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ptt-第三百四十一章 產生誤會閲讀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他到底应该装作是没有看到还是直接坦白和她说清楚呢?就在他心里做着无限纠结时,放在一旁的私人电脑响了起来,有邮件进来了。
他摇了摇头,甩下脑海之中的烦绪坐在了电脑前。
是一封陌生邮件,知道是谁发来的,里面有一个附件。
史上最强无限 带球撞人
是一段音频。
靳珩深鼠标轻轻一点,顿时,电脑响起了一段熟悉的女声……
坐在出租车上的夏岑兮心情也格外的激动,在刚才自己和李亦铭坦白自己对靳珩深的心迹之时,他的心情也更加的明确。
她从来没有过像此刻一般,如此迫切的想要马上见到靳珩深,然后给他一个拥抱。
车子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心一般,开的飞快,很快的便停在了靳家的门前。
对师傅礼貌道谢,夏岑兮挎着小包,步子轻快,快速的来到了门前,熟练地掏出钥匙准备进家,光是看她的走姿就能感觉到内心中的雀跃。
站在阁楼上的靳珩深危险的眯起了眼,看着楼下的那个女人。
“回来了?”
夏岑兮刚推开门就听到了阁楼上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问候,语气格外的冰冷。
夏岑兮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当是自己听错了,脸上笑意盈盈:“对呀,我回来了。”
她刚换好鞋子,抬头看向靳珩深,眼睛中都带着兴奋的色彩。
一向不喜欢主动的她,此刻却有一个冲动,想要给靳珩深一个拥抱。
“和客户聊的怎么样?”靳珩深强压着怒火,语气也依旧是冰冷,听不出来音调。
夏岑兮微微一愣,眼神躲闪了一下:“很好,很顺利,没有什么特别的。”
说完,她就继续往阁楼上走,想要离靳珩深近一点。
靳珩深嘴唇微勾,双眼眯了起来:“你站在那里,不用过来。”
他那双眸如墨色一般,脸色更是阴沉如水。
被他这么一呵斥,夏岑兮的脚步顿时顿在了原地,此刻的她也听出了靳珩深语气中的怒火。诧异不已,她只不过是出去了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怎么靳珩深脾气忽然变得这么差?
看着夏岑兮还是一副装无辜的模样,靳珩深脸色倏地更是阴沉。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唇角似笑非笑,语气中带着讥讽。
“怎么,跟李亦铭这个客户聊的就这么开心吗?聊什么大合作了,说来我听听。”
他怎么会知道?
夏岑兮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下去,眼神中带着惊讶,嘴巴也微微张大。
“你怎么……”
“你是想说我怎么知道,对吗?没错,我应该不知道,这才让你称心如意?”那张精致的脸已经阴沉到了极限,看夏岑兮的眼神也足够的冰冷。
夏岑兮皱了皱眉,她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错,我确实是去见的他。不过这也是在为你着想,我害怕如果你知道了……”
“害怕什么?害怕我会过去听你们的幽会?还是说听你们的计划?”
他平日里对夏岑兮的温柔丝毫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酷。
“你怎么说这种话?”夏岑兮眼睛忽然放大,抑制不住的震惊。
“你难道觉得你瞒的过我?你们聊了什么,我一清二楚!”靳珩深声音阴冷,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看着夏岑兮的眼神充满了轻蔑:“你是不是觉得,你笑着回来,我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夏岑兮感觉靳珩深是误会了什么,脸色变得很差,连忙开口解释:“我见的确实是李亦铭,可是我们聊的也是关于他的,他说他的公司……”
天上掉下个皇帝来 端木寒衣
“夏岑兮!”靳珩深一声怒吼,直接喝住了她:“你打算想要装多久?既然你根本没打算留在我的身边,又何必在我这里装深情?”
这是什么意思?她皱眉,觉得今天的靳珩深一定是疯了!
“他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问我借钱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什么叫我根本没打算留在你的身边?那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算什么?”
她也有点动气,语气带着伤痛,夏岑兮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靳珩深的反应会大到这个地步,让她惊讶,让她失望。
“算个屁!”靳珩深大吼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瓶药物,狠狠的摔在地上。顿时,药瓶被摔裂,里面白色的药片洒落了出来。
“你告诉我,这开封了的避孕药,怎么解释!”靳珩深眼里一阵刺痛:“我以为你想和我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幸福的婚姻。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是不是一直在想着离开!”
夏岑兮站在原地,脑袋嗡的一声炸开。
他……怎么发现的?
她最近确实最近有在吃避孕药,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不适合受孕;再加上南宫晓的叮嘱,更是担心自己会怀孕。
神级地狱主播 木子沅
靳珩深每次要得匆忙,根本不做安全措施,她当然害怕,哪里敢开口跟靳珩深说这些?只好忍气吞声的吃避孕药,来减少受孕的可能性。
“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你就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靳珩深声音冷厉,眼神更是死死的盯着夏岑兮,他忽然唇角一勾,带着狠狠的自嘲:“是啊,你如果怀了我的孩子,你怎么和李亦铭离开?他回国,难道不就是为了过来接你?正好你们两个,再续前缘!”
夏岑兮痛苦的摇头,想要否认:“不,不是的,我不想怀孕,是为了月底的手术……”
听了她苍白的说辞,靳珩深更是怒火心生,他丝毫不怜香惜玉,扯着夏岑兮的胳膊,就拽到了书房,把她按在了电脑前,身子伏在了她的耳旁,粗重的呼吸扑在夏岑兮的脸旁,让她忍不住战栗。
“为了手术?那你来听听,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那张邪魅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更多的,是绝望!
夏岑兮看到电脑屏幕的那个图标,颤巍巍的,点开了那个音频。
“岑兮,你自从嫁给他后受了这么多苦,你到底为了什么?你难道是个傻子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