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h1s火熱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池地獄-3fmuz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嘿嘿嘿,都在呢……”
廖文杰的出现,令武士们如临大敌,纷纷拔出武士刀,横身排列成一条直线,挡在中年男子身前。
“运气真好,我漏了一包空气,特意回来捡,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廖文杰嘿嘿冷笑,紧了紧手里的黑剑,对中年男子道:“看你这身打扮,应该是个阴阳师,听说你们豢养的式神很厉害,有没有狐……总之叫个出来乐呵一下。”
“这位先生,我无意引起争端,事实上,我受田中信雄的委托,帮助他流落异土的爷爷返回家乡。”
阴阳师面容丑恶,说话倒是很客气:“他一番孝心,希望先生可以成人之美。”
“不会吧,杀了这么多人,一个有孝心就算了?”
廖文杰嗤之以鼻:“少在我面前扮好人,知道你们霓虹人最擅长当面客气,背后捅刀子。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把你阴阳师的手段都亮一遍,特效不错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阴阳师一口流利的本地口音,换身衣服往大街上一丢,除了长得凶过于醒目,谁也猜不出他是霓虹人。
加之身处鬼巢,阴兵们又对他言听计从,说自己只是个好心路人,鬼都不信!
“先生,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废话真多!”
青莲楚歌
廖文杰双目微眯,右脚屈膝照着前方横扫而出,霎时,蓝色光芒化作月牙刀锋,转瞬之间斩断持刀的几名武士。
阴阳师表面客气,实则早有提防,在廖文杰动手之前便做好了防御准备。
藏在袖袍的手伸出,两道黄符点燃,化作一面飓风屏障。
轰!!
风势很大,但中看不中用,锋刃无情斩切而过,直射阴阳师胸腹位置。
阴阳师眼眸骤缩,都做好了被腰斩的心理准备,却不想,蓝色刀锋在其身前骤然消失,只留冷风扑面,惊出他满身大汗。
“你……”
神游诸天虚海
险死还生,阴阳师心有余悸,慑于廖文杰强大的武力,不敢口吐芬芳,又疑惑他为何手下留情,放过自己一命。
“快点,把你的本事都拿出来,我没见过阴阳师,想长长见识。”
廖文杰眼眸绽放红光,霓虹那边,他只有和九菊一派交手的经历,不论是武艺高强的赤铜,还是阴招不断的女子,都不是阴阳师。
迷失时空
难得遇到一个落单的,说什么都要熟悉一下对方的法术,免得以后遇到高手,摸不清套路。
“这位先生,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受田中先生委托,来港岛之后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你别看我长得凶,纯粹是因为我太善良,一直遭人欺辱,才划了个伤疤伪装凶神恶煞。”
阴阳生说得口干舌燥,见廖文杰一点反应没有,咽了口唾沫道:“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还请告知。”
“这就是你的遗言?”
“……”
凌厉杀机袭来,阴阳师脸色变换,视线内一片血红,看到了自己身首异处的死相。
下意识的,他双手合十一拍,疯狂调集念力,背后旋风卷起,窜出两个巨大黑影。
一个通体雪白,身高超过两米的巨狼,另一个是背生黑羽双翼,身躯包裹铠甲,扣着天狗面具的巨大武士。
两个式神招出,阴阳师瞬间瘫软跪地,大把冷汗落下,浸湿了颈背衣衫。
这时,一个让廖文杰无语的场面发生了,那头通体雪白的巨狼前一秒还对他龇牙咧嘴,后一秒察觉到阴阳师式微,瞪着一双凶目,涎水直流朝其望了过去。
不用横看竖看,哪怕它背身对着,廖文杰都能猜出,这头白眼狼脸上写满了‘吃人’二字。
铮!!
相比巨狼,大武士颇为忠心,横刀而起,挡在阴阳师面前。
“白狼,杀了那个人,我会给你献祭往常十倍的血肉!”阴阳师大神喊道,五官扭曲配上那条刀疤,瞬间狰狞无比。
巨狼看了看面前的武士,又转头望了望廖文杰,权衡利弊之下,咽了咽口水,带着满满进食的欲望,选择将廖文杰作为捕食对象。
虽然廖文杰看起来也不好对付,但它在大武士身上吃过亏,很清楚跃过这道防线的难度,再加上十倍的血肉生祭,是条狼都知道该怎么选。
“吼吼吼!!”
巨狼一声暴虐嘶吼,四爪掠地,刨飞碳粉石灰,白色身躯化作残影,眨眼之间便扑到了廖文杰头顶。
轰!
一声惊天巨响,尘埃高高扬起,巨狼横目望向身侧,压下喉咙发出凶残低吼,抖落身上碳粉,野性难驯,危险气息随之弥漫。
至少,在阴阳师眼中是这样的。
大武士横刀而上,欲要和巨狼联手御敌,刚走两步,便被阴阳师喊了回去。
“不要冲动,让白狼去送死,你赶快把我背起来,这里太危险了,不能久留。”阴阳师小声叮嘱,这次用的是霓虹语。
大武士的智商明显一般,原地愣了三秒,刷一声收刀入鞘,将阴阳师夹在腋下,朝尘埃蔓延的角落跑去。
忽然,目不能视的灰白尘埃中,传来巨狼一声怒吼,下一秒,阴影倒飞而出,砸在了大武士脚边。
污血缓缓铺开,是个死不瞑目的狼头。
阴阳师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狼头,不敢相信自己最强的式神,竟然连挡下一时片刻,为他争取逃命的时间都做不到。
狂风过境,尘埃一扫而空,大武士急忙放下阴阳师,拔刀挡在他身前。
对面,廖文杰撑着把红伞,脚下踩着无头狼尸,似是在喃喃自语。
“可惜,这身白洗不黑,要是灰色我也就忍忍收下了。”
廖文杰嘀咕一声,转头看向想要逃跑的阴阳师,接着说道:“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得好,我就放你一条小命。”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阴阳师果断回道,形势过于危机,先把小命保住最重要。
“你这点斤两,在你们阴阳师里算高还是算低,式神最厉害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田中信雄帮他的死鬼爷爷转世,是出于什么目的?”
“谁把你派过来的,是私人接单帮朋友的忙,还是有组织有预谋?”
“有组织的话,你背后的组织叫什么名字,在港岛还有没有其他布置?”
“关于你背后的组织,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
阴阳师:“……”
不是说好就一个问题吗?
“说,或者死!”
廖文杰上前两步,眼中红芒更甚,掌心伞柄微微颤动,扩散出一圈圈红芒。
并非他故意为之,而是胜邪剑蠢蠢欲动,似乎那道暗门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
除了阴间的鬼玩意,廖文杰实在想不出还有会让胜邪剑感兴趣的东西,一时间来了兴趣,只等审完了阴阳师便去问个究竟。
“我的能力在阴阳师中算不上厉害,但时代大变,现在的阴阳师势力大不如前,所以我勉强也是个高手。”阴阳师一脸苦涩,尽量以客观标准来评价自己。
“田中信雄急着帮助田中大佐转世成魔人,是为了振兴家族,好让自己在组织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说到这,阴阳师脸色刷白:“关于我背后的组织,我只能说这么多,再说下去,我脑子里的咒术就会生效,你不杀我,我也会当场身死。”
“真的假的,我不信,你说出来试试看。”
天吟劍訣
“……”
阴阳师咬咬牙,眼中暴起凶光,好似回光返照一般,惨白面容泛起红润,一口鲜血吐在大武士背后。
沾染主人的心血,大武士身躯膨胀两圈,吹气球一样长高至五米。
不止是他连同铠甲、长刀、面具,全部都等比例放大。
黑色羽翼拍打飓风,大武士直冲半空,使出一招从天而降的力劈华山,呼啸对着廖文杰压下。
锵!!
剑鸣轻吟,胜邪剑冲天而下,围绕大武士飞快旋转数圈,再次落下后,化作伞柄返回廖文杰手中。
残肢断躯膨胀炸开,噼里啪啦坠落在地,高空血水洒落,一时间如同瓢泼大雨,血腥异常。
阴阳师眼眸骤缩,惊恐交加望着廖文杰撑伞立在血雨中的身影,心头将田中信雄骂个半死,早知道港岛还有这等凶人,打死他都不会接下这次的任务。
还有,这个道士的画风血淋淋的,真是个道士吗?
正想着,阴阳师耳边听到一声低吼,接着世界一团漆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廖文杰耸耸肩,冷漠看着狼头弹起,一口咬掉阴阳师的脑袋。
也好,他至今还没杀过人,巨狼代劳,刚好免去了他一番纠结。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
随着阴阳师的死去,大武士的尸体飞快腐化,一缕缕青烟飘起,最后变成凝固在地的黑色淤泥。
反倒是巨狼的尸体完好无损,一截头颅,一截身躯,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式神存在的形式好奇怪,和主人的关系更奇怪……”廖文杰疑惑看着巨狼的脑袋,有理由怀疑这玩意弑主之后就自由了。
“一边是忠诚,一边是自由,阴阳师和式神之间的关系,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羁绊!?”
廖文杰挥手抖落两张黄符,灼烧巨狼的尸身,一把红线开路,朝暗门里一扔,确定没有陷阱,这才大步走了进去。
红光冲天,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白骨之塔堆砌中央,五个血池环绕,汩汩冒着热浪。
廖文杰望之一愣,听说十八层地狱里有个血池地狱,专门用来惩罚邪魔歪道……
还好他不是,不然太忌讳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