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相伴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承乾此时才意识到,陈正泰的脑洞远超了他的想象。
说实话,直接突袭和擒拿对方的首领,这在古人而言,是想都不会想的事。
这种操作,便是演义里也不曾有。
不过……细细思量。
未尝没有可能。
摸清了大食人的底细,而后假装派出使者,使者带着大量所需的器械,先靠近对方的王城。
而后……在某个时间段,突然发起袭击。
对于陈正泰和李承乾而言,他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大食人只怕就是想破脑袋也想象不到,大唐居然会玩这一手。
也就是说,对方是在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状态。
而这……很关键。
当然……失败的风险依旧很大,一旦失败,就意味着大唐偷鸡不成蚀了把米,承受的代价可能就不只是一些人手的损失了。
只怕还要被各邦嘲笑。
毕竟……这是在做‘傻事’。
当然,对于李承乾而言,他还是对陈正泰比较信任的。
既然陈正泰想试一试。
“那便试一试吧,只是……人手呢?若是没有精干的人手,此事,只怕想都休想的。”
“有。”陈正泰似乎对这早就有了打算,面上显得很淡定,他缓缓地道:“在西宁,我操练了一支人马,当然……这支人马的人数规模不多,百人的规模而已,大多都是咱们陈家的远亲,倒是可以试试看。”
“叫什么?”李承乾错愕的看着陈正泰。
他有时候真的挺佩服陈家人,这陈家人还真是什么事都干啊。
陈正泰便道:“为首的一个,叫陈正雷。”
陈正雷……
李承乾喃喃念着,对这个人显然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他摇摇头,苦笑道:“这是无名之辈。”
古人很讲究有名有姓。
姓名……是和家族渊源捆绑在一起的,一个人首先得有姓氏,这决定了他的出身,而后……他的大名也很重要。
毕竟,在古人心目之中,所谓的无名之辈,大抵和指着鼻子骂人辣鸡没什么分别。
陈正泰便不以为然地道道:“只要有才能就行了,殿下管他什么有名有姓呢?这陈正雷……带着人在西宁已经操练了几年了,别看他们人数少,却是短小精悍……不,却是……却是精锐中的精锐,实话和殿下说了吧,陈家在河西,危险重重,为了以防万一,暗中倒是蓄养了一些死士,这些人……大多都和陈家有着关系,为的便是防范于未然。原本这些人,是轻易不会动用的,乃是陈家的底牌!只不过……现如今,却不得不试一试了。”
李承乾忍不住惊讶地道:“你们陈家竟还有死士?”
可一想,方才陈正泰都说了,陈家的死士是在河西操练的。
而当初陈家大举迁徙往河西,在那河西不毛之地上,慢慢的扎根,若说没有危险,那是骗人的,养一些绝对可靠的死士,却也是理所当然。
此时的风气,其实还延续这魏晋时的传统,世族养着部曲,豢养死士,本就是风气。
不过……
李承乾道:“孤也听闻,不少世族都养着死士。可孤在想,这陈家的死士,难道和其他世族会有什么不同吗?我想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不过是忠诚而已。可此事关系重大,单论忠诚,是没有用的。”
陈正泰便笑了笑道:“殿下到时便知道了。陈家蓄养死士的方法,和别处有些不同,学的……是另一种东西。”
李承乾一时失笑,道:“也罢,你给孤一份详细的章程,我们再推敲一番,而后……就尝试一下吧,当然……此事切切不可和人说,若是让人知道了,到时计划失败,孤与你,只怕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陈正泰便干笑道:“这是当然的,我又不傻。是了,殿下是否也去东宫挂个祈福的平安牌子?我们陈家也打算挂了,与民同忧嘛……”
听到这个,李承乾顿时有些愤慨:“人人都挂,他们占了先,你看看那孤的几个兄弟,都跑去了大慈恩寺,哎……孤此时再挂,反而里外不是人了,孤偏不挂上,免得让人说孤跟着凑趣。”
陈正泰心里忍不住地想,这李承乾,终究还是有孩子气的一面啊。
按说这等事,哪里有赌气的,挂了便挂了,又如何呢?
陈正泰便没有再劝,送别了李承乾,而后等武珝小憩起来,二人开始研究舆图,以及所有的资料,寄望于能够制定出一个周密的方案。
这等事,难就难在怎么精准的偷袭,可同时难的,却还有如何安全的撤退。
偷袭也是一门手艺活,可没有那么简单的。
武珝是个心细如发之人,她一次次的对大致的章程进行修补删改,而陈正泰在另一边,却是修书,令人速速送往西宁,打算让西宁方面做好准备了。
………………
西宁陈氏的宅邸,占据了除别宫之外占地最大的一处城市中心位置。
这里占地千亩,自称一个街坊,高高的围墙,将这陈家围了个严严实实。
当然,在这里不但设置了前堂,还有女眷所居住的后院,除此之外,还有王府的各个办公的机构,甚至还有钟鼓楼,有专门的箭楼!
这偌大的府邸,自成体系,几乎和附近的街道格格不入,宛如矗立于城中的堡垒。
而在一处高墙围起的偏僻所在,却有一群人在此起居。
为首的人,便是陈正雷。
陈正雷乃是陈家的旁支,其实家境并不好,父母早亡,只有自己和姐姐相依为命。若不是陈家接济,只怕现在早已饿死街头了。
此后,他便和所有的陈家人一样,经历过无数的磨砺,早几年,他在煤矿里干了一段时间,因为挖煤挖的好,很快便被陈正泰看中了,毕竟这家伙的采掘量,往往比寻常人还多三四成。
这一点,是很让陈正泰欣赏的。
采的比别人多,说明这个人忠厚老实,不肯偷懒。这采煤的过程十年如一日,说明此人耐力很强。
很快,他便被送去了军中,在当初的二皮沟骠骑府里,他立过不少的功劳,虽然并非有薛仁贵和苏定方这样的大将之才,却也堪称是骠骑中的俊杰。
在成为了一段时间的伍长和队正之后,就在骠骑府开始渐渐演化为天策军,甚至在大规模的招募兵马,将来他在军中的前途,将日益光明的时候。
突然,陈家让他脱去了军服。
这对于陈正雷而言,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
因为天策军的扩编,再加上他陈氏子弟的身份,以及以往立下的功劳,他是很有把握成为校尉的。
校尉在大唐,已经是基层的武官了。而倘若天策军将来还能立下功劳,十年之后,他成为将军也是有可能的。
缘来是你:竹马镶青梅 景小乖
摆在陈正雷面前的,本是一个极光明的道路,即便不是平步青云,却也足以实现自己的人生跨越。
作为一个自幼失孤的人而言,这已是一个极好的前途了。
可陈正雷依旧没有抱怨,只能乖乖听从陈家的安排。
因为他无比清楚,他的一切都是陈家给的,而且无论是在鄠县,还是在军中,他也早已习惯了服从。
只是,当他知道自己来了西宁,是为了操练一群奇怪的家伙时,陈正雷是有些崩溃的。
这是一支,只有百人规模的军马,人数不多,而自己若是成为校尉,至少可领一营一千至三千的人马。
当然,陈家对于这些人的要求,也是按照天策军一样的操练,只不过……接下来要学习和操练的东西,就让人崩溃了。
所有的操练,全部比天策军更加苛刻。
除了要擅长骑马,而且还要学会步枪的使用,甚至……他们还专门配发了一种能够连发的短枪。
这种短枪的射程短,精度也低,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连发,每扣动一下扳机,短枪上的撞针便可击发弹槽中的火药,而后将铅弹射出去。
这短枪很精巧,不过相比于步枪而言,杀伤力并不高。
当然,若只是如此,还是不足以让陈正雷崩溃的,他们还有大量体力的操练,甚至在这河西之地,需要学会游泳以及操纵飞球的技巧。
几乎什么都学,而且什么都要学的精。
他们还需学习数学,学习测绘,甚至……还需学习语言。
无论是吐蕃语,天竺语,亦或者是波斯和大食的语言,都需针对性的学习。
几乎每一日,各种的课程都排的满满的,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时间,一丁点都没有,从早到晚,日复一日,起早贪黑。
他们甚至要求能够看懂各种稀奇古怪的舆图,学习各种野外生存的技巧,还要学习囚刑以及逼供之类的手段。
除此之外,还需熟练地使用各种刀枪剑戟,甚至是匕首。
这种操练……足以让人崩溃。
实际上……当初这一支队伍有四百多人,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能坚持到今日的,也不过是九十三而已,其中有七个人运气并不好,是在操练之中死亡。
两年多的时间,对于陈正雷而言,几乎每日都犹如在遭受酷刑一般。
尤其是偶尔,他会听到一些关于天策军的讯息,天策军平定了侯君集的叛乱,天策军攻灭了高句丽,这许多的讯息……让他本是已是如死灰一般的心,又开始变得活泛起来。
无数次,陈正雷心里都忍不住地在想,倘若……自己当初还在天策军中,那在这两场大战中,自己一定能立下许多的功劳,想来现在……已经非同一般了。
只是可惜……现实总比幻想要残酷的很多,他似乎永远都被关在这高墙之中,只有野外求生的操练,才允许他们能够走出高墙。
而走出高墙时,就意味着他们要面对更加危险的操练,他们需背负着数十斤重的包裹,而后从清晨出发,步行前往百里之外的目的地,这个过程,甚至需要跨过山丘,以及湍急的河流,他们甚至身上无法带着更多的给养,所有的吃喝,都需自行解决。
在一日的野外生存结束之后,陈正雷回到高墙内时,他几乎已经要瘫在地上了,气喘吁吁,这几乎不是凡人能够忍受的折磨,可偏偏……他必须一次次的咬牙坚持下来。
因为一旦无法完成,那么……更苛刻的操练将随之而来,直到有人彻底的崩溃为止。
只是……今日却有人在等着他了。
陈正雷收到了一封书信。
只是看到了信笺上的字样时,陈正雷竟有些错愕。
这字迹,他是化成灰都认得的,当初的时候,一份调令将他从天策军中调出来时,也是这样的字迹。
这是凉王殿下的亲笔书信。
陈正雷一时之间,觉得自己鼻子一酸……
他没想到……几年之后,凉王竟还能记得自己。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拆开了书信,而后仔细的看着书信中的每一个字迹,在迅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条件反射似的,直接将这书信揉成了一团,而后塞入了自己的嘴里咀嚼。
直到将这书信吞咽到了肚子里。
他面上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却是召集了所有累得气喘吁吁的队员,在这高墙里的一个大厅里,灯火冉冉,陈正雷只简短的交代道:“明日开始,大家休息三日,这三日之内,大家可以随意在西宁走动,但是不要走远。”
“喏。”
虽然没有说的太多,可众队员们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了。
事实上,从进入这高墙开始,他们从来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天都没有。
他们似乎早就忘记了休息是什么了,只是一遍遍的学习和操练,会有各种各样的所谓‘教官’进入这里,教授他们学习数不清的知识。
可现在……一口气就休息三天,哪怕陈正雷什么都没有透露,他们也意识到……三天之后,自己可能要走出高墙了。
只是到底去干什么,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也不知道。
能经历三年这样高强度操练,一次次让自己置身于悬崖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人,显然对于这些答案,没有任何的兴趣。
因为……他们只需服从即可。
次日,陈正雷居然换上了崭新的军大衣。
这军大衣,其实在高墙内很少的穿戴,因为这是天策军的军服,这支小队,虽然名义上隶属于天策军,可实际上,和天策军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隶属的关系,所以天策军的所有军服,都会配发。
从军大衣到靴子,一样都不会落下。
在陈正雷看来,这是军中的礼服。
此时,他穿戴着军大衣走出了高墙,而后,他上街买了一些肉,还有一些孩子们的玩具,随即,便踏进了陈家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的大门。
这是一个看着很普通的小庭院,他拍门,开门的乃是一个胡奴。
胡奴见了陈正雷,显得很陌生,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陈正雷,陈正雷则是径自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此时……庭院中一个孩子正骑着木马,发出咯咯的声音,听到了从大门方向传来的动静,这孩子诧异地看向进来的不速之客。
这孩子显得有些畏惧,于是忙是下了木马,接着一溜烟地跑到屋里,边走边急匆匆地叫着:“娘,来了个生人。”
这时,屋里的帘子掀开,一个妇人碎步走了出来,妇人长相普通,却是气质端庄,她本还摸着孩子的头,想要说点什么,可恍惚之间,瞥见了陈正雷。
骤然……妇人的眼眶便红了,一时间,竟僵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姐。”陈正雷深吸一口气,唤了一声,随即上前。
妇人这才缓过劲来,已不再理会身侧的孩子,连忙箭步上前,接着一把将陈正雷拽住,脸上显着几分恼意地道:“你……你竟还知道来探望,还知道有我这个姐姐……我还以为……”
“姐……”陈正雷木着脸,又深吸一口气,长久的操练,让他面上已经习惯了没有太多感情的波动,可内心深处,却已是翻江倒海,这时他道:“军中操练,不得轻易离营,这两年多……实在分不开身。我过几日有一些事要出门,所以抽了空来看看你,当初……我们姐弟二人相依为命,今日有些事,我想交代一下。”
说话间,妇人拉着陈正雷进了屋,而后连忙给他张罗着想要生火做饭。
陈正雷却是拉住了妇人,摇摇头道:“不必忙活啦,我吃过了。”
说着,他先取出了一叠欠条,才道:“这些钱,是这两年多的饷银,平日里也没机会花出去,只怕阿姐这里也不宽裕,先拿去用。还有这个……”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带来的礼物:“这里有一件新衣,是最时新的棉纺制出来的,还有……这是给虎头的一些玩具。姐夫还在作坊里上工吗?几时回来?”
这妇人一听,顿时警觉起来,脸色一下子的惨白了许多。
她似乎察觉到……陈正雷是在交代后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