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明尊 辰一十一-第四十五章錦鯉道兵熱推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风阳子走后,钱晨便放出飞云兜,用一团云气遮蔽了自己所在的楼舍,喝令金银童子谨守门户。
更依托着极阳磁峰的火脉,将自己的两大法相潜藏在火脉和周围的海域之中,就连磁光瓶都打入了罗真护山的元磁大阵。
一番布置,几乎是滴水不漏之后,才将真身守护好,一缕神念继续依托在灵蝶身上,梦游而去!
“风阳子虽然没有理由骗我,但此事还需一人佐证!”
“那些化神老怪想要捕获神鳌,等闲也不是这几个月的事,我先摸一摸清羽门的底细,有所准备再说!”
一望无际的海面之上,狂风席卷,巨浪翻腾,沸腾的海面之上一只轻盈飞舞的蝴蝶,突然化为翩翩少年,一席青衫道袍,气质飘渺似虚似幻。
他现身出来后,便一甩袖袍,借水而遁,不过数个时辰便回到了舟山群岛海市之处,凝视着下方的洞府。
“本以为一时半会不会回来了!未想到那线索竟然就在我身边!”
正准备起身拜访,钱晨忽而转头看了一眼风闲子师徒所居的那处礁屿,眉头微微皱起,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以他的眼力,何尝看不出周围的海域已经被阵法封锁。
元气的波动虽然晦涩,却有三五个修为不差的修士藏在阵中,将洞府围了起来。
只是这阵法含而不发,却又不攻打,更像是要逼洞府中的人出来。
钱晨将身形一隐,依旧化为一只灵蝶落入阵中。
他这尊化身本就是介于梦幻之间的一种灵性,所携的法力实在不强,如今来去自如,全靠化身本质特异,更兼他道法精妙罢了。
要想破去这阵法,非得借来本体那边的法力不可,但这等神念出游之术,讲究个全无挂碍,自在逍遥,若是当成法力身份来使,与本体感应过多,便落入了下乘,再无历练道心之妙。
阵法之中却有一座竹筏,宽阔莫约数十丈,上面还修建了一座犹如竹楼一般的宫殿来。只看那修筑竹筏的灵竹之上,有斑驳的紫色泪痕,灵气充盈,竹筏祭炼的禁制灵光也是隐隐,便知道此乃一种颇为罕见的灵竹湘妃竹所制,祭炼了七八重禁制的一门法器。
那竹楼雅致,布置更是处处有巧思。
海水环绕竹筏,却有一群锦鲤在筏下游弋,极是生气勃勃。
钱晨飞在竹楼外,透过窗口看到竹楼内是女儿家的闺房布置,也就不好贸然进去,只停在了窗缘之上。
却见竹筏下的锦鲤之中,突然有一两条跃起,在月光之下化为身披彩衣,粉雕玉琢的侍女,笑着相拥进入竹楼之中,然后端起一盘盘的酒壶点心,向内室而去。
钱晨早就看出这些锦鲤都有修为在身,乃是一支妖族。
如今看来,这些锦鲤妖也是为修士豢养的一支道兵,而那一群锦鲤环绕竹筏的游弋的姿态,便是一种护持竹筏的阵法。
但没想到这竹筏的主人雅量不小,竟然将这一群锦鲤都训练成了侍女,就连鳞片花色和化形的相貌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这般的作态,钱晨只有在中土那些大世家之上见过。
“这一支道兵培育的倒是不错,所修的功法都还算精纯,妖气也甚是相合。我看这些锦鲤妖修为都相互接近,布置起阵法来也算纯熟,不算是华而不实了!”
“而且观这些侍女恭顺的摸样,应该是哪个海外门派世代培育的一支底蕴。野生的妖族,绝无可能用的如此得心应手。”
钱晨正生出如此念头,便听闻室内传来一个银铃一般的声音道:“你们出去吧!小心维持阵法,这里用不着你们伺候!”
随即,又听到一个应该已经结成妖丹的女子低声道:“姑娘,我们已经等了一个月了!这洞府里的人,并没有来见您的意思。如今阵法早已经围得严实,要不要强行叩开洞府,请里面的人出来一见。”
逆天圣王 十字坡菜农
那个好听的声音叹息道:“风闲师叔不肯见我,也是自然,终究是我郭家负了他太多!”
“昔年红枫岛那个弃奴所得的银镜,便与本门的某个传说有些相似,只不过他藏得隐秘,我虽然追查了数年,依旧无所得。本来好不容易等他抛头露面,贩卖灵丹时漏了马脚,岂料沿着线索追查下去,却能意外听闻风闲师叔的消息。”
“既然那人成了风闲师叔的弟子,我等原先准备的手段,便不太合适了!”
女子微微感慨道。
“而且师叔为了宗门身受重创,如今我还是想请他回去,用灵物调养一番,医治好昔年的旧伤。以师叔昔年的天资,说不得还有修成元婴的希望!若是如此,本家也算增添了一大奥援。”
听里面那女仆低声道:“姑娘可是要用那固元灵胶?那可是姑娘重金求来,预备交好门中四长老一脉的。”
钱晨在旁边听了也是微微点头,固元灵胶乃是鲲鱼吞食碧胆鹿角草等数种灵药海藻,在腹中转化为的一中淡金色胶质。
一般只有捕杀鲲鱼之后,才能在其腹中得到这般灵药。
而海外巨鲲,纵然是幼年也非是结丹真人不能正面撼其威,而且鲲鱼多是群聚而居,一群最低也是结丹,怀有上古血脉的妖兽,只是想一想,便知其有多难对付了。
后来,一些丹师知道了在鲲鱼爱吃的食物之中混上一些‘寒灵散’,便能逼迫鲲鱼吐出腹中之物。
这才降低了固元灵胶的收集难度!
此灵药的药性能弥合金丹的伤痕,巩固元气,最适宜去修复那些频临溃散的金丹,纵然修复之后,金丹的品级会掉落几分,但也比做一个废人要好。说起来用来医治风闲子的旧患,倒也合适。
“长明派的四长老,什么时候和我们郭氏一条心了?”竹楼中的女子冷笑道。
“交好此人,只是为了让我郭家在长明派内处境稍稍好一些罢了!风闲师叔虽然心灰意冷,但他才是亲近我等的人,相比之下,将这灵物送给那些长明的长老,也只是喂狗罢了!怎比得上风闲师叔伤愈之后,来的可靠?”女子声音清冷道。
“那四长老之徒,贪功冒进,以至于坏了自家的金丹,这等人物,将灵药用在他身上才是浪费了!”
“昔年风闲师叔丹成二品,若非是长明派无耻,在斗法之前暗算了师叔,怎会逼得师叔使用同归于尽的法子,才赢下了那一阵!”女子的声音越发恼怒,带着一丝恨意。
钱晨在一旁暗道:“原来我观望何七郎气运的时候,见得他气运颇为不凡,有承露盘残片镇压,比起寻常的元婴真人都不差。但其劫气如丝如缕,显然是还有因果牵连,未来必有劫数。但那时候,感觉劫数还在十年之后,未想到我搅动海外的风风雨雨,连他这边的劫数也提前引发了!”
他再用太乙神数在心中一算,原来是自己教他的八字丹诀,催发了其气运,这才惹来是非。
眼见东方天色渐明,钱晨见到将此地用阵法围起来的,并非风闲子师徒的仇家,便自诩不用自己出手了!
于是依旧把灵蝶翅膀一展,朝着风闲子师徒封闭的洞府而去。
那些禁制灵光挡得了这些人,却挡不住钱晨,须臾之间钱晨便过得了几道禁制,来到洞府之前,出于礼貌他又显了化身,将一封符书送入门中,然后便在门外等候。
少顷,便有人打开洞府侧门,却是何七郎探头出来,拱手恭迎道:“先生请进!”
门外的阵法处,却因钱晨此番视阵法于无物,堂而皇之的被迎了进去,而登时躁动起来。
竹筏之上的那人还不知道钱晨已经在墙根窗缘听了几耳朵,只是震惊道:“此是何人?为何能绕过我的阵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