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bjc精华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二百七十八章她好像瘋了看書-gmcow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秦北越有些担心的看着秦北穆怀里脸色苍白如纸的南意棠,起身跟着一起走了出去,把他们送到了门口,一直看着秦北穆把人给抱走。
南意棠其实没有睡很久,但是她一直都精神不太好,好像睡不够,可是睡眠又很浅。
那次在医院晕倒之后,秦北穆不放心,几乎在南意棠的身边寸步不离的守着,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情。
更可怕的是,南意棠不仅是精神越发的衰弱,而且,她也开始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
秦北穆只是去打了个电话的功夫,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南意棠人不见了。
秦北穆四处去找,也没有看到南意棠的身影,他的心里往下一沉,担心会出事,便去楼顶的阳台看了一眼,发现南意棠竟然就坐在阳台的栏杆旁边,半个身子都是悬在半空中的,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去一样。
伊豆的舞女 川端康成
狂傲醜女之溺寵傻夫
秦北穆的心一下子就拎了起来,忙跑上去,又不敢大声说话,怕惊到了南意棠。
南意棠抬着头,看着远方,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秦北穆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在南意棠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把人给拉了下来。
“谁?你干什么?放开我!”
南意棠惊呼着,被秦北穆扯了下来,她有些惊慌的在挣扎。
直到被秦北穆搂在怀里的时候,她才猛然回过神来一般,“你干嘛拉我啊?”
“棠棠?你在干什么?”秦北穆被吓得脸色铁青,严肃的看着南意棠。
“我就是,坐着吹吹风,外面的空气很好,今天的阳光也很好。”
南意棠茫然的看着秦北穆,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的不高兴。
“太危险了,你不可以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知道吗?”
命运神镰
秦北穆紧紧的握着南意棠的手,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加平和一些。
“好。”南意棠点了点头,靠在秦北穆的怀里,看起来是那么的乖巧。
“你别害怕,我刚才真的不是想跳下去的。”
南意棠意识到了什么,轻轻的抚摸着秦北穆的手:“真的,我是很难过,可是,我不会想着去死的。害死我们孩子的人,他们都还活着,为什么要死的那个人是我呢?我不会死,我要让那些人给我的孩子偿命。”
巔峰權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他们?为什么还没有高煜铭和柳芊芊的下落呢?那个柳芊芊,她把我们的生活弄的一团糟,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她一眼?”
南意棠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恹恹的,唯有在提到要给孩子报仇的时候,她才终于被注入了灵魂一样,有了些许的精气神。
“你不要着急。那天,他们带走了沈安斌之后,就迅速的从雅礼海峡撤退了。这段时间,仿佛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为什么?为什么会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们带走了人,难道就没有下一步的行动了吗?”
“沈安斌受了重伤,他们的行动,损伤也不小。如果持续有大动作的话,他们应当也吃不消。棠棠,你放心,最多一个星期,我一定会找到他们的下落。我答应了你,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我们的孩子,不会白白牺牲。”
南意棠攥紧了自己的手,慢慢的,才让身体的颤抖平息了下来。
晚上,秦北穆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抬手的时候意识到了不对劲,怀里的人不见了。
秦北穆一下子就清醒了,南意棠去哪了?那钢琴声,难道是南意棠吗?
循着声音,秦北穆走到了隔壁的书房里,看到南意棠坐在钢琴前。
没有开灯,只有淡淡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南意棠的手就放在钢琴上,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练习了,南意棠怔怔的看着钢琴,只是时不时的会按下一个钢琴键,带来悠扬的音乐声。
南意棠已经太久没有弹钢琴了,废了双手之后,她就不敢再去触碰了,后来秦北穆说过,想要让她重新拾起来,她也试过,但始终很难找到原来的感觉了。
韶光深處 雨中聽桐十六夜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深夜里一个人独自的坐着弹钢琴。
谁说吃货不羡仙 妖辰星
异界逍遥王 dandi
秦北穆不想打扰她,他最初动心的就是南意棠弹钢琴的模样,只是后来极少有机会能够看到,如今,他静静的看着,一点都不想破坏这一刻的美好。
南意棠的动作,试着更快了一些,但是,她发觉自己弹出来的音乐总是有瑕疵的,全然比不上对自己的要求,就有些懊恼的捶了一下自己的钢琴,发出刺耳的声音。
“棠棠。”
秦北穆怕南意棠会伤害到自己,连忙上前一步抓住了南意棠的手腕,说道:“别伤了自己。”
魔女工業霸主 沈望君
南意棠抬起头,茫然的看着他,像是不认识他一样,忽然把他给推开了,皱着眉头说道:“你别碰我。”
神仙也暧昧 天才小小生
“棠棠?是我。”
南意棠不应该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来才对。
“你是谁?”
南意棠直接从柜子上拿起了一个花瓶,对着秦北穆说道:“你别过来,别碰我。”
“棠棠,我是秦北穆,我是你的丈夫。”
秦北穆看到南意棠戒备的目光,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南意棠,怎么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
“丈夫?”南意棠往后退了一步,疑惑的看着他,“你别过来,别碰我,别伤害我的孩子。”
“棠棠,你冷静一点,我不会伤害你的。我那么爱你。”
“滚,滚。”南意棠忽然尖叫了一声,挥舞着手里的花瓶,在触碰到墙壁的瞬间,碎瓷片四溅,秦北穆也不顾危险,怕南意棠会伤到自己,连忙伸手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我,你放开我。”
“棠棠,冷静一点,别怕,别怕。”
秦北穆将南意棠拽到了自己的怀里,硬是将危险的碎瓷片给夺了下来,抱着歇斯底里的南意棠回了房间。
“棠棠,没事了,没人会再伤害你了,你别怕,看看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