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hpa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第1250章 鑄劍分享-1slg1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不管凤殊如何尝试沟通,小火始终不再传回意识,她便只好强忍着灼烧感,依旧漫无边际地在地上翻滚。
“什么时候才可以继续给她绿髓?”
“再等一等。”
“要等到什么时候?”
穿越之一妃冲天:青瓷怡梦
“小姐受不了的时候。”“我看她现在就受不了了。”
“还滚得动,说明她还受得了。”
“你这是扯淡。就是因为受不了才会滚,受得了她就淡定地坐起来了。凤殊这家伙可是相当注意形象的。”
“这里又没有外人,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舒服?要不要叫小火连你一起烧?看你怎么个舒服法!”
“梦梦,你平时对着小姐总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怎么小姐有点事你就记得头顶冒烟?口是心非这一套不要学。”
“你才口是心非。我和她现在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要是死了,我也会死。”
“你未必会死,我倒是有可能。”
“你怎么会死?你结的又不是主仆契约。”
“我也说不好,当时结契发生了一点异变。我有种感觉,我的本体和魂体都和小姐合二为一了,不是说我吸收了她或者她融合了我,就是那种同生共死的状态。
你就算是主仆契约,只要小姐不希望你跟着她死,她遇到危难之际你是不会受到致命伤害的,因为她毕竟是契约的主人,她可以优先承受最大伤害,而让你逃出生天。就像你之前结契的情况一样,初一老祖不就放了你一条生路?”
一提起前尘旧事梦梦就觉得蛋疼。
虽然它来历不如鸿蒙那么神秘莫测,但是作为长寿一族,它也是天生天长的好吧?
就因为碰到了凤初一,以至于现在活着它都觉得自己是为了他而活。不是说全部,而是最起码有一部分生命是属于他的,不再完整地属于它自己。
这种分裂的感觉让它很不好受。
它迫切地希望能够将这种再造之恩给还回去,然而凤初一已经死翘翘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它就算想要报恩,也报不了。即使回报凤家,回报到凤殊身上,那也不是正主。它这一生,注定了要背负这个人情债,还是怎么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我去看看孩子。你去不去?”
“不去。我们都走了谁留在这里守着凤殊?”
小绿一想也是,利索走了。
梦梦老老实实地趴在树上往下看。
“喂,你这滚来滚去的样子真的很狼狈,差不多就好,别将自己弄得这么可怜,博取同情也不要太过火了。我知道你听得见。”
凤殊自然听见了,问题是她压根没力气发出声音来,自然是没有办法回答它。
“就算你开不了口,你也可以用意念和我说话,就像在外面一样。
凤殊,小火这么猛,应该不会烧死我们吧?之前它也有围绕着你不让我们靠近的举动,就像剑群自动护主一样。难道是我们之前解读错误,它们这种表现不是护主而是护食?它现在不会是想要把你烧熟了吃吧?你倒是说话啊,和我说话。”
**总裁霸道爱 白凤凰
她没有任何回答。时间飞快过去,一眨眼小世界里便过了大半年。小绿在这个过程里来回往返查看凤殊情况,因为她不是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就是万变不离其宗地滚来滚去,毫无变化,它倒是越来越淡定了,大部分时间都停留在两个孩子身边。
“你饿不饿?这么长时间都不进食,生病了很麻烦。”
梦梦抬了抬眼皮,见是小绿飞过来,“鸿蒙吃大餐的时候也有一部分直接进入了它的空间,它拿来和我分着吃了一些。”
“哦,我以为你忘记进食了,还想要提醒你小姐在那些箱子里存了不少营养剂,新鲜肉食也有,还有一些早就做好的菜。反正在这里也放不坏,你想吃随时都可以去吃。等小姐醒了再补货就好。”
梦梦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我知道。”
小绿给凤殊喂了数滴绿髓,她仰躺在地面上,身体控制不住的微微发抖,然而曾经一度因为疼痛控制不住扭曲的面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小姐?小姐你听得见吗?”
她的眼睫毛颤了颤。
“小姐你听得见对不对?
现在事情是快要完结了吗?还是说只是中场休息,待会儿还要继续翻滚?有性命危险吗?需要继续给你喂绿髓吗?我不确定你能不能承受绿髓所包含的能量。
之前你身体被小火显化包裹,不像从前完全对你无害,可也很奇怪,看你皮肤通红,神情痛苦,明显是有灼烧感,但皮肤并没有被烧伤的样子,现在甚至还恢复原样了,一点都看不出之前可怕的红通通模样。”
“说这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她应该是没有办法传递自身的信息,再等等看好了。”
“你不担心了?明明之前还担心得要死。”
“担心有屁用,她连个屁都不会放。我感觉她应该快要好了,不会有生命危险。”
没错,梦梦之所以不再一惊一乍,是因为它终于明确地感应到凤殊应该是度过了这个难关,正因为如此它才当真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你能明确感应到的话,那就应该真的没事了。小姐,我去看孩子了,你不用担心,他们现在已经很习惯鸿蒙和我的照顾了,我按照他们的身体发育定时给他们喂儿童营养剂和绿髓,两位小少爷都很健康。”
小绿嘀嘀咕咕地说了一番双生子最近的表现,这才放心地离开。
凤殊并没有如梦梦所说的那样很快就醒来,实际上等她恢复自由行动能力时小世界里的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月。
“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这一次比之前顿悟还要夸张?我真怕你会被烧死了。小火呢?叫它出来,看老子不揍死它。”
梦梦气势汹汹地要找小火算账。
蔷薇星辰
凤殊先是去河里洗了一个澡,换了清爽的衣服,这才飞身上树,和梦梦唠嗑。
“告诉小绿我好了。”
“你先和我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下次出现这种突发情况你能不能提个醒?我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我以为梦梦你是被凤初一吓大的呢。”
她好笑不已,梦梦却挠了她一爪子,“说正事。”
凤殊两手一摊,小火倏忽而现,乖乖地漂浮在她手掌心。
“它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梦梦原本还想要和小火打一架的,但一看到小火就立刻意识到它发生了变化。
“嗯,我也说不上来,但感觉它是长大了。”
“长大了?”
梦梦犹豫着伸出了爪子,然而小火却嗖地钻回了凤殊掌心。
“居然敢嫌弃我?我都还没嫌弃你!”
梦梦吼着让小火出来,然而不管它怎么讽刺,小火始终不肯再现身,最后气得它一爪子挠断了时光树一根枝丫。
“小绿知道了会找你算账的。”
“它才没这么小气。”
说归说,梦梦到底有些心虚,因为断裂的枝丫还挺粗壮的,这就跟它无缘无故断了小绿一只手一样。
“小火其实不是针对我,它针对的是剑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煅烧的过程中它哪怕极力控制,还是泄露了一丝火气到我身体里,所以我才会痛得死去活来。”
想到此前将近一年的时间都被火焰焚烧,凤殊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煅烧?”
梦梦拧眉,“它为什么要去烧剑童?之前也不是没有见过面。”
凤殊摸了摸鼻梁,“我也不清楚。只是有那样的感觉,它好像是在铸剑。”
先宠后爱:贴身女佣要爱爱 于娆
“什么铸剑?”
“小火认定剑童所寄身的小剑是残剑,残剑不能算是完整的剑,所以小火要重新铸造它,让它成为真正的剑,这样才有资格成为剑群中的一员。”
“什么乱七八糟的。剑群是莫名其妙出现在你意识海的,不像是外来的,可也不像是你自带,剑童寄身的那柄小剑原本就是从剑群中出来让他魂体入住,本来就是剑群一员,哪里需要小火来重新铸就?”
“我也不清楚,别问我,问了我也说不明白。这一次稀里糊涂地被小火烧了一场,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水火无情了。”
梦梦的关注点却和她不一样,“难道你还有预感会有可能体验水的无情?”
“不是,只是想到了这个而已。小火也和我联系了一次,我有感应到它传递过来的信息,说不会烧死我,但我问它别的它却又回答不上来。就刚才的解释还是我自己臆测出来的,天晓得小火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翩翩公子要出嫁
“剑童那家伙呢?”
“不见了。”
说到这里凤殊不由苦笑,“你们在边上说话其实我都听得见,但一直没有办法应答。小火类比于兽族的话,应该还是极为幼|生的状态,控制力并不是太稳定,剑童的剑身直接被烧没了,现在剑童的魂体还在不在我都难以说清楚。”
梦梦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它直接烧死了剑童?”
凤殊下意识摇了摇头,“不,我感觉并没有。他肯定还活着。只是,现在寄身的小剑被烧没了,他肯定要重新寻找身体,或者说寄托魂体的容器。我只是暂时感觉不到他,所以才会说不知道他还在不在这里。”
梦梦闻言松了一口气。
“说话就不能说准确一点?死没死可是两回事。要是小火烧死了他,那就无论如何不能让小火再停留在我们身边,这家伙连自己同伴都能莫名其妙弄死,谁知道将来它会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直接干掉我们所有人?”
“不会。小火从一开始就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梦梦翻了一个白眼,“我之前到底是看见谁被小火烧得满地打滚?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
“那是它控制不力的后果,并不是主观意愿上要伤害我。而且,我现在也没受伤,反而有种身体得到了巩固的感觉?”
凤殊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是将自己身体里的杂质给排除出去了,让她身体“纯度”更高。
这么一想,她就不由嘴角微扯。
听了凤殊的描述,梦梦倒没有笑话她词汇匮乏,而是若有所思。
“会不会是因为小火潜意识里要铸剑,要将剑童的剑身重新打造一番,自然要将杂质先弄出去,然后因为是在你的意识海发生的事情,最后这种剑拔弩张地战斗甚至还蔓延了你整个身体,所以才会导致你也有了一种身体就像剑身一样被煅烧的错觉?”
“也许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毕竟也不知道小火到底在做什么。现在能够确定的事情是感应不到剑童的意识了,另外,我的身体并没有受伤。”
明明在过程当中滋味相当痛苦,但意识能够控制身体时她就感到身体一轻,疼痛一瞬间就消失了,好像她之前的经历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一样。要不是它们在边上一直陪着,为她添加了佐证,凤殊一定会以为自己真的进入了某个幻境。
“识海呢?”
“就跟之前一样?”
凤殊也说不上来哪里有变化,除了剑童的意识连接不上,她没发现识海有别的不同。
“这么说小火当真是和剑童干了一架,然后直接将人揍趴了,现在又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梦梦想到此前剑童的失踪,怀疑他又跟之前一样。
“总之没有他已经死亡的那种强烈感觉,但我也不确定他到底消失到了哪里去了。”
凤殊说着自相矛盾的话,摇了摇头,“算了,反正有经验了,剑童清醒过来的话,应该会自己找回来,就像之前一样。”
顶级小民工的妖孽人生
“怎么搞的像是他主动离家出走一样。”
梦梦也知道她都说找不到那它就更加找不到了,毕竟剑童这家伙也足够奇怪,和凤殊的联系才是最为深切的,它想找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去看一看孩子,然后再出去。”
“快一点。凤山之前打定主意要到帝国那些贵族之家探一探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要是总不出现,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凤殊点了点头,知道事关重大,她需要速战速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