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第二十九章 敦盛鑒賞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因为从商九歌的立场上来说,她之前已经答应过要保护今川义元,不可能因为现在方别站出来说今川义元是他此行的暗杀目标,然后商九歌就监守自盗,把自己的保护目标给杀了。
没有这样的道理。
商九歌也很不喜欢这样的事情。
所以当方别说出真得给商离送骨灰的这句话的时候,商九歌听得出少年的认真和威胁。
“要现在打吗?”商九歌问道。
少女看着眼前的男子:“我带着剑呢。”
作为能打架绝不多逼逼的典型,商九歌完美遵守了自己的人生信条。
而方别则摇了摇头:“还不到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会到时候?”商九歌问道。
“就像我们之前说过的那样,织田信长会在前方不远处对今川义元发动突然进攻,你最好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今川义元,否则事情就会稍微有一点麻烦。”方别看着商九歌说道。
商九歌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我不会告诉他的,这不在承诺的范围之内。”
商九歌的承诺是将会在这次进军中跟随在今川义元的身边,并且对他提供贴身保护,但是这个保护的效力并不是无限的,更没有向今川义元提供情报的义务。
况且关于织田信长会突袭的情报,同样是因为方别的告知商九歌才会知晓,如果要说清楚这些事情的话,又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而毫无疑问,商九歌不喜欢麻烦。
“那就好。”方别点了点头,他对于商九歌的承诺也完全认可,他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总之,在不久之后,这里就会爆发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我在战斗结果揭晓前不会出手,如果织田信长战败,那么你的委托就宣告完成。”
“但是倘若是今川军溃散,我就会按照约定,帮助织田信长取下今川义元的首级。”
“那个时候如果你想来阻止我,尽管可以尝试。”
商九歌点了点头:“我会的。”
这样说着,少女顿了顿:“其实很久没见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商九歌的表情没有任何激动的神情,但是她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方别不由顿了一下,然后笑了笑:“如果真要说的话,那么就是见到你虽然挺烦的,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开心。”
“期待有一天,我们可以重新回到神州,然后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继续开自己的客栈如何?”少年这样对商九歌说道。
商九歌点了点头:“好啊。”
这样说着,商九歌转身离开,身形如同飞燕一般消失在林海之中。
而在方别的身边,颜玉慢慢从树梢上落了下来:“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
“一个有趣并且强大的家伙。”方别淡淡说道:“她自从下山以来,成长的速度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大概也有和那样多的高手过招的关系,总之,如今整个神州武林中,能够确切胜她的人,恐怕只有十指之数了。”
少年带着静静的感慨说道。
“十个人的话,那已经很多了。”颜玉开口道:“尤其是天下前十已经死了两个的前提下。”
天下前十中,不灭法王舒庆与白鹭书院的院长白浅,已经相继离世,虽然说江湖榜每有一人落幕,自然就有人顺位替上,但是这种最顶尖的高手,并没有办法像地里的韭菜一样,割一茬就长一茬出来。
所以说虽然说天下前十永远不会缺席,但是质量却会有一个非常大的下降。
“关键是她还太年轻了。”方别笑了笑:“并且她从来没有自己是高手的自觉。”
“你不是同样也很年轻?”颜玉看着方别说道。
“我不一样。”方别认真说道。
纯阳
“有什么不一样?”颜玉问道。
“至少我心理年龄比那个家伙成熟。”少年理直气壮说道。
颜玉一时间甚至找不到反驳方别的话语。
毕竟少年是那样的有道理。
……
帅气学子遇野蛮靓女 离奇案子
……
而商九歌这边,最终还是顺理成章地回到了今川义元的军中,并且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那就是今川义元的车驾左侧,如果说商九歌真的被方别所说动,那么她这个位置简直就是发动刺杀的绝佳场所,但是少女并不喜欢这样的行为,这完全不符合她的审美。
其实回来也不用额外说什么话,毕竟离开的时候已经说过了,用方便的借口溜哨出去,回来的时候对方怎么也都不好意思盘问吧。
你能盘问什么呢?总不能说哈哈哈没有想到姑娘你剑术这么高超,也需要亲自上厕所的?
军队依然在前进,天气还是非常炎热。
而正在这个时候,军队突然停滞不前了起来,前方出现了一些躁动。
今川义元在车驾上坐了起来,看向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报告主公,前方已经到了桶狭间。”有人似乎明了这附近的地形,开口说道。
“桶狭间?”今川义元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到了尾张国的地盘了?”
“是的,主公。”参谋恭敬说道:“过了桶狭间,前方就是平原了,崎岖的道路终于算是一段落,我们可以在前方的村舍中取得给养和饮料,略作修整之后,就可以准备进攻那古野城了。”
“这不是大大的好事情吗?”今川义元哈哈大笑说道:“如果可以,我今天晚上就想看着织田信长那小子向我跪地求饶,然后我再赐他刨腹自尽的恩赏。”
“如果是最乐观的情况,大人确实可以这样做。”参谋看着今川义元说道:“但是问题就在于桶狭间这个地方,桶狭间非常绵长而狭窄,但是却是进入尾张国的一个重要的通道,倘若对方在此埋伏一军,此时我方士兵疲劳,恐怕会吃上大亏。”
“所以说前方的士兵因为担忧这个,便有些踟蹰不前。”
“这有什么好怕的!”今川义元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尾张国有几人几兵?今我有举国之兵而来,如比叡山之压顶,就算织田信长敢于兴兵抵抗,也不过是米粒之光。”
他站在座驾上放眼四周:“你们都是我最勇猛的武士与家臣,愿不愿意为我为前驱,去冲破这最后的险阻?我向你们允诺,在最终攻取下那古野城为止,期间你们的所有收获,都可以作为自己的战利品带回去。”
这一瞬间,四野瞬间爆发出山洪一般的呐喊声。
这位号称东海道第一弓取的大名,能够经营起来这般的家底,合纵连横,成为附近三家顶级大名的盟主,要是说他是完全的草包,那肯定是睁眼说瞎话。
毕竟有什么草包是能够随随便便动员起来四五万大军的人?
很快,队伍便重新开始向前,商九歌也跟在今川义元的车驾旁,开始往桶狭间进发。
正如同桶狭间这个名字所表达出来的一样,前方的道路,开始越来越显得崎岖逼仄,这是一条绵长的谷地,且如同一条长长的木桶供人所穿行,虽然说商九歌还能够上蹿下跳表现得非常活跃,而今川义元因为年事已高,身体也显得肥胖,所以没有办法骑马,只能够坐在轿子上由人肩抗着前行,他姑且还算是安稳,但是就是身下四个扛着他的轿夫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
而其他身披盔甲手拿武器的武士们就更不用说了,这一路上的山路走下来,早已经是人困马乏,不过在今川义元之前的激励下,士气还算是旺盛。
算 死命
大概在桶狭间行进了一个时辰左右,商九歌突然听到前方传出来了喊杀的声音,不多时就有人全身是血的跑了回来,大喊道:“前方遭到了织田家的攻击,需要增援!”
而今川义元则端坐在自己的轿子上,没有显露出来丝毫的惊慌神色,他哈哈大笑道:“果然,织田信长也就只会耍这些小孩子的把戏了,什么在地势险要之地埋伏下伏兵什么的,快去增援,我要你们击溃敌人的伏兵,为我们的霸业开辟道路。”
商九歌一声不吭地跟在旁边,当然,今川义元的话她是一个字都听不懂的,不过从今川义元的气势上来看,他肯定非常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或许织田信长的第一批伏兵的数量果然不多,他们根本就没有杀到今川义元的面前,毕竟这桶狭间虽然说地势险要,但是同样的,倘若连先锋的部队都没有击溃的话,前线的阵地依然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兵源。
毕竟这次今川义元真的是别的什么都不多,就是兵多。
而这个时候,前方也不失时宜地传来了捷报,有人跑到了今川义元的车驾旁:“报告主公,来袭的织田军人数大概在三百人左右,我们已经将其击退,并且阵斩敌军五十余级,经过粗略统计,发现了织田军手下的武士佐佐胜通,千秋四郎等人。”
“区区三百人也敢来虎口拔牙?”今川义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织田信长就算有天魔鬼神前来助阵,又能够如何?”
那一瞬间,整个桶狭间都响起了巨大的喝彩声。
“今川大人必定武运昌隆!”
……
……
而这个时候,织田信长在做什么呢?
事实上,织田信长正在吃饭。
饭是白米饭,配上了茶水和腌渍的梅子。
相对于大名平常的饭食,这样的饮食算得上是简陋甚至粗糙。
但是这是战前的餐食,不仅织田信长吃得是梅子茶泡饭,他身边的所有将士,都吃的是梅子茶泡饭。
“梅子好啊,又有酸味可以下饭,茶水也可以解渴,这样的美食,恐怕此时的今川义元想吃都吃不到呢。”织田信长笑着说道。
周围的武士家臣纷纷附和,正在这个时候,营帐中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报告信长大人。”
来人铠甲上满是血污,神情惊慌至极。
“喝一口茶水吧,有什么事不是能慢慢说的?”织田信长看着对方,镇定说道。
“报告信长大人,佐佐胜通大人所率领的奇袭队已经发现了今川义元军,并且对其发动了攻击。”来人来不及喝茶,看着织田信长慌乱说道。
“所以说今川义元已经到桶狭间了?”织田信长笑着说道:“果然是好事情。”
“不是的,织田大人,我们对敌人发动了袭击,明明他们已经疲惫不堪,但是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就好像是蚂蚁一样,佐佐胜通大人已经当场战死,千秋四郎大人也找不到了,恐怕已经凶多吉少,大人,我们应该尽快退回那古野城去,凭借坚固的城墙和积蓄的粮草来进行防守,等待其他大名的干涉和救援。”
“今川义元的军队数量远超我们的想象,并且他们的战斗力也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如果继续大人的计划,恐怕会有在桶狭间全军覆没的危险。”
听到这个前来报告的士兵的话,织田信长周围的家臣人人变色。
“你的话已经说完了?”织田信长问道。
“说完了。”对方点了点头说道。
织田信长伸手给他递了一碗茶:“喝了吧,跑了这么远的路不容易。”
对方接过茶水,诚惶诚恐,再三确认之后才一饮而尽。
“喝过了茶,就在这里歇息一下吧。”织田信长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那您呢?”士兵紧张地问道。
“当然是去进攻了。”织田信长哈哈大笑:“敌已至桶狭间,将士们,杀敌建功尽在此时了。”
“愿意跟随我者,请随我出营会战。”
“他今川义元不是想要看看我究竟有多少人马吗?”
“那么今天,就让他看一个明白。”
这样说着,织田信长快步出营,翻身上马,随即策马狂奔起来,周围的家臣武士,也毫不犹豫地跟在了只听信长的身后,只听得远远就听到了织田信长放声高歌的声音。
“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在身后,有人发问道:“信长大人唱的究竟是什么啊?”
随后就有人回答道:“是敦盛吧,大人最喜欢的能剧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