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nii優秀都市小说 極夜玩家-019 會議·獵殺·絕望-2pll1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9级玩家们不求鸣绪能破坏球舱,杀死里面静躺的白莉莉,但也不希望她为这个女人做任何事。
鸣绪却根本没有管那么多,一心只求能复活李想,她将金属盒子放进怀里,谁都没理,就这么一步步走向了新世界外。
她连探索新世界的欲望都没。
白莉莉以冷笑回应着这些9级玩家们的各种话语。
……
此时此刻,0001号城市军部总部大楼,顶楼第一会议室。
烟雾缭绕,烟草和咖啡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大门紧闭,门口站着一名女战士、一名男战士,两人装备精良,军姿笔直,神情肃穆的镇守着大门。
大门上挂着紧急会议中的牌子,军部中校白珊珊在门口来回踱步,神情忧虑,却无可奈何。
这场临时紧急会议的与会者至少也是少将,全部都是纪斩血派系的中流砥柱,显然是针对鸣绪的一场特殊会议,她自从进入宪兵部任职后,几乎很难再和新极夜取得联系。
她、雷烈还有白雨涵是最早接触李想的人,雷烈依旧留在0127号城市军部,白雨涵已经正式加入清扫队,担任副队长职务,所有与军部相关的任命也全部请辞。
白珊珊作为白家人,本应该在三叔的派系下工作,可是不知为什么几个巨头商议后将她调到了宪兵部。
由于第一任命人是奥赛罗大将,纪斩血有苦难言,白珊珊这尊菩萨他是放也不是,看也不是,最后干脆任命她做自己的亲卫队副队长,以这个理由拴在自己身上,免得白珊珊暗中泄露一些自己派系的机密。
白珊珊现在才明白,自己还是成为了上层角力博弈中的牺牲品。
白家需要这么一个人去做明面卧底,自然也不能派遣天赋高,有潜力的后裔,只能折中挑选,最后便这样落在了她的头上。
“命运啊……”她感慨万千。
“我去上个厕所,你们看牢了。”白珊珊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亲卫继续在会议室附近巡逻,自己则是开溜跑去厕所抽口烟,放松一下。
明知道他们在讨论对鸣绪不利的事情,她也无可奈何,只能干着急,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会议室内一共坐着十六个将级高层,纪斩血在最上方首座,这十五人都是他派系里最重要的成员,大半是自己亲手提携上来,还有小部分是其他合作势力的中流砥柱,他们也组成了北方狮派势力,在寇如海死后,已经在各个重要岗位上完爆了南方鹰派。
军部部长现在还是奥赛罗大将,白准提名了副部长,估计很快就会下任命委托,这两人一个是9级,一个是白家重要首脑,他们的位置稳如泰山,现在纪斩血只瞄准第三把交椅——军部议会会长。
老会长是个德高望重的上将,是最早一批军部组建者,自身实力只有1级,胜在威望和人脉,军部也需要这么一个老将坐镇来平衡各方势力。
但现在年轻一代如陈凡这批优秀继承者都崛起了,这么老的一批人自然要退位。
如果能同时兼任军部议会会长和宪兵部部长,那纪斩血的权柄会比四把手高不少,和白准几乎相当。
他是双月领主和吞天翼王的直属部下,在整个倾覆七大陆计划中也算重要角色之一,但他并不知道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交易。
两位9级要的是9级之上的秘密,而兰斯洛要的是最后的一份永恒之水,除此以外,他们并没有如纪斩血预期的那样有重组七大陆的念头。
现在军部的背后依旧是威赛克斯和卡塔斯兆菲委员会,一个掌控着资源,一个掌控着最多的9级玩家。
有他们在,即便是军部部长也不过是个傀儡。
纪斩血不甘心当傀儡,因此竭力帮助他们倾覆七大陆,为的是重组后的重建世界里,自己按资排辈能轮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
实力难以寸进,得到两位9级赐予的东西,他能强行突破到7级,那也是他修炼的尽头,纪斩血剩下的追求只有女人和权力。
有了后者,前者都会过来跪舔。
纪斩血还在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其他将军正讨论的热火朝天。
一位老将军皮肤干皱,年逾花甲,身上透着腐朽的气味,浑浊的眼珠如同死水般看着面前的会议桌,还有那份被翻阅了无数次的文件。
“我觉得……”老将军一开口,其他人的讨论立即停止,给予了他极高的尊重,一直想入非非的纪斩血也回过神看他。
他就是现任三把手,军部议会会长,等级不高,却德高望重,有很大的影响力。
这个老家伙虽然是纪斩血跟前的挡脚石,但是他几乎是这里每个人曾经的老师,这样的会议不邀请他就是失礼,老家伙要是因此在各方面卡他,纪斩血会非常难受。
“冬零鸣绪去往新世界,那边有9级们坐镇,她翻不了天,强行对付她,只会让军部和冬零家结下死仇,得不偿失。你们猜测她的回归和李想的死有关,难道她还能让一个死得神形俱灭的人起死回生不成?”
老会长皱眉,打算否决纪斩血的提议。
动员大半个军部的力量去对付一个小女孩,他拉不下去脸。
其他那些将军也都面有难色,这确实太失去身份了,冬零鸣绪也只是5级玩家,这仗势分明是用来对付7级以上的玩家。
就算她很厉害,也未免太高看了点。
纪斩血心里暗骂老家伙不识趣,他其实也没有针对冬零鸣绪的意思,可这是从上面传达来的命令啊!
会议室内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渐渐有了争吵,并且迅速扩大,将军们吵得火星四溅,谁也寸步不让,坐在上首的老会长意味深长地看向纪斩血,忽然低声问道:“斩血,这命令,该不会还有更上层的人在掌控吧。”
纪斩血心头一惊,两名9级和自己的关系还不能这么直接公开,他心虚地看了眼老会长,笑道:“怎么会,现在部长还在新世界,除了他,还有什么人能对我发号施令。”
“嘿嘿,斩血,我人老了,但眼睛可没花,9级们还在新世界未可知,已经有人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做些不要命的勾当了,我这个人,实力低微,比起你们这些后起之秀来,只是个老不死而已。但我唯一的长处呢,恰恰就是活得够久,够久了,就见到过够多的事情。”
老会长说到这里,忽然叹气,又抬头看他,
“恰恰有些事情,只有活着的人才知道有多可怕。斩血,你是我看着长大,也是当初几个小家伙里混得最人模狗样的一个,你现在放弃这个计划,我明天就辞去军部议会会长的职务,如何?”
他言辞凿凿,听得纪斩血心头一惊。
这老家伙到底被许了什么好处,居然愿意用这么大的权柄交换鸣绪一条命?!
纪斩血看着他,淡淡说道:“抱歉,老会长,这计划无法放弃,即日启动。”
“也行,那我先走一步了,斩血,最后送你一句老话,人在做,天在看。”
“多行不义……必自毙。”
大门被轰然推开,门口两名战士吓了一跳,看见走出来的是个老将军,立即躬身行礼。
老会长合上门,刚要走,就看到有两个士兵跟了上来,他顿步,冷声说道:“怎么,我这个老家伙去上厕所你们也要跟着来?”
“不敢!”两人低头。
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厕所。
外侧的洗手台边,白珊珊正在抽着烟,烟雾缭绕,姣好的身材被军部制服包裹在内,充满了诱惑。
“老,老将军!”白珊珊看到老人,连忙掐灭了手里的烟。
老会长似笑非笑地看她,打量了一阵,悠悠说道:“白家的女娃娃?”
“是,白家白珊珊,现任军部宪兵部亲卫队副队长,中校军衔。”她恭敬地行了个军礼,小时候有见过三叔和这位老将军喝茶,那时她还只是个丫头片子。
“你是以前一直跟在阿准屁股后面的小丫头片子吧,哈哈,都这么大了,出落的真水灵。”老会长哈哈大笑。
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白珊珊兴奋地点头。
“不过军部要地,不能随意抽烟,下次注意了。”老会长收敛笑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皱巴巴的雪茄,“但是适当的放松也是需要的,你那烟里还掺和兴奋剂,少抽点,用我这个试试。”
“谢老将军!”白珊珊接过雪茄,抬头时,老会长已经背着手离开了。
她烟瘾挺大。宪兵部人所共知,老将军一走,就迫不及待的点燃了雪茄,刚抽一口,白珊珊便皱起了眉头。
她拿下烟,轻轻拨开外层,赫然看到里面有一个浅浅的夹层。
……
另一边,鸣绪前脚刚离开新世界,后脚通道口便关上了。
由各方超级势力和军部联手编织的一张细密大网以源质潮汐为核心迅速扩张,转眼就覆盖了小半个大陆。
针对鸣绪的猎杀计划瞬间启动,似乎是早就猜到了她的离开时间,多方势力云集,新极夜和冬零家刚出发去接应的军团很快就碰到了大量阻挠,难以寸进。
这股抵挡之力出乎意料的强大,其中不乏许多玩家,一下子就拦住了他们的人。
第一夫人和双月领主一战后一直在休养生息,冬零家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冬零家的应援一下子弱了不少。
索菲亚第一时间派遣了蔷薇女仆团出发,为了鸣绪,更是为了李想。
然而蔷薇女仆团刚出动,就有数十个世家联盟隐居不出的玩家守候在要地,一时间居然难以脱身。
三天过去了,不断有暗中帮助新极夜的人出现,但对方的布局更加精密严整,简直算准了每一个环节。
这说明对方一定有事先预料到这些情况的人,且已经做了周密的部署,这人不会是纪斩血,他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所有视线投射到了两名9级身上。
对抗灾厄时唯唯诺诺,对付自己人时重拳出击。
鸣绪到底从新世界带回了什么,居然能让他们两人重视到这个地步。
只有远在星海的费钰景知道,从对付李想开始,兰斯洛就没打算让鸣绪活下去。
一步步布局,引导鸣绪去新世界拿永恒之水,然后出手抢夺。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鸣绪应该早就发现了不对劲,知道了这是针对她的杀局,甚至费钰景觉得在她开口说出这个方法的那一刻,鸣绪应该就预料到了这些。
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为了救李想,只是因为有这个可能,就甘愿去送死!
为什么?比起永恒之水的功效,费钰景更想知道鸣绪为什么可以为他做到这一步!
老会长给了白珊珊的计划图其实只是猎杀计划里的一小部分,他也没想到连锁反应有这么大。
几乎大半个世家联盟还有无数势力都出动了。
就为了对付一个想救自己喜欢之人的女孩!
他猜测纪斩血等人所图甚大,因为背后可能是两个9级,他也只能选择明哲保身,原以为这份计划能或多或少帮到鸣绪,可现在看,那只是拦截猎杀队伍的九牛一毛。
广袤平原上,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在迅速移动,她弓着身体,不断借助阴影秘术躲避各种可能存在的敌人,接着起伏不定的长草和零零落落的树木遮蔽身形,继续狂奔。
鸣绪的衣服上有多处破碎,有几道伤口深可见骨,以她的超速再生能力也难以迅速复原,三天,短短三天,她遭遇了上百次规模不小的伏击。
其中甚至有6级玩家的身影。
三天的不眠,让她的精力损耗了不少,拿着月影白霜的手上满是血污,她的神情始终平静,似乎那些伏击都在预料之中。
杀人,逃跑,杀人,逃跑……
她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一个人在荒野猎杀,没有朋友,没有交流,什么都没,只有敌人,只有杀戮。
海陆空都有针对她的追兵,她也不敢相信任何曾经的朋友,就在不久前,就有冬零家的人背叛了她。
比起七大陆无数势力,她的助力实在少的可怜,诸如新极夜还有陈凡他们这样的绝对盟友,每一个旁边现在都有至少三倍的敌人环绕,不让他们有机会支援到鸣绪。
她抬头看向天空,忽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