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緣定你-第二百一十九章 擎天柱推薦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仲安妮的思路在不受感情和仇恨干扰的情况下,会比常人要清晰快捷许多倍。
初师爷和姜所长离开后,她按捺下心中的复仇欲望,看向司华悦。
司华悦思考问题时喜欢不停地走动,有时候注意力太集中,经常会“头撞南墙”。
这里的墙壁都是透明的,就在她马上要撞第二下的时候,仲安妮适时伸手接住她的额头。
“怎么了华悦?神不守舍的,就因为顾颐的电话打不通?”仲安妮推开司华悦的额头,问。
“他的电话都是全天候开机,上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也是打不通,后来是边……他的发小接的电话,我才知道他负伤了。”
司华悦此刻担心顾颐是不是又挨了暗枪,指不定又躲哪儿疗伤去了,不然怎么会连他爸都打不通他的电话?
“我倒跟你看法不一样。”仲安妮端着杯子走向卧室,司华悦将两颗药丸盒子在掌心旋转着,跟随她一起进入,看着她将杯子放到桌面,然后坐到床沿。
“你忘了今天他们警方要护送我们那一大家子亲戚去单窭屯了?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才打不通电话?”
仲安妮在记挂着她的奶奶和所有亲戚的安危,从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他们能够顺利迁徙。
“是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司华悦猛拍了下额头,转身就往外走。
极品全能得分王
“你干嘛去呀?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下是否吃下这些解药的问题?”仲安妮在身后喊她。
“不着急,等我先去把手机要回来的。”司华悦走到门前,那门果然不分进出的人是谁,自动开启。
学霸男神撩妻入怀
在距离核心地带还有两道门的时候,这门就不动了。
司华悦站在门前使劲拍打,发出“哐哐”响,可惜对面的人该干嘛干嘛,根本听不见。
但负责巡逻的机器人和安保人员见到了,其中一个人走过来,按下门上的对讲机问:“干嘛?”语气很生硬。
“我要见姜所长。”司华悦说。
“姜所长正事都忙不过来,哪里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说完,这人转身就走了。
司华悦抬腿,对着门上的对讲机就是一脚。
啪呲——
对讲机外壳应声而落,里面的线路似乎也被她给踹坏了,发出一阵刺啦啦响。
那安保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这一看不打紧,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他顺手将身边一个正在做实验的医生给拖到门前,让那医生刷虹膜开门。
进入司华悦所在的通道,他抡起手里的胶皮棍劈头就挥向司华悦。
铁板铜琶 诸葛青云
“嘿!”司华悦身子一矮躲过了胶皮棍。
这男人的力气不小,胶皮棍被他抡得虎虎生风,司华悦能清楚地感觉到那胶皮棍带起的劲风从后脑扫过。
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往死里打?
如果司华悦躲不过去这一棍子,依这男人的臂力,这一胶皮棍子会直接将她的头皮给掀了。
一击不中,这男人收棍出腿,速度连贯而又快捷。
司华悦一个后空翻,再次躲了过去。
从这男人的出招速度和力度,能看出这是个经常跟人打斗的人,每一招都奔着让对方失去还击能力来的。
两击不中,这身材魁梧的男人轻咦了声,大概以前没遇到过有能躲过他两招的女人。
还想再出手,可他只觉眼前一花。
刺啦一声脆响过后,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轻,再看向司华悦,发现她手里拎着一副防护面具。
他慌忙探手摸向自己的脑袋,除了一个口罩,连戴在最里面的弹力网帽都被揪了去。
血欲江湖 太白
“你什么人?”他太清楚在这个地下实验基地不做防护措施的后果了。
再狠的人也怕死。
仲安妮这时候跑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她靠近司华悦,一边问,一边警惕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没事,”司华悦对仲安妮说完,转向男人说:“我是你们这里的犯人。”
“放你娘的狗臭屁!这里除了外面的武警和机器人,哪个不是犯人?报上名来,让老子知道我栽在什么人手里!”
许是没了面具防护,这男人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憋着气。
司华悦和仲安妮对视了眼,原来这里的科研人员都是犯人身份?
想到初师爷,她们俩眼中闪过明悟,看来,特殊场所里的人都是特殊的。
只不知那个所谓的所长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是犯人身份。
女子监狱医务室里的医生,除了狱医,门诊、药房和病房里的白大褂都是犯人,像袁禾,像杨大胖子她们,犯事前都有过从医经历。
这里的科研人员想来在犯事前,身份都不简单。
司华悦和仲安妮两个人不禁庆幸没有吃他们送来的解药,不然鬼晓得一群犯人研制出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臭小子!怎么跟个nia们似的,连个名字都扭扭捏捏地报不出来?!”这安保是个暴脾气,也难怪成了地下犯人。
闻言,仲安妮看向司华悦。
刚才那三个送饭的人送来的衣服,她和司华悦都没来得及换,身上依旧穿着那种简易的防护服。
说是简易,这又是帽子又是口罩的,外面的衣服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硬邦邦地支棱在身上,性别特征挡得严严实实的。
司华悦的身高很容易被人错当成男人,加之她面部轮廓格外清晰,尤其是她的眼睛,在与人动手时,那种凌厉的气势在男人身上都少见。
被混淆性别并不奇怪,司华悦也早就见怪不怪。
“我从不对手下败将报姓名。”司华悦说完,又去踹门。
这门是钢化玻璃的,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做过防弹处理,任凭司华悦力大如牛也踹不坏。
所以,她才不会白浪费力气,而是专挑能毁坏的东西踹,比如门上的对讲机、虹膜锁和警示牌。
踹坏了,让顾颐去赔,反正这里归他老爹管。司华悦一边踹,一边在心里腹诽。
安保男算是看明白了,这是明着来捣乱的!
他瞥了眼监控,牙一咬、心一横,今天就算被这小子打死,也不能让他在这里撒野!
可他刚准备靠前,仲安妮横着迈出一步,将他格挡住。
仲安妮拉出的架势一看就是练过格斗的,从她凸起的拳茧来看,这也未必是个能打得赢的善茬。
这安保有些纳闷,心道:今天被送进来的,不管男的还是女的,怎么都是些练家子呀?
司华悦并非是无脑蛮干,她一边踹,一边在留意着门内外周遭的动静,和所有人的反应。
里面的科研人员连眼皮子都没往这边褶一下,埋首于他们的研究中,其中有两个人似乎因意见不统一,居然动起手来。
这里的安保不止眼前这一个,里面还有五六个。
有三个人在往这边观望,还有两个人在拉架。
那三个观望的安保不时低头交谈着什么,应该是不敢开门。
而外面站岗和巡逻的武警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他们仅是看了眼,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司华悦起先最担心的就是武警会进来干预,见他们无动于衷,她猜测或许是因为进来这里又得消毒,又得穿防护服的原因。
而真正维持里面纪律的,就靠这不到十个安保人员。
不对,还有机器人。
司华悦房间里的机器人开始动了起来,她所处的这个廊道里的机器人也开始变身。
这些机器人有的是垃圾桶,有的是绿植,有的是消火栓,还有的是椅子或者一些非常不起眼的摆件。
“这么先进?!”司华悦终于明白为什么外面的武警无视她的举动了。
超級 強者
这些形体各异的机器人手里都有一把武器,搞不懂是什么,但都行动一致地对准司华悦和仲安妮。
“你最好老实点,这些机器人可不会跟人讲条件,你再踹一脚,它们就会出手,真被射中了,你就知道厉害了!”
安保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似乎很希望能看到司华悦被机器人击中。
“华悦,我们回去吧,等姜所长再来的时候,我们再管他要。”仲安妮对高科技的东西打小就崇拜和畏惧。
不然她当日也不会对司华悦提出要跟着顾颐学习射击的想法。
司华悦摩挲着下巴,看向围拢过来的“小矮子”。
“你跟那个傻大个站到一起,我想试试到底人厉害,还是人造出来的机器厉害!”
说着话,司华悦将手里握着的药丸盒子塞进仲安妮的手里。
仲安妮哪儿敢让她试,司华悦如果赢了,那就表示眼前这些小机器人得变成一堆堆的废铁,他们赔不起;如果司华悦输了,不,她不敢想。
“华悦,别试了,人哪能打得过机器,他们都不知道疼的。”仲安妮继续规劝。
司华悦一把将她推搡到男安保身边,果然,那些机器人手里的武器依然对准着她,并没有随着仲安妮的移位而转向。
这是目标锁定了?!
司华悦忍不住在心里偷着乐,一群傻机器,不懂得使用人质策略。
“小东西,冤有头债有主,别伤我朋友,不然我会让我家老哥整个擎天柱来扫平你们这些小矮子!”司华悦笑呵呵地警告。
男安保没想到司华悦居然还能跟一群机器搭讪,他冷哼了声说:“他们只认识威震天!”
“你这是不打自招,一群反派!”站在他身旁的仲安妮昂然反讥。
司华悦审视了圈这些机器人的排列顺序,一共九台,呈楔形阵势与她迎面对峙。
他们手里的武器有尖头的,也有平头的,都有一个蓝色的光点,看着应该不会射出子弹之类的东西。
司华悦与身后的玻璃墙的距离不足半米,腾跃起来以墙壁做助力,她有十足的把握能一次性撂倒五个小矮人。
余下的四个如果要射击她的话,必须要有灵活的移动速度,但这些小矮子没有腿脚,跟一群扫地机器人一样,盘旋移动。
九个小矮子,十八双小红眼珠子齐刷刷地盯着司华悦,若非她心理弹性好,光这种对视就足以击垮人的心理防线。
“刚才你怎么说来着?”司华悦转向男安保问:“我如果再踹一下门,它们就会动手是吧?”
男安保还未及明白司华悦什么意思,那边问话的人已经腾空而起。
噼里啪啦、哐、哐、哐——啊——
金属碰撞散乱声中夹杂了一声人的呼痛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