝也吃惊长孙冲怎地这般无声无息的回来,却又这般大张旗鼓的登门,忙道:“在下告退!”
向柴哲威施礼,之后束手侧身,自长孙冲身旁走出门外,还顺手掩好房门。
站在门外,游文芝心潮激荡。
此时应当在平穰城中的长孙冲陡然出现在此地,其中之意味甚是耐人琢磨。
东征已然大获全胜,陛下返回长安?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数十万大军围攻平穰城,一旦城破,消息将会似长了翅膀一般飞回长安,谁也隐瞒不住。
陛下答允长孙无忌,准许长孙冲戴罪立功,唯有攻破平穰城、且立下大功的情况下,长孙冲才能重返长安。
既然平穰城未破,长孙冲的功勋显然尚未到手,身上的谋逆之罪自然也没有赦免……
那么他为何不在平穰城谋取功勋,反而要回到长安城?
游文芝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看了身后营房一眼,走出去几步,将自己一个亲兵叫过来,然后附耳叮嘱一阵。
看着亲兵策骑出了营地,这才反身回到营门外束手而立,看了一眼风雪满天的天空,心中起伏跌宕。
风起云涌,潜流激荡,有大事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