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五百九十九章 龍騎士的底氣相伴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艾诺奥克大沙漠,被弯刀峰环绕的幽影海之畔。
坠落于此的阴魂城正在奥术师们的指挥下全力抢救着。
虽然和主物质位面魔网失连了,仅能靠着这里并不算密集的影魔网维持着最低限度的供能,但依托耐瑟瑞尔的教育体系,培育出的奥术师们自身对魔网的依赖并不是很大。
由于幽影位面的恶劣环境和贫瘠的资源,为了保证文明的延续性,夏多也将耐瑟瑞尔末期的战时军事型社会结构一起延续了下来。
也依托于这样的政治结构,阴魂城在骤然遭遇如此巨大的打击之下,刚刚遭受了一场天灾的阴魂城民众竟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悲伤,而是面容麻木的如同机关人般做着抢救工作。
望着这无比‘和谐’的一幕,身在半空中并且不断朝着更高处升空观察着一切的夏多,也不由为之自豪起来。
他认为这与自己一直坚持贯彻下来的铁腕政策分不开关系。
这不过是一时的挫折,只要给他夏多一个百年的时间,他就有信心依托主物质界丰沛的资源恢复耐瑟瑞尔当年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水平。
‘只可惜这里依旧是一片黄沙,若是有座文明城邦的话,将它奴役下来,依托它们的人力和资源,再加上我们阴魂城先进的奥术研究水平,这个进程一定能够更快。’
就在夏多这么想着时,他的视界中就突然多出了一片绿色…
他那如同猫科动物般的瞳孔微微发散。
在他的视界中,于他记忆深处那原本应该已经是一片荒漠的立石平原,竟是被一片无际的绿野森林所覆盖。
可他还没来得及因为大自然沧海桑田的伟力而自我感动,就陷入了莫名的愤怒之中!
因为这片森林长的实在太整齐了!这是人为的!
究竟是谁!是谁在没有他夏多同意的情况下,入侵他们耐瑟瑞尔的故土!
‘找到你们了!’
随着夏多的视角偏转,他的目光就越过了弯刀峰,看到了一条由碎石铺出来的公路。
正是当年由泽兰迪亚的民兵团们,用开采契尔达林宝石矿的废料和蒸汽矿车推出来的那条横跨艾诺奥克大沙漠、沟通埃斯考和科米尔两地的沙漠公路。
经过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和泽兰迪亚不遗余力的对公路沿途劫掠势力的清缴,如今这条联通科瑞尔北地与中土的商路上,虽然谈不上川流不息,但每隔一阵子,总能看到一只风尘仆仆的商队搭载着蒸汽机车穿梭于这条沙漠公路上。
待看到那些车头不断冒着黑烟的炼金机械时,夏多先是一愣,旋即摇头失笑起来。
他突然发现自己升起的敌意突然就不知所踪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依旧高估主物质位面的发展了。
“烧开水,然后利用蒸汽的推动力来进行机械力的转换吗?实在是…太落后了啊。”夏多喃喃道。
原本在他看到那片的几乎快要将沙漠覆盖大半的森林时,心中竟是莫名的起了一股他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焦虑。
他担心担忧自己带着阴魂城离开主物质位面太久,迟早会有其他的文明超越他们的耐瑟瑞尔。
结果恍然发现,几千年过去了,主物质世界的研究水平不但没有丝毫进步,反而如此的…‘原始’。
那种感觉,大概就像是带着枪械第一次踏上美洲的英国殖民者,结果发现他们的‘对手’,不过是一批拿着长矛的印第安人…
甚至在那群殖民者眼中,印第安人根本就不算人…
不过是一群还没开化完的猴子罢了。
试问人又会对猴子产生产生什么担忧的情绪吗?
‘至少…还算是有些奴役的价值。’
就在夏多这么想着时,就忽然看到了更多的蒸汽机车从北方呼啸而来。
‘这么快就发现了?难道这座人类城邦还有着某些我不知道的情报获取来源?’
车后箱除了用帆布遮盖下不知什么东西外,就是一车车如同装在沙丁鱼罐头里的士兵们。
值得一提的是,这只军队整齐划一的板甲和制式武器倒是让夏多有些刮目相看。
这意味着这个文明至少有着不错的工业化生产能力。
但也仅限于此,在集群魔法的轰炸下,再精良的防具,也和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而在最前方的,竟是飞在半空中的龙骑士。
银龙?
夏多神色刚稍微认真一些,就被自己的新发现给逗笑了。
那居然是一头靠着外在炼金漆色和某些细节伪装成银龙的…一头白龙…
他忽然开始期待,这个最早与他们阴魂城接触的人类文明,还能够给他带来一些什么新的惊喜。
不过至少眼下,这个文明表露出的这些,已经至少够资格,让他们阴魂城为他们准备一场还算像样的…‘欢迎仪式’了。
于是夏多以一个高等传送术从云端之上重新回到了阴魂城上方。
这位至高王子的重新出现,也让正在城中搜救的阴魂城民众和奥术师门纷纷抬起头来,将目光聚焦于这位大奥术师身上。
夏多环视着众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优越与骄傲:
“阴魂城的子民们,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令人遗憾的讯息。
“那就是…在我们离开主物质位面的这些岁月里,一个无知的土著势力,入侵并占有了属于我们耐瑟瑞尔的国境领土。
“而现在,他们发现了我们,并带着军队与敌意,朝着我们奔驰而来。
“试问,我们该怎么做?”
阴魂城沉寂了一会儿,然后一名奥术师高声道:
“当然是杀掉这些来犯者,然后占领他们的城邦,奴役他们无知的民众!
“这也是…他们的荣幸。”
于是在奥术师们有意的煽动下,城中的民众渐渐开始变得狂热起来,纷纷响应道:
“对!杀掉他们!占领他们的城邦!然后奴役他们!”
“耐瑟瑞尔至高!”
“阴魂城至高!”
在幽影位面与军事管制长久的压抑与扭曲之下,阴魂城民众的心态,早已变得阴暗而偏执。
只要能活下去,那就是对的!
只要能够利用,那就是好的!
只要一切对他们有利的,那就是值得去做的!
只要是至高王子的意志,那就是必须执行的!
望着狂热支持着自己的民众们,夏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着时间的流逝,当那只自北而来的‘军队’来到阴魂城前时,夏多脸上的笑容更甚。
因为随着那些士兵将帆布掀开,他竟然看到了久违的钢铁魔像!
而且看其构造,竟是还加装了一时他都有些还没看明白的远程武器组件?
也是因为这一点,让夏多抬手压下了奥术师们原本正准备攻击的施法动作。
即便是在耐瑟瑞尔的黄金年代,魔像也依旧价值不菲,任何一台魔像,都是杰出且可靠的劳动力与战争机器。
甚至在耐瑟瑞尔崩毁,魔像工艺断绝后,哪怕是在他们阴魂城,也凑不出三位数的魔像。
可此刻摆在眼前的,至少有上百台!
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夏多宁愿让出防守先攻的优势,为这样的‘武器试验’而‘损失’一些人口。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在接触的第一时间,虽然也摆好了防御姿态,可却像是没有丝毫攻击的打算。
就看到那名可笑的白龙骑士在摊开自己并没有握有武器的双手,以示自己并没有进攻的意图,然后于奥术师们戒备的目光中缓缓落在正倾斜着35度角的阴魂城上方。
许是阴魂城倾斜的实在太厉害,市政一直维持的路面也极为光滑,四白刚以练习了几十年银龙的优雅姿态降落在阴魂城,脚下就一滑…吧唧一声摔倒在地…
差点没把刚准备翻身落地的盾战士斯嘉德给当场甩飞出去,那可就丢人丢到外位面去了…
面对陷入集体沉默的阴魂城民众,委屈而尴尬的四白,两眼当即氤氲出了泪眼汪汪的水汽。
可一想起母亲曾经的教导,这头仅剩自己的白龙硬是将原本欲要夺嗓而出的哭声给生生咽了回去。
望着四白这副想哭又强忍着不哭的委屈模样,哪怕是斯嘉德也有些心软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大脑袋安抚了一会儿,这才整理了下有些歪了的骑士头盔,仰头对着同样落在阴魂城一座高楼上的夏多道:
“尊敬的大奥术师先生!
“埃斯考城首席守护骑士斯嘉德向您致敬。
“还请让贵城的士兵们放下戒备,我们并非带着敌意而来。
“而是在观测到你们的浮空城因为魔网的紊乱而坠落此地后,在城主也是我的妻子伊莎贝拉的嘱托下,紧急召集了一批民兵团,并调拨了一只工程魔像组成救援队,第一时间赶赴此地,为的就是协助你们进行救灾重建的。
“如果因此发生了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与冲突,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那我可真就是万死难赎了。”
听着这名龙骑士这番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话语,那些原本全神戒备的奥术师和阴魂城士兵们终于面面相觑的骚动起来。
他们已经习惯了去面对幽影位面一言不合就开战的邪恶暗影生物,对面这故土他乡的热情,他们反而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民兵团?救灾?支援重建?”
夏多却是笑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带着钢铁魔像来支援的,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些钢铁魔像的机械臂手中的炼金装置是用来放庆贺烟花的。”
面对对方依旧没有降低的敌意,斯嘉德也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不过他依旧耐心解释道:
“我们近期刚刚经历了一场…战争,所以条件还没优厚到拥有一批专门用于民用的钢铁魔像。
“况且在没有确认来者身份之前,我们也有必要保持一定的武装力量来保护自己。
“不过在见到您和您的浮空城之后,我就在也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说道这里,斯嘉德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对方道:
“因为严格说起来…我们泽兰迪亚和你们,都算是耐瑟瑞尔的传承者啊。
“难道不是吗?尊敬的…夏、多、阁、下?”
有着李维和伊格这两个根正苗红的耐瑟继承者在,当年耐瑟瑞尔崩毁之日,有着四座从最高位下坠幸存到魔法女神稳住魔网的浮空城,对泽兰迪亚的管理层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可历史有记载的,却只有安纳利尔、阿斯伦与哈隆丹斯城这三座,可最后一座坦瑞尔之城,却随着阴影之夏多一同失踪了…
龙骑士的话语如同一颗深水炸弹,当即于阴魂城的民众间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那些原本坚定主战的奥术师们也变得犹疑起来。
他们的阴魂城城主,统御了他们几千年的至高王子泰拉曼特大人…
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失落的夏多】?
可骤然被叫破了身份的夏多却没有丝毫喜悦。
有些时候,有些秘密,由自己宣布、还是被他人揭开,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你们的领主…叫什么名字?”夏多强忍着心头的不快问道。
如果真的是当年哪位幸存下来的老怪物,那他原本的计划,还真的有些行不通了。
“我们领主您可能并不认识,不过我们第一魔法研究所的所长伊格,他的导师您一定认识。
“请问…您还记得布莱德…这个名字吗?”
“布莱德!?”夏多心头猛的一缩。
旋即压下心中忽然涌起的愤怒,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虽然不喜欢那个该死的小白脸,但他依然爱自己的女儿…
“很抱歉,他们都已经于八十年前…长眠于地下,长眠于那座耐瑟魔法船了…”斯嘉德充满歉意道。
“是吗…我还是…还是回来晚了吗?”
听到这句话,夏多原本仿佛重新活过来的心房,再次缓缓陷入死寂,连带着看向眼前这批救援队的目光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布莱德不在了,女儿也长眠于地下了…
‘那你们…也没有存在下来的必要了…’
只是他才刚准备将这句话宣之于口,眼瞳就猛的一缩,连带着抬手准备命令军队攻击的动作也僵在了半空。
因为就在他心头的杀意刚刚涌出,眼前就仿佛出现了幻觉。
他仿佛自对方清亮的眼瞳中,看到了一头额头上嵌着颗猩红宝石的苍白之龙,悠然看了他一眼。
那一瞬间,他甚至有种老师在注视着他的错觉!
冷汗瞬间就淋湿了后背。
与此同时,仿佛在身周的无数个方向,还有另外两个更加可怕的存在,也看了他一眼。
那是两个同样可怕的存在…
如同神祇…
该死的神祇!
于是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中,这位至高王子竟是扯出一个有些不太自然的笑容,对着这位在冥河前徘徊了一圈尤不自知的龙骑士,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行了一记法师礼道:
“那就…麻烦你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了。
“很抱歉…骤然听到这样的噩耗,我想一个人静静…失陪了…”
“还请节哀顺变。”斯嘉德回礼道。
随着这位至高王子的黯然离去和阴魂城解除了戒备,这位龙骑士再次翻身坐上四白身上腾空而起,挥手招呼着救援工程队进场施工。
有着工程魔像的加入,对废墟与掩埋之地的挖掘进度骤然快了不止一个等级。
望着一个个被从沙下救出对着他们露出感激神情的民众们,还有一名刚被他亲手救出,用一颗糖就被安抚下来的小萝莉用清脆甜美的声音向他道谢。
斯嘉德轻抚着女孩还有些沙子的小脑袋,终于露出一个真实不做作的笑容。
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出来自那名大奥术师的敌意。
甚至在出行之前他就被提醒过要提防这位‘失落的夏多’。
可他不在乎。
钢甲小龙侠之封魔之路
无论上位者的态度如何,最底层的民众终究是无辜的。
也许他们在长久阴暗和压抑的环境下已经变得自私而麻木。
但没有谁是天生就是这样的。
他始终坚信,在阳光与温柔的灌注下,哪怕是再冰冷坚硬的心房,也是会被融化的。
就像…他们的陛下,曾经给身陷幽暗地域的他们,带来了温暖与希望那样。
他们曾被世界的善意所救赎…
如今,轮到他们…来救赎世界了…
最重要的是…他斯嘉德是谁啊!
随着魔网的联通。
他此刻背后站着的,可至少站着一位魔法女神、一位财富女神还有加尔文那个…该死的大佬啊!
还有曾经车翻了众神的、伟大的提比利乌斯陛下!
这就是斯嘉德的底气所在!
没有力量的善良只是懦弱。
有力量的善良才是正义!
一个小小的大奥术师,还想上天不成?
迟早把他撸成光杆司令!
不爽就让他下地狱。
让他自己去跟那群大佬掰腕子去。
龙骑士这么意淫了一番,自己就先笑成了傻逼。
“哥哥,你口水都流出来了…糖糖…糖糖还是还给你吧,我吃一口就够了。”
啵…
那个被他救出来的小女孩咬着唇,依依不舍的将口中的棒棒糖拿了出来,递到龙骑士的面前。
“真乖,那我也尝尝哈,嗷呜!”
斯嘉德满是恶趣味的将糖一口咬去,咔嚓咔嚓。
女孩望着这巨龙大开口的一幕,嘴唇瘪了瘪。
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